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复仇她假扮成丫鬟
  • 为了复仇她假扮成丫鬟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何兮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15: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互相作证
继续看书
向予安原本是将军府独女,如今却沦落为了一个小丫鬟!霍家满门忠烈,父亲一直在外征战,可是却因为功高盖主,被冠上了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向予安侥幸逃生,为了给家人报仇,她改名换姓进入了王府,成为了王府内最低等的小丫鬟……

《为了复仇她假扮成丫鬟》精彩片段

向予安进府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见到萧靖决或者是萧元堂。

她是威远将军霍骁的独女,霍家满门忠烈,军功赫赫,常年驻守在聊城。半年前,鞑靼突袭了聊城,霍骁被指通敌叛国,满门抄斩。

当时她正和师父一起闭关练武,等她知道消息的时候,霍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母亲的奶娘用了自己的孙女儿顶替了她的身份,让她逃过一劫。

霍家一直驻守边关,皇上却突然下旨,以至于霍家没有任何准备。为何皇上会突然对霍家出手?她查了数月,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萧家。

因为在霍家满门遭祸的两个月之后,萧元堂终于在诸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入阁成了当朝首辅。而之前萧元堂还曾经见过她爹,意图拉拢,却遭到了霍骁的拒绝。

向予安确定,霍家的灭门肯定与萧元堂有关!

她化名向予安,潜入萧府,就是为了查清楚真相,为霍家报仇!

向予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黑暗里,一双眼满是冷意。

向予安跟着府里的老嬷嬷学了一个月的规矩,她算着这几天萧管家就要安排她要去天一阁了,天一阁是萧靖决的院子。

向予安没想到,萧管家还没安排呢,倒是有人先找上了她。

第二天,向予安正在后院里学规矩。

秦嬷嬷突然唤道:“岁莲姑娘,您怎么过来了。”

向予安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相貌秀美,穿着一身粉色衣裙,发髻上戴着珍珠流苏簪,从衣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她不是一般的丫鬟。

岁莲姑娘看了向予安一眼,眼神柔柔弱弱的,却透着一股打探。

岁莲姑娘柔声说道:“我听说我们院子里的洒扫丫头已经选好了,我便过来看看,毕竟日后都是一个院子的姐妹了。”

秦嬷嬷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姑娘若是想见,我让她去见姑娘便是了,还劳姑娘走这一趟。”

岁莲姑娘没有说话,秦嬷嬷讨了个没趣,神色讪讪的。

岁莲姑娘仔细地盯着向予安看了半响,秦嬷嬷开口道:“岁莲姑娘放心,这丫头最是柔顺听话,规矩也是我亲自教的,保证让她规规矩矩的听话。”

岁莲姑娘这才开口说道:“既然是秦嬷嬷亲自教导的,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今日过来也不过是为了认认人,倒叫嬷嬷多想了,像是我容不下人似的。只不过是公子向来严苛,我不放心,所以才过来看看。”

秦嬷嬷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恭维地说道:“还是姑娘细心体贴,难怪公子偏偏就对姑娘另眼相看。”

岁莲秀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得的模样。

向予安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岁莲是萧靖决的通房。

岁莲一直在打量着这个向予安,长得倒是干干净净,眼神也清澈,看着是个本分的。只是不知道以后见到了公子,是否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

岁莲温声问道:“听说原本萧管家定下的人是另外一位,后来不知怎地,才换成了你。我心中好奇,实在不知道是怎样人才才能让萧管家临时决定换人,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过来见见了。”

向予安露出狐疑的表情,她一脸为难地说道:“不是我不回答,只是姐姐的疑惑我心里也有,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呢。徐婆说,既然我进了萧府就让我好好办差。萧管家的想法,哪是我能猜到的?”

