畅销书籍惊悚!哥哥给我找的媳妇是狐仙?
  • 畅销书籍惊悚!哥哥给我找的媳妇是狐仙?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道门九公子
  • 更新:2024-05-16 00:21:00
  • 最新章节:第29章 双脚不着地的东西
继续看书

《畅销书籍惊悚!哥哥给我找的媳妇是狐仙?》精彩片段


淡淡的一句话,好像比我们吼出来的还硬气,我仿佛在其中看到了无限的可靠感!

村长老泪纵横,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我带到门口,小声说:“大孙子,那你就跟你哥哥好好歇口气儿,爷爷明天再来看你。”

愁眉苦脸的说完,他回头就走,我喊他留下来吃饭,也没答应,好像急着去干嘛。

刚回到屋里,胡枫就叫我坐下吃饭,然后问我:“这些年哥没在,除了疯婆子的事情,你没受其它委屈吧?”

“没有。”我摇摇头,总感觉有些拘束。不过好歹是自己家,也没跟他客气,端着碗就开始吃饭。

发现菜做的真好吃,从小到大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心里不由一阵感动,这么一会儿,仿佛尝到了有哥的好处。

他看我有点警惕,没再问什么,给我夹一筷子菜,看着我笑了笑,也不说话。

笑起来很帅气,真有点怀疑他的衣服是随便瞎穿的,长的跟明星似的,还干这行。

吃完饭后,我们一起把碗筷收拾了,这期间,疯婆子没有出现过,有了胡枫的到来,我甚至都有种忘掉伤疤的感觉。

之后,他喊我跪在门口烧了三柱香,又要我把六年前的来龙去脉完整的说一遍。

我听话的照做了,说完六年前打死蛇的事情,他又叫我准备一把锄头,带他去我当年埋蛇那个位置看看。

这半天没见到疯婆子,心里稍安,加上胡枫的到来,心情莫名好了许多,我也没犹豫,拎起锄头带着他就往山上赶。

短短几个小时而已,他好像跟我很亲近似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路上碰到村民,也主动搭话,介绍自己是我哥啥的,我是一点儿也不怀疑他是不是亲哥的问题。

到山上已经是中午了,此刻烈日挂空,有些热乎乎的,但走进阴暗的树林中,又莫名感觉冷,原本松懈的精神,瞬间又绷紧了。

我找到当年埋蛇的大树后,胡枫就让我挖,说把骨头挖出来,今晚上带我去赎罪。

虽然心里有些没法接受,但我已经被吓破胆了,有些东西不得不信,疯婆子根本就不是人,我早就怀疑它跟这条蛇有关系了!

我壮着胆挖到一半的时候,胡枫突然叫我停,他负手站在坑前,冷眼盯着土坑看了半天,才嘀咕说:“这里面埋的是人,不是蛇。”

他说话的同时,我已经看到土里有撮白头发,明显是个老人的头颅!

霎时间吓得头皮都麻了,一把丢掉锄头,往后退了几步,失声喊道:“怎么可能?我打死的是蛇,不是人,再说都已经六年了!”

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别怕,先站后面去不要看,等我喊你再来。”

说完接过我手里的锄头,从他的袖子里拿出一把香烛,点燃后围着土坑插一圈,这才动手挖。

我魂不附体的站在他身后,心里虽然害怕,但也很好奇土里的人,是不是那条白蛇变的人?不过他没允许,一直没敢过去看。

没挖多大会儿,他才喊我过去帮忙,走到土坑面前往里一看,差点没把我魂给吓丢了,坑里躺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隔壁村的刘端公!

人已经死透了,口鼻里堵满了泥土,看样子刚死不久,嘴角和眼角的泥土,都还掺杂着鲜红的血液!

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尸体竟然动了,一双带着血丝的死鱼眼突然间睁开,瞳孔瞪得老大,看着我笑了一下:“呵呵呵……这就是帮你忙的下场,我要你不得好死!”

