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帝尊们的团宠
继续看书
萧山是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废材,并非不学无术,而是这具身体有些特别,在出生起就无法修炼。幸运的是,他身边有四个帝尊宠爱,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不过萧山过够了这样的日子,他决定凭借自己的努力变强。一个人无法左右上天安排好的出身,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且看废材小子如何逆袭成神!

《我帝尊们的团宠》精彩片段

青阳镇内,有着一个少年正在漫步在集市中。手掌间把玩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起伏间发出清脆的金钱碰撞的声音。

少年另一只手抓着一根糖葫芦,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糖葫芦。

“这糖葫芦可比娘亲做的好吃多了。”少年嘴边挂着糖汁,自言自语的说道。

少年逛着集市,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直接十枚金币扔出去将其买回来。这般一振千金的架势引得周围人频频侧目。心想这是哪家地主的小孩,揣着这么多金钱。

少年一边跳跃着行走在集市中,丝毫没注意身后一直紧跟着他的俩个人。

“老大,我可是看到了,那小毛孩身上藏着不少钱。这次成功后,咱们兄弟几个就可以逍遥一段日子了。”一副长星星眼,留着老鼠胡子尖下巴的男子一对鼠眼贼溜溜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少年,舔了舔嘴唇,笑道。

“不着急,咱先收拾他一顿,然后让他家里人用更高的赎金来换他,这样逍遥的日子不是更长久了些。”另一名脸上留着一道狰狞伤疤的男子冷冷一笑,开口道。

“老大真高明。”尖下巴男子低声一笑,继而继续紧跟着少年。

一个时辰过去,少年终于是将青阳镇逛了个遍。走出城门,点着手里的东西。

“这个城池的糖葫芦不错,还有香囊制作的也很不错。”

“带回去给娘亲,娘亲一定喜欢。”

少年嘿嘿一笑,将手里的东西收了起来,顺着眼前的小道径直走了过去。

然而刚走几步,从一旁的草丛里面就跳出几个强壮的大汉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们是谁啊?挡我的路。”萧山看着眼前这几个大汉,问道。

“兄弟们最近缺点钱,就过来找你要点钱花花。”其中一名大汉狞笑道。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砍刀。

“我的天哪!”萧山顿时惊叫了一声。

“害怕了吧,害怕了就把钱交出来。”大汉似乎对自己的震慑很是满意。

“终于...终于有人来打劫我了。太开心了。”萧山放声大笑起来。笑着间,将自己的金钱取了出来,放在地上。

金灿灿的光芒刺激着眼前的几名大汉。密密麻麻的金币堆成一座小山,每一块金币都在不断刺激着大汉的心神。

“想要吗?”萧山笑眯眯的看着几位大汉问道。

“你小子别耍花样,给老子乖乖的站在一边去。”脸上留着刀疤的大汉用刀抵在萧山的脖子间,发狠道。

萧山乖巧的一点脑袋,只见抵在脖子间的那把刀的刀尖顷刻间破碎。

那些大汉顿时一愣,随后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各自抽出自己的武器,冲着萧山狠狠地砍去。

“咔吧咔吧。”一阵金属崩碎的声音响起,那些长刀砍在萧山身上,顷刻间支离破碎。

“嗯,你们是第一个敢抢劫我的人,我决定留你们一条命。”萧山像是一个没事人,睁着大眼睛,眨巴着看着那几位大汉。呲着牙笑道。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刀疤男子脸上充满了恐惧,看着萧山问道。

“你说我是怪物?”萧山睁大了眼睛,盯着刀疤男。刀疤男一愣,呆呆地点了点头。

“你竟然说我是怪物。”

“哥,有人骂我是怪物。”

萧山就像是立刻变了个人一样,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耷拉着脸。哭哭戚戚的想一旁喊道。

下一刻,一阵阴风陡然挂起,不知何时,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凭空出现在萧山的身旁。

“装神弄鬼,罗汉拳!”刀疤男脸上充满了凶狠,双拳挥动,霎时,源力涌动,形成土黄色的光拳,对着黑衣男子冲了过去。

然而,那名黑衣男子像是没有看到刀疤男发出的攻击,只是蹲下身来,拍了拍萧山的脑袋。

土黄色光拳顷刻而至,然而下一刻,刀疤男便是露出了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只见罗汉拳还未等到达黑衣男子身前,便顷刻间化为了无形。