岁莲见她表情真挚,不像作伪,而且看着就不像个聪明人,这让她放心许多。

岁莲露出了一个笑容:“想必是妹妹十分出众,才让萧管家临时换了人。”顿了顿,她又别有深意地说道:“你既是要到我们天一阁的,日后大家就都是姐妹了。公子的规矩多,你要警醒些,否则惹怒了公子,可没人救得了你。”

向予安低声应道:“多谢姐姐教诲,我会遵守规矩,恪守本分的。”

岁莲眼里便露出了几分满意来,她笑着说道:“秦嬷嬷教导出来的人,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你说的对,最重要的就是谨守本分。”

岁莲大概是对向予安放了心,转过头对着秦嬷嬷说道:“不愧是嬷嬷教导出来的人,过两日就送过来吧。”

秦嬷嬷笑着应了一声,“哎,姑娘发话了,自然不敢不从的。”

岁莲这才放心地走了。

秦嬷嬷意味深长地看了向予安一眼,“你看到了,到了天一阁可要小心些,那里的人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向予安十分认可这话,她不过是个洒扫的丫鬟,这个岁莲就过来宣示主权了。话里话外让她本分规矩,这萧靖决还真的是个香饽饽。

两天之后,向予安就搬到了天一阁。

天一阁虽还在萧府,可仿佛自称一派。向予安以为萧府已经够精致了,可是到了天一阁才知道,什么叫讲究。

一树一木,却透着一股雅致。向予安从小习武,对雅致的东西都了解不多,但不妨碍能看出来,这东西她赔不起。那是一种,她不认识这是什么树,但是她就知道这树贵!

向予安顿时又对萧靖决有了一个新印象,这人,难养。

向予安被安排在院子的侧房,她特意打量过,离着萧靖决的住所和书房都很远,也不知道是不是岁莲特意安排的。

向予安搬进了天一阁三天之后,才第一次见到了萧靖决。

那一日下午,向予安正在院子里浇水。院子门就被打开了,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墨发黑衣,他身姿挺拔,相貌俊美。一双深邃黑眸,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竟让他有了几分不真实之感。

那是一种仿佛时间静止的感觉,向予安听不到任何声音。但她能感受到自己血液奔腾,还有嘭嘭的心跳声。

她紧紧地收拢了五指,是他吗?害了霍家的人是他吗?

向予安不过泄露了一丝的杀意,萧靖决就察觉到了。他抬起头望了过来,淡淡地说道:“院子里来新人了?”

岁莲在萧靖决进了院子的时候就迎了出来,脸上满是柔情,“是的公子,您忘了,院子里缺了个洒扫的丫头,这是前两天萧管家特意送过来的。”

岁莲心里有些慌张,什么时候公子会在意一个丫头了?更何况还是开口问过。

向予立刻低下头,行了一礼,一副怯懦胆小的样子。

萧靖决见状,便收回了目光,不再多言。

岁莲松了一口气,她急忙吩咐道:“快去让人准备热水,让厨房备了吃食来,一会公子沐浴之后就该用膳了……”

岁莲忙不迭地说道,将整个院子的人支使的团团转。

可就算是伺候萧靖决的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的。萧靖决神色淡然的走进了正堂,整个院子的气氛似乎都变得凝重起来。

向予安特意观察过,院子匆忙却不慌乱。每个人各司其职,送来的洗澡水和吃食都有人专门检查。

向予安皱着眉头,她要成为被萧靖决信任的人。光是扫院子,她永远都不可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而现在,她最大的障碍就是……岁莲。

有岁莲在,她永远都不可能接近到萧靖决。岁莲将所有丫鬟都防备的死死的,根本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向予安心里暗暗打算要怎么得到萧靖决的信任。

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向予安依旧没有找到接近萧靖决的机会。

这一日向予安做完活,回到房间里。

向予安一进门,就看到管热水的丫鬟萍兰在抹着眼泪,在小厨房烧火的丫头九茉正安慰她。

向予安不禁问道:“萍兰,你怎么了?”

萍兰背过身去,没有说话,九茉怒气冲冲地说道:“还不都是岁莲姐姐,萍兰姐姐不过是给公子去送了一回水,岁莲姐姐说话就夹枪带棍的。说萍兰姐姐想要攀高枝,还说公子看不上萍兰姐姐,要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早就将她收了房。还说萍兰姐姐不过就是痴心妄想,自取其辱!”

向予安:“……”

妹妹,你真的是在安慰萍兰吗?确定不是再插一刀?