声音不是刘端公的,明显是疯婆子的声音!

我被吓得一口气没缓过来,当场就晕倒在地,后面发生了什么一点也没印象。

醒过来发现已经是下午,我躺在家里的床上,胡枫坐在旁边,正拿着红肚兜里那撮长头发打量。

“我刚才是在做梦?不对啊,坑里怎么埋的是刘端公?”我惊恐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胡枫问道。

“不是梦。”他把头发放好,接着说:“是被柳家老婆子害死的。”

我也顾不得被谁害死的,翻开被子跳下床,撒腿就往外边跑。

“干嘛去?”胡枫站起身来问我。

“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回了一句,一口气也没歇,跑到了我们村与隔壁村的交界处。

刚好遇到村长从那边走过来,看到我后,他急忙拦着我,叹口气说:“大孙子,这事不怪你,回去吧。”

“爷爷,刘端公真死了?”我瞪大眼睛问他。

他点头“嗯”了一声说:“他这几天也在暗地里帮你,没想到……唉,冤孽啊!”

刚才我没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我急得话都说不出来,本想去看看刘端公,但村长死活不让我去,说死得太惨了,我这几天又被吓得那么严重,再去看死人,恐怕会吓丢魂的!

被村长拉回到家门口,胡枫正在烧香,看到惊魂滞气的我,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别想太多,赶紧来烧香。”

但这时怪事又发生了,我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愣是抬不起来,脚上也特别的沉重,好像有人拽着我的脚跟一样!

可是回头看去,却只有村长一个人,后面压根没其他人!

胡枫歪着脑袋看了眼我的身后,接着在我手心掐了一把,瞪着我身后说:“冤有头债有主,你再敢在我面前伤他一根汗毛,我让你挫骨扬灰!”

这句话一说过,我感觉身上瞬间轻松了不少,心里也没之前那么紧张了,真奇了怪!

胡枫把我拉到他背后,然后跟村长说:“爷爷就别费心了,回去好好休息,胡一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村长连连摇头,老脸上表情无比复杂,回头走了。

这时我猜到了刘端公为何会被疯婆子害死,估计前几天,村长私底下又去求过刘端公。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我,以后该怎么报答他老人家,心里有些无力,但愿这件事能有个好结果。

胡枫给我三柱香,让我烧在大门口,可刚才的事情仍在我脑子里不断回映着,精神说什么也好不起来!

他皱着眉头带我进屋,用一张黄符烧成灰,调成水让我喝下。

他接着坐在我面前,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晚柳家老太太又会来找你,我的能力有限,真要撕破脸皮,可能也不是它们的对手,若想摆脱它,你必须嫁给狐家。”

我一听这话,刚喝进嘴里的水,“噗嗤”一下全喷出来了!

捂着胸口咳了半天才缓过气来,吃惊的说:“啥,男的怎么可以嫁人?什么柳家狐家的?我们这里没有这两个姓氏的人家啊。”

我心里还在想,胡枫是不是在逗我开心。

哪知他却一本正经的摇摇头,看着我说:“胡一,有的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打死那条蛇和吓唬你的疯婆子,都是柳家的,简单的跟你说,柳家人都是一窝蛇精。”

我立马僵住了表情,昨天就在想,疯婆子没有影子,是不干净的东西,怀疑它就是传说中的蛇精,没想到胡枫竟然也这样说!

胡枫示意我别着急问,接着说:“所谓狐家,其实就是一群狐仙,狐家要比柳家可怕,不过你打死蛇也是为了救它们家的人。这件事情,只能求它们帮忙。你屋里的头发和肚兜,应该是它们家哪个女孩看上你了,不过狐家一向不嫁女,只收上门女婿,你要想求它们帮忙,也只能这样。”

“还……有没有其它办法?”我苦着脸问他,在城里电视没少看,当然知道狐仙是什么,就是狐狸精,一般都是些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就会勾引男人,然后把人吸成干尸……

看了眼老乞丐钻进去的巷子,我心想他把狐霜霜留在这里,肯定另有内情!