“欺负我弟弟?”黑衣男子抬起眸,注视着刀疤男。一阵风吹过,将男子的斗篷缓缓吹开。露出男子的容颜。

“你……你是!”刀疤男看清楚了男子的脸,顿时失声尖叫起来。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恐惧。

那个男子是,真一帝尊。

刀疤男终于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了。

萧家二公子。萧山。

那个存在于四大极强帝尊庇护下的人。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够修炼,但是在四大最强帝尊的庇护下,修炼还重要吗?

这世界共有六位帝尊,有四位帝尊存在于萧家。并且,这四位帝尊的实力皆远超另外俩位至尊。

萧明拍了拍手,刀疤男面色猛的一僵,在刹那间,化为飞灰而散。

“尔等蝼蚁,也敢造次。”

剩下那几名大汉看着萧明,腿肚子一软,当即就跪倒在地。

“帝尊,饶命啊,我等有眼无珠。”

“哼。”萧明冷声一哼,无形的秩序顿时压在几人身上,将其磨灭。

“哥,今日怎么来的这么及时?”萧山咬了一口糖葫芦,问道。

“父亲要找你,说是要一件大事,要你回去一下。”

萧明散去脸上的冷酷弑杀之情,笑眯眯的看着萧山说道。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据说,父亲给你定了一门亲事。”

“我可以不去吗?”萧山闻言,顿时向后撤了几步。

“你休想。”

萧明笑骂一声,张手一扬,便有着无形秩序力量包裹二人,撕裂空间离去。

浑源宫中,有着一位身批淡黄色长袍的男子站立在大殿中。男子面色威严,眉目间无时不刻的散发出一股帝王的气概。

而在威严男人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淡蓝厂牌长袍的绝世女子。举手投足见都会散发出一种令人亲近的感觉。

大地帝尊,

就在此时,大殿中的空间缓缓裂开,萧明带着吃着糖葫芦的萧山从中走了出来。

“山儿,好久不见,想死爹了”

一见到萧山,萧岳脸上那股威严顿时荡然无存,一个虎步上前,一把抱起来,紧紧搂在怀中。

“咳咳,爹爹,咱们爷俩才半天没见啊。”萧山看着萧岳,有些无奈。

“孩儿可知一日未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啊。”

萧岳嘿嘿一笑,将萧山放在地面。

“来吧山儿,你去看看你的未婚妻。”

萧山的母亲凌菲走来,拉起萧山的手,轻轻一笑。

“我可是听说了,你在你哥的道场可是对这姑娘喜欢的很啊。”

“啊?韩秋儿?”萧山顿时一愣,看向母亲。

“走吧走吧,人家还在里面等着。”

萧岳嘿嘿一笑,便带着萧山向着主殿中走去。

“二弟,眼光不错啊。把哥道场里面有名的花拐跑了。哥看好你。”

萧明跟在萧山身后冲着萧山做了一个鬼脸,坏笑一声,开口道。

萧山随着父母走入正殿。便见到韩秋儿怯生生的站在大殿中央,而在她的身旁则是站着身材略微消瘦的韩家帝尊,邱武帝尊。

“韩秋儿,16岁便踏入转轮镜,距离大帝也是不远了。山儿,你觉得饿韩秋儿当你的未婚妻如何?”

萧山看着韩秋儿微微一愣,修炼境界分为锻体,洞天,纳源,结丹,飞升,红尘,道花,转轮,大帝,至尊,帝尊这几个境界,萧山上次见到韩秋儿时,后者才不过是飞升境界,没想到起这么长时间未见,这妮子已经脱坡到了转轮之境。

萧岳看着眼前的韩秋儿,开口笑呵呵的说道。

“我很喜欢啊。”萧山呲着一口白牙,嘿嘿笑道。

“邱武,你觉得呢?”萧岳看向韩月,问道。

“二公子天命不凡,韩秋儿能做他的妻子,自然是最大的福气,不过,还是要问一下韩秋儿的意愿。感情这种事,毕竟不是小事情。”