果然,萍兰哭的更凶了,眼珠子不要钱似的掉个不停。

向予安眼神一闪,也许萍兰下手或许是个好机会。

来了这几日,向予安知道了,如今萧靖决没有定亲,整个天一阁都是岁莲来打理。岁莲也一直隐隐以天一阁的女主人自居。

岁莲原本是萧太夫人身边的丫鬟。后来萧太夫人把她送过来服侍萧靖决,因她是老夫人的人,又是萧靖决的通房,所以院子里的丫鬟都不敢得罪她,岁莲也对院子里但凡是相貌出众的丫鬟都防备的紧。

可萍兰原本也是萧太夫人身边的丫鬟,而且萧太夫人原本属意的人应该是萍兰,因为萍兰的祖母齐嬷嬷是太夫人的陪嫁丫头。后来不知怎地,萧靖决要了岁莲。萍兰倒成了一个看热水的丫头,平日里岁莲对她最是防备。

可如果整个院子里,唯一能对抗岁莲的只有萍兰。

向予安想了想,叹气道:“谁让公子信任岁莲姐姐呢?也是岁莲姐姐能干,一直都没有出过错。”

九茉一听,也不情不愿地说道:“这倒是,如果岁莲姐姐不那么能干就好了。”

向予安眼神闪了闪,她看向萍兰,“我看后院的那个花房,岁莲姐姐宝贝的紧,除了她之外,谁都不让进去。那里面是什么?”

萍兰怔了一下,九茉心直口快地说道:“哦,那个是我们公子养的花。我们公子最爱花了,特意弄了个暖房来。岁莲姐姐以前在老夫人身边的时候就是负责养花的,我们院子里她养花最好了,自然不肯假给别人了。”

向予安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哭泣的萍兰,若无其事地说道:“那可真是本事,这花可不是好养的。花最娇贵了,冷着热的都不行。这花养好了是应该的,养不好可就是大罪一件呢。”

萍兰摸了摸了眼泪,“好了好了,你们都不用陪着我,我没事了。她是什么性子,以前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顿了顿,她垂下了目光:“我都习惯了。”

向予安轻叹了一口气:“姐姐也别伤心,以姐姐的相貌品性,日后一定会有好报的。”

萍兰冲着向予安轻轻地笑了笑。

入了夜,向予安躺在床上,对面床上的萍兰悄悄地爬了起来,她轻唤了一声:“予安?”

向予安呼吸平稳,似乎并没有听到,萍兰这才轻手轻脚地起身走了出去。

就在萍兰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向予安瞬间睁开了眼睛。她倏地坐了起来,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天一阁到处都是有守卫巡逻的,萍兰只是想要碰碰运气,希望暖阁那里没有守卫。

萍兰的运气不错,暖阁那确实没人。等她做完一切,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她匆忙地回到房间里,向予安还安静的睡在床上,这让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萍兰轻手轻脚地躺到了床上,盖上被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萧靖决难得留在了家里,并没有出门。可是院子里却出了一件大事,花房里的花居然死了不少,仔细一检查居然是水浇多了。

萧靖决大发雷霆,在他看来这样的低级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所有的丫鬟都被叫到了书房里,向予安也被叫了过去,不过站在人群里并不起眼。

萧靖决坐在椅子里,神色淡漠。

岁莲跪在萧靖决的面前,面色苍白的为自己解释:“公子,奴婢昨日晚上检查过,这些花都是好好的,这一定是有人要害奴婢。”

此言一出,就有丫鬟不愿意了。

九茉忍不住说道:“岁莲姐姐这话说的让我们可不敢认,这花房一向都是岁莲姐姐管理的,我们姐妹谁想伸把手都不能够。如今出了事,却说是我们姐妹陷害,这倒是甩的好锅。”

岁莲脸色一变,她咬牙看向了九茉,“你给我闭嘴。”顿了顿,她哀泣地看向了萧靖决:“公子,奴婢知道您最爱惜这些花,奴婢平日里都是精心侍弄,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公子,您一定要还奴婢一个公道呀。”

萧靖决淡淡地说道:“不管是不是你的疏忽,你负责管理花房,如今花出了问题,就是你看顾不利。”顿了顿,他又道:“既然犯了错,那就按规矩处置吧。”

岁莲浑身一僵,她满脸愕然地看向萧靖决。她没想到萧靖决竟然真的要处置她,竟是半点情面都不给她留!