没敢动银针,我拎着包急速往公路上跑去,在堵车堵成长龙的街道末尾,找到了刚才打那辆出租车。

上车后我让司机调头,直接往九北山驶去。

因为老乞丐的举动让人捉摸不透,我得带狐霜霜去找九道先生看看,就怕有什么危险!

说乞丐是个恶人,好像又隐隐有种好意在里面,但说是好人,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还有,刚才刘宏都说了老婆子三个字,想都不用想,肯定就是柳家疯婆子!

一定是她教唆刘宏这样害我们,明显是想在我和狐家之间挑拨离间。

而老乞丐在这个时候出现,把狐霜霜带出来,却没带走狐霜霜,很有可能是在帮我们!

但也不能排除,他在狐霜霜身上扎的银针,是有着什么不轨的意图!

中午的太阳很毒辣,空气热得让我满头大汗,但没有一刻的停留,到九北山山下,下车拎着包撒腿就往山上跑。

我跑的很拼命,大汗淋漓,心里不住祈祷,希望狐霜霜能安然无恙。

没想到在半路遇到了方小雨,估计她刚吃完晚饭,正回学校,手里掐着一朵野花,笑容满面的往下面走。

看到我后,她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快,狐霜霜让人给扎了银针,你帮忙看看怎么回事!”我已经累得喘不过气了,艰难得把狐霜霜真身抱出来。

此刻小狐狸紧闭双眼,但呼吸有序,身上扎着密密麻麻的银针,看起来跟刺猬一样!

方小雨见到这个情况,“哎呀”一声,赶忙从我手里把狐霜霜的真身抱过去。

她皱眉看着那些银针说道:“这种针灸术好复杂,我从来没见过,还是带回去让我父亲看看吧。”

我扶着双腿点头说行,也顾不得休息,咬牙跟着方小雨往山上跑去。

到了她家门口,我实在坚持不住了,被太阳晒的脑袋晕乎乎的,又剧烈运动那么半天,一口气咽不下,直接虚脱倒在了地上。

之后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过来发现躺在方小雨家的凉椅上,屋里没看见一个人。

我想起狐霜霜,心头立马慌了,隐隐听到里屋有声音,起身就往里跑去。

到了一间房间门口,忽然听见里面传来狐霜霜的声音:“真的?那我以后可以跟着相公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其他女孩子说话。”

狐霜霜没事?

我心头一喜,一把就将门给推开了,门开了后,里面立马传来了“嗷”的两声尖叫!

只见方小雨跟狐霜霜两个人,光着身子在一个木桶里面,桶里有水,还有很多花瓣,此刻方小雨正在给狐霜霜扎针!

“出去出去,快出去啊!”方小雨捂着脸,冲我急切的喊道。

呃,她们在干什么?我感觉脸上一热乎,二话没说,回头跑出门把门给关上了,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们在洗澡。”

“相公,你好不要脸啊,看我就算了,干嘛还看方医生?”狐霜霜说了一句。

我可以负责的说,水桶那么高,也就只能看见肩膀而已,我想看也看不着啊!

“没事,他不知道我在给你水疗,是我忘了锁门,别怪他。”方小雨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对了,你们在做什么,扎针还要这样啊?”我闭上眼睛缓口气,问她们。

“这叫做水疗,水里的花瓣都是药,给女孩子专用的,你最好还是离远一点儿,不然闻多了会影响身子。”方小雨在里面说道。

“那狐霜霜没事了吧?”我还是忍不住问她。

“我没事了,不过身上好痛,跟虫子咬似的……”狐霜霜有些委屈的说道。

她现在这么精神,应该没什么大事,我心头松口气,虽然非常疑惑,但还是回头走回到客厅。

我坐在沙发上思考,看样子,老乞丐真不是想要狐霜霜的命,那他这么做究竟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们和他又没有关系,算起来已经是帮了我们两次,该不会有所企图吧?