韩月抱了抱拳,开口说道。随后,看向韩秋儿。

韩秋儿微微一愣神,看了看一旁的韩月,又瞅了瞅正在冲着自己呲着牙笑眯眯的萧山。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既然韩秋儿也愿意,那么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了。”萧岳看着眼前的韩秋儿,不对,应该是看着自己的儿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萧山还在笑眯眯的看着韩秋儿,一旁的萧明忽然伸手拍了拍萧山的肩膀,接着,一个刻着蓝色花纹的玉瓶便是落在萧山手中。

萧明很是邪恶的一笑,随后身形一晃,化为一股清风迅速离去。

萧山狐疑的看着手中的瓷瓶,扒开塞子轻轻一嗅,脸色顿时一变,立马就将瓷瓶紧紧塞住。

“二哥,大哥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啊?”一直就像小猫挂在萧山身后的萧露露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咳咳,没什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不知道为好。”萧山小脸微微一红,扬了扬手中,立刻将瓷瓶收了起来。

萧露露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从萧山身后跳了下来,玉手轻轻在萧山腰间一拍,源力一闪,那被萧山藏起来的瓷瓶赫然出现在手中。随后,萧露露装作无事的样子,哼着小曲,向着殿外走去。

“嗯,你大哥这个……”萧岳的眼神中充满了戏谑,看着萧山,肯定似的点了点头。

“这俩孩子许久未见,如今见了面一定有很多话想说吧。山儿,你去带着秋儿去周围转一转。前不久,娘亲给你抓回来一只青鸾,就养在花园里,你骑着它带着秋儿游玩去吧。”

凌菲瞅着萧山的小脸逐渐变得通红,瞪了萧岳一眼,随后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这俩孩子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这个时候正是他们俩增进感情的时候。”韩月眼神含笑的看着萧岳,开口道。

萧山眼珠子咕噜一转,大步上前,抓起韩秋儿的玉手,随后大步向着殿外跑去。

“哈哈哈哈。”几位帝尊看着萧山较为有些狼狈的模样,顿时大笑起来。

离开了正殿,萧山带着韩秋儿一直向着花园走去。

“二公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韩秋儿一直被萧山拉着手,脸色早已绯红一片,低声问道。

“还叫我二公子,虽然我承认这样虽然早了点,但是是不是应该改口了?。”萧山挑眉,看着韩秋儿。

于是,韩秋儿俏脸上的绯红又加重了几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低声答应了一声。

“那,以后叫你夫君?”

“此名称不错,就这个了。”萧山嘿嘿笑着点了点头。一下子拥有了一个绝世美颜的妻子,萧山顿时感觉人生那么的快乐。

“夫君,大哥给你的玉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啊?”走了一阵子,韩秋儿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萧明递给萧山玉瓶后露出那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韩秋儿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羞涩。

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明眼人谁看谁明白。还用提吗?

“得,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萧山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在腰间拍了拍,然而却并没有拍到那个玉瓶。

“完犊子了。那东西被萧露露偷走了。”萧山猛地一拍脑袋。

“我说呢,之前就感觉到腰间有些不对劲。”

萧山猛地拉起韩秋儿朝着萧露露的寝宫狂奔而去。

“夫君那是?”韩秋儿问道。

“大哥给的药。”萧山满头黑线,他脑中已经幻想到,萧露露在打开那个瓶子后,会发生什么。

可怕!

萧山一路狂奔,宫殿内的一些仆人早已见怪不怪二公子这样,不过今日唯一奇怪的是,被二公子拉着狂奔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一些仆人忍不住向二公子投去异样的目光。

萧山的身体素质没的说,毕竟那可是堪比至尊的身体。在这般狂奔下,自然是毫无一点阻力。但是被萧山拉着的韩秋儿,身体素质可比不上萧山。在狂奔的一阵子后,韩秋儿的体力渐渐不支,不得已运转源力加持自身,才能够勉强跟着萧山的步伐。

萧山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乎,手臂猛地发力,将韩秋儿拉在自己的怀中,来了一个公主抱。抱着韩秋儿狂奔。