岁莲眼睛一红,泪珠子就掉了下来:“公子,奴婢冤枉。奴婢是冤枉的呀,求公子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萧靖决冷冽的眼神射向了她,岁莲的声音戛然而止。

萧靖决看向了一边的侍卫:“还愣着干什么,难道等我亲自动手不成?!”

侍卫立刻上前一步,抓起岁莲就向外走去。

岁莲办事不利,一顿板子是逃不掉的。

向予安暗暗心惊,岁莲好歹也是萧靖决的通房,不过是几盆花,他居然要对岁莲动刑。此人当真是冷酷无情,心狠手辣。

萧靖决处置了岁莲,转过头打量着众人。

众人心里狐疑,怎么还不让他们走?

萧靖决看了一眼他的贴身小厮乐山,乐山上前了一步,严肃地说道:“昨晚上院子里闹了贼,不知道各位姐姐可否听到什么动静了没有?”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惊呼了一声。

萍兰眼神闪了闪,乐山说的那个贼该不会是她吧?

九茉大着胆子问道:“闹了贼?可是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乐山没有说话,倒是萧靖决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才是最奇怪的事,这贼大张旗鼓的跑到我萧府里,什么都没偷就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上我萧府的俗物,或者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九茉一脸狐疑地问道:“居然连我们府里的东西都看不上,这贼要么是不识货,要么就是眼界太高。”顿了顿,她一脸义愤填膺地说道:“肯定是她不识货,我们府里这么多的好东西!”

向予安嘴角抽了抽,她忍不住拽了拽九茉,“你快别说了,你还盼着那贼偷点什么东西不成?”

九茉这才不说话了。

乐山又跟着说道:“若是诸位姐姐都没有听到动静,那么你们可看到什么人。”顿了顿,他的眼神一沉,扫过众人:“昨晚上你们都在自己的房间吗?可有人出去过?”

这是怀疑她们了?

萍兰的手不由得握紧了帕子,脸上带着几分紧张之色。她不敢确定昨天向予安是否真的睡着了,若是她看到了什么……

丫鬟们都是两人一间房,乐山一个一个盘问过去,都没有人承认自己昨天出去过了。

很快,乐山就盘问到了向予安。

向予安抬起头,坦然说道:“我昨天晚上都在房间里睡觉,我没有出去过。”

“那萍兰呢?”乐山看向萍兰。

萍兰看着向予安一脸镇定的样子,心里也安定了几分:“我也是,一整晚都在房间里睡觉。”

“那她没有出去过?”乐山指着向予安问道。

向予安不闪不避地看着萍兰,刚刚向予安已经说过自己没有出去过了,只要她肯定了向予安的说法,那么就等于她也没有出过门。

萍兰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没有看到她出去过。”

向予安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和萍兰姐姐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我觉可轻了,萍兰姐姐若是出去过,我肯定知道。可是昨天晚上我睡的可好了,都没有起过夜。”

萍兰心里松了一口气,向予安证明她没有出去过,那她就是安全的。

萍兰的反应在向予安的意料之内,萍兰不能反咬她一口。如果她说向予安出去过,向予安会不会被当贼不知道,但是向予安如果出去了,萍兰就没有了人证。

萍兰自己心里最清楚,昨天晚上去花房的人到底是谁。

向予安没有发现她出去,反而为她作证,她当然要急忙认下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萍兰更不可能想到,其实昨天晚上两人都做贼去了。若不是向予安帮萍兰引开巡逻的守卫,她怎么可能那么顺利的就进到花房里去。

乐山看了看萍兰,萍兰是太夫人身边的人,一家子都在府里当差,属于自己人,她不可能为了向予安这个进府不久的人说谎。

乐山顿时就相信了萍兰和向予安的话,继续盘问了下去。

萍兰松了一口气,她有些感激向予安,不禁向她看去。

向予安察觉到她的目光,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过很快,向予安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察觉到了一道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她。

向予安只好装作如无其事,跟着别的丫鬟说话。

最后还是问出了两个起夜的人,房间里都有恭桶,可是他们却离开了房间,立刻被乐山当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其他人自然是可以离开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