我坐在客厅冥思苦想,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九道先生倒是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些草药。

“小子,醒了?”他说着把草药递给我,指了指后院位置说:“醒了也不能坐着啊,去,把这些给师父洗干净,给小狐狸吃的。”

我愣了一下,本来想问问狐霜霜的情况,但他脱掉外衣,一溜小跑往他屋子里跑去了,有些心疼似的说:“收个徒弟真麻烦,害我挂机都十多分钟了,姥姥的!”

我不懂啥是挂机,不过也没多问,拿着这些不认识的草,跑到后院的水塘旁边清洗。

没多大一会儿,我的眼睛突然被一双暖呼呼的小手给蒙住了,闻着香味儿就猜出来是狐霜霜。

我一把拍开她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她穿的是方小雨的衣服,粉红色的T恤加一条牛仔裤,头发又扎成了马尾,看起来跟个学生妹似的。

她甜蜜的笑了一下,爬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我刚才看见你救我了,汗水都流了好多,不过看起来太帅了,今晚你可以睡床了。”

我白了她一眼,没心思跟她开玩笑,把草药在水里面清了一遍,回头就往屋里走。

“你怎么了相公?”她揪着我的衣服跟我一起走进屋。

我叹口气说没事,其实心里就是在想,老乞丐到底是什么人。

她见我这样,也没再追问,跟我一起走进客厅。

刚进屋,就见方小雨盘着头发从屋里出来,递给我一个小本子,说道:“这个是你的日记吧?还给你。”

我看本子的封面,是个很老土的黑色本子,不是我的啊,问她哪来的。

她看着我说:“在你那个包里拿的啊,怎么,不是你的啊?”

那个包是老乞丐的,我心头一喜,说不定在这里面能找到点线索!

我忙说是我的,然后放下草药,拖着粘人的狐霜霜,坐在沙发上打开日记看。

上面只有一页写着日记,前面到处都是撕掉的痕迹,看样子老乞丐是写一页,第二天写的时候又把前面的撕掉了。

这页写着上面写的内容是这样的:“今天又看见我的小儿子和儿媳妇儿了,心情很好,不过我发现,有个走阴正对我儿子虎视眈眈,今晚的任务,就是守护我的儿子。”

内容就这么一点,看得我没什么头绪,心说难道老乞丐的儿子,跟走阴有关系?

狐霜霜从我手里抢过日记,指着上面说:“相公,你说那个老人家该不会是你爸吧?我一看见他就感觉是好人。”

我皱着眉头摇摇头,说不可能,我爸就算在世上,也不可能有那么老,所以完全可以排除这个可能。

这时候九道先生从屋里背着手出来了,对我们说:“不用猜了,你们遇到的人,一定是个真人级别的妖医,能医妖的人,不可能是坏人,改天要是再见到那个人,得好好拜访一下,说不定是个世外高人。”

“你的意思是,是他救了狐霜霜?”我问道。

“嗯,他在小狐狸身上扎了九九八十一针,这种针灸术叫做‘续断散’,医妖的速度是我的十倍左右,也就是说,小狐狸在我这里要十天才能走动,他扎八十一针就能比得过我十天,但他也一定会损失一年阳寿,所以那人跟你们肯定有着很深的关系,你想想有没有可能是你父亲?”

听了九道先生的一番话后,我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不可能是我爸,他在世的话,顶多也就四十多岁,老乞丐都可以当我爷爷了!”

“嗯,那想不通就别想了,等你那个道术高超的哥回来,你们最好认真调查,那人说不定对你们有所企图,妖医虽然不害人,但不代表不害妖!”九道先生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

没等我开口,他又对着方小雨说:“小雨啊,带上你老爹我的家伙,你跟他们两个回去,今晚就在他们家别回来,我估计有个双脚不着地的东西,今晚上可能会蹦出来掐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