这架势,看起来像是……私奔。

没过多久,萧山抱着韩秋儿来到了萧露露的寝宫。

刚踏足萧露露寝宫范围,萧山便是清楚的感觉到这片空间的源力烦乱了起来。

果然,那个妞,扒开了塞子。

萧山出于安全考虑,将韩秋儿放在范围之外,自己则是莽足了劲,直接冲入寝宫。

飞起一脚,踹开紧闭的宫门。待到萧山看到寝宫里的一切时,顿时咧开嘴,乐了。

只见宫殿内,萧露露浑身上下滚动着粉红色的烟雾,牙关紧咬,努力保持着自己的一丝丝还在清醒中的神智。见到萧山冲了进来,萧露露刚想让萧山救救自己,身子刚刚一动,那种令人面红耳赤的感觉顿时传遍了全身。

搞笑,真一帝尊配的药,那药劲就连帝尊都抗不不住,如果萧露露是个男性,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是,萧露露一个女儿之身。那药劲,可不就是忍忍那么简单了。

“二哥,救我呀。”

萧露露发出一声呻吟,用求救的眼光看向萧山。

萧山发誓真的是想笑,但是看在萧露露“痛苦”的样子上,强忍着笑意,直接跑过去,飞起一拳,砸在萧露露的小腹上。

不要问萧山为什么如此暴力。有时候暴力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顿时强烈的疼痛顷刻间席卷了萧露露的全身。整个娇躯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也正是因为萧山的这一拳,将处于崩溃边缘的萧露露给拉了回来。

虽然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依旧很强烈,但是萧山给的那一拳重击所带来的疼痛,也是很强烈。

萧露露趁着自己神智恢复,运转全身的源力,去不断磨平着小腹中那股邪火。

“没事了。”萧露露口吐香气,有些疲惫的抬起头。

“妮子,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不听话。”一记爆粟砸在萧露露洁白的额头上。萧山气势汹汹的站在萧露露身前,开口怒道。

“什么东西都偷,你看看,这下偷的差点出了事。”

“啊,二哥。你要是说了我也就不偷了呀。”萧露露一脸的委屈,捂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萧山。

萧山怒气冲冲的与萧露露对视。

一秒,俩秒,三秒……

好吧,萧山举手投降。

“快点把瓶子交给我。趁早扔掉。”萧山伸出手。

“爆掉了。”萧露露回道。

“哦,对了,这药是大哥给你的吧?”萧露露立刻反问道。

“是啊,怎么了?”萧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

晚了。

只见萧露露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顿时变成妖艳的酒红色,下一刻,萧露露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寝宫内。

韩秋儿在寝宫外等待了一阵,感应到寝宫内源力波东皇恢复了平静,刚想进去,便见到一到红光冲破天际,顷刻间消失不在。

韩秋儿进到寝宫,只见到萧山一人呆呆的坐在毯子上,便急忙上前,关切的问道。

“夫君,你怎么啦?”

“我觉得大哥要完。”

“那小妹呢?”

“去找大哥了。”萧山看着韩秋儿。

“干什么去了?”

“教训大哥。”

“我觉得露露教训了大哥后,大哥回来教训我。”萧山顿时露出一脸想哭的表情。

距离宫殿有上千里的距离,有着一座建立在山顶的道场。道场半显露在外,半隐匿在云雾之中。显得颇为奇妙

这片道场,名为真一道场,乃是真一帝尊萧明的道场。而在道场之下,则是有着一个门派,倚傍着真一道场而生存,每年会在收集世界天赋极高之人,送入真一道场之中。

此时此刻,萧明盘坐在广场上,台阶下则是坐满了人。

今天是萧明每年都要进行的一次讲道,所以整个道场的人都会来,仔细认真的聆听着萧明讲道。

毕竟作为帝尊榜上第三名,真一帝尊的讲道,可不是谁都能听的。

萧明口中有理有序的念叨着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台阶下的众多弟子听得如痴如醉,忘记了自我。

就在此时,一股强烈的源力波动猛然降临在此地,一道极其粗壮的酒红色光柱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道场上。发出轰然爆炸的响声。

“md,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萧明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给吓了一跳,顿时急忙开口怒斥道。同时,呈现出黑青色的源力汹涌而出,在萧明的头顶处形成一道巨型黑剑。散发出一股股锐利的气息,光是气息,就令周围的空间顷刻间被撕裂。

被响声惊醒的众多弟子以及长老面带怒气,一时间全部目光向着酒红色光柱看去。而然在等他们看到酒红色的这个颜色的时候,立刻就沉默了。面上不再带有怒气,悄悄地拿起自己的蒲团,快步离开整个道场。

萧明也如此,当他看到那酒红色的光柱的时候,头顶上那股蕴藏着极其可怕威能的黑剑也在此时悄然散去。

“妹妹,今日怎么有兴趣来哥哥的道场了?”萧明看着从酒红色光柱中走出来的萧露露,笑呵呵的问道。但随后,萧明就感觉达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萧露露的头发是酒红色的。

只有在萧露露发怒的时候,头发才会变成酒红色。也就是说,萧露露现在很愤怒。

萧明头皮微微发麻,试问自己这几天应该没有做惹萧露露生气的事,那么这萧露露是什么情况。

”你太过分了,竟然给二哥春药。“萧露露走向萧明的脚步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几乎是在飞奔。几个闪烁间,便是冲到了萧明的眼前,粉嫩的拳头夹杂着混乱异常的源力,对着萧明的胸口就是砸了下去。

就在那一瞬间,萧明顿时明白了,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也就在此时,一抹笑意直接是出现在萧明的脸上。

“你还笑?!”萧露露顿时爆发了,那一拳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重重的轰在萧明的胸膛上。

很快,此处烟雾弥漫,除了不断有建筑物破碎的声音外,还有着萧明不断惨叫的声音。惨叫声,响彻整个道场。

那些弟子听到惨叫后,只能心中默默祝福那个被红发暴力少女乱砸的帝尊。

待到萧山带着韩秋儿架着青鸾赶来的时候,整片广场已经狼狈不堪,到处都是断壁残痕,看起来像是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巨大的裂缝呈现出蛛网一样爬满了整个广场。

而在裂缝的中央,躺着一道灰溜溜的身影,这道身影旁还站着一位有着一头酒红色长发的少女,正在一脚踩在其胸膛。

韩秋儿坐在萧山的背后,看着熟悉的道场变得已经残破不堪,终于是忍不住的捂上了眼睛。

“妹妹,你听我解释啊,那药只是我给萧山的,谁知道被你偷偷拿了去。说到底,还是你的过错啊。”萧明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开口解释道。

“你还说,要不是你,我能偷那药吗?”萧露露凤眸一瞪。

“我的大姑奶奶啊……“萧明发出一声悲号,看着萧露露,似乎是下了什么狠心,一咬牙,开口道。

”我那宝库里面,你随便挑一个。就当是对你的赔偿。”

没想到,萧露露却是摇了摇头,伸出三根玉指。

“得三件我才能绕过你。”

“三件?!”萧明忍住吐出一口血的冲动。自己宝库里面的好东西本来就没有多少,如今一下子被萧露露要求拿走三件。萧明开始后悔自己说的话了。

“不答应的话,我就去父亲那里告状,说你私自练春药。”萧露露很是强硬,丝毫不退步。

“行行行,三件就三件。”萧明狠下心来,牙摇了又咬,答应了下来。

“嘿嘿。”萧露露松开踩在萧明胸膛上的脚丫子,身形一扭,便直接是消失在道场之中。

萧明呼了一口气,从废墟中坐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皱巴巴的衣服。

“这妮子,下手也太狠了点。”

“我这英俊的脸庞都被打肿了。”

萧明揉着微微发肿的脸颊,站起身来,下一刻,目光就定格在骑着青鸾上的一道身影。

“不关我的事,我去找娘亲去。”

萧山看着萧明杀人的目光干笑一声,驾着青鸾,立马撤退。

“萧山,别让我逮到你。”

身后传来萧明气急败坏的吼声。

闻声,萧山急忙一巴掌拍在青鸾修长的脖颈上,顷刻间化为一道青色流光,快速消失在空中。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