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篇我,皇家赘婿,十项全能!
  • 精品篇我,皇家赘婿,十项全能!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轩轾
  • 更新:2024-06-24 23:14:00
  • 最新章节:第27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轩轾”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皇家赘婿,十项全能!》,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军事历史,季平安陈岩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发挥自己的才能,宇皇是英明之主,必然会发现你的才干!”“幼常,就像我说的,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让你先有立足之地,而要有立足之地,先要让你有军功!”“只有你进入了朝堂,才有可能帮到我,你明白吗?”季平安语重心长的看着马谡,马谡一愣,而后明白了过来!“主公深思,幼常明白了!”马谡神情凝重,季平安点了点头:“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苏云的军中!”季平......

《精品篇我,皇家赘婿,十项全能!》精彩片段


季平安叹道:“幼常啊,你应该也知道,如今在我大宇王朝,我的位置是很尴尬的,毕竟我只是个驸马!”

马谡点了点头,季平安眼中有着忧愁:“所以我必须要在朝中有能够为我说话的人作为中坚力量!”

马谡也明白,季平安看着马谡叹道:“原本我身边也没有什么这样的人才,可好不容易出一个幼常!”

“主公,属下怎么了?”马谡眼中露出一抹困惑,季平安叹道:“只是可惜这一次,我是第二波前往北境三州知道啊!”

“等我到那边的时候,北境三州可能都被那苏云给收复了!”季平安看着马谡:“到时候,军功不再!”

“以幼常之能,若是有军功伴身,那必然可以在朝堂有立足之地,可是,这一次的时机不好啊!”

“主公,属下愿意等!”马谡激动无比,没想到季平安竟然是对自己如此看重,如此在意自己!

季平安则是一脸正色道:“不行,绝对不能等,如果再等下去的话,那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他看着马谡沉声开口道:“幼常,你要明白,就算你没在我这里立下军功,只要你立下军功,就能够在朝堂立足!”

马谡一愣,季平安看着马谡:“所以这一次的北征之行,你必须要去,而且还要跟苏云他一起去!”

马谡不解的看着季平安,季平安这是什么操作?让自己去帮苏云吗?那可是他的敌人啊!

“只有你加入苏云的队伍,那你才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宇皇是英明之主,必然会发现你的才干!”

“幼常,就像我说的,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让你先有立足之地,而要有立足之地,先要让你有军功!”

“只有你进入了朝堂,才有可能帮到我,你明白吗?”季平安语重心长的看着马谡,马谡一愣,而后明白了过来!

“主公深思,幼常明白了!”马谡神情凝重,季平安点了点头:“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苏云的军中!”

季平安沉吟道:“而且我会让苏云直接出面来请你,只有这样才能显现出你的珍贵,你的地位!”

马谡眼中溢满感动,季平安笑道:“幼常啊,可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对手,你就有所保留!”

季平安一身正气道:“你要记住,两军对战,国之大事,这可是关乎大宇的生死存亡的大事!”

“你记住,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去帮苏云,你帮的不是他,而是大宇王朝,明白吗?”季平安此刻可谓是一身正气!

“主公放心,幼常明白!”马谡也是一脸激动,看着季平安眼中满含钦佩,这才是真正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啊!

“好,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就让我来安排!”季平安点了点头,看着马谡:“到时候你只管配合就好了!”

“是,属下明白!”马谡恭敬应是,季平安呼了口气:“幼常,走,我带你去千金楼接风,顺便让你看看我的产业!”

季平安手拉着马谡,一同上了马车,赵云驾车赶往千金楼,一路之上,季平安都是拉着马谡不放手!

就这份看重,让马谡眼中充满了感动,自己的主公竟然是如此看重自己,马谡是真的打心底里感动啊!

而且季平安到了千金楼之后,直接拉着马谡说长话短,而且一口一个先生长,一口一个先生短的!

显得对马谡极为看重,不仅如此,整个过程都是被人看在眼里的,由此可见季平安对自己多么看重了!

“主公,您这样厚爱,幼常实在是,实在是!”马谡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季平安摆了摆手!


“走,别伤了他!”几道人影就是从马谡身后走了上去,直接就拿出一个黑色头套,把马谡直接套了下去!

“嗯?”马谡还在思考问题呢,突然的黑暗让他心里一惊,就在他要大叫反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季平安所说的那些话!

“难道说?”马谡想起来了,季平安一直在提醒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慌张,也不要紧张!

想到这里的时候,马谡平静了下来,就静静的等着这几个人把自己带走,没有一点不安!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扔到了一辆马车上面,马车不断快速前行,马谡心思急转,应该是苏云的人了!

想到这里,他对季平安不由越发敬佩,季平安只怕早就算到了,因此才根本不给自己安排哪怕一个护卫!

马车进入了一座府邸,然后就有人把自己抓了出来,头上的头套也被拿掉,马谡眯起了眼睛!

“先生,得罪了,我家公子有请!”一个绑着手腕的男子出现在马谡眼前,朝马谡微微微微笑道!

“你们这请人的方式实在是有些特别!”马谡看着对方,男子微微笑道:“多有得罪,先生恕罪!”

“走吧!”马谡神色平静,一脸淡然,男子一笑,然后就带着马谡直接朝府邸里面走了进去!

“先生的平静,让人敬佩!”男子看着马谡低声赞叹,马谡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他的马屁,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客厅之中,一桌酒菜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人坐在桌子之上,朝马谡看了过来,笑着倒酒:“苏云等候先生多时!”

马谡并没有走过去,而是静静的看着苏云:“云少应该知道我和驸马爷的关系,你这样做,似乎不合规矩吧?”

苏云淡淡笑道:“规矩?先生如今在我的府里,那就要遵守我的规矩,而不是季平安的规矩!”

马谡没有说话,苏云伸手道:“先生,既来之,则安之,我相信先生此次前来,绝对不会让先生失望!”

“先生会跟季平安有所交集,无非就是因为想要有个好的前程,而如今,先生最大的前程不在季平安手中!”

“而是,在我苏云的手中!”苏云此刻却是收起了之前的浮夸:“至于先生能不能把握,就看先生自己的了!”

“先生,不妨坐下再谈?”苏云笑着,马谡沉思了片刻之后,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随后坐了下来!

“先生,想要前程,是需要本事的,先生总要让我知道先生的本事才是!”苏云挥了挥手,仆人给马谡倒了杯酒!

马谡淡淡道:“既然云少要看我的本事,那总要先让我知道你给的所谓前程是什么?值不值得我追随吧?”

苏云笑了起来:“先生果然自信,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慢慢来谈,先生,请!”

千金楼之中,看着躺在椅子上休息的季平安,卫丝雨笑吟吟道:“主子,军师被带回苏云的府邸了!”

季平安睁开眼眸:“很好,如此一来,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万金,准备的怎么样了吗?”

“主子放心,七日之后就可以准备好万金!”卫丝雨轻声回答,季平安这才松了口气,龙胆亮银枪啊!

“不知道能给子龙增加多少战力!”季平安低声呢喃,而后他就感到一阵头疼,还是少个军师啊!

“十万金!”季平安看了卫丝雨一眼:“等我北征之时,你去找一套小兵的衣服,扮成我的亲卫,跟我一起去!”

小说《我,皇家赘婿,十项全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看着季平安:“我的桌子上,也有四副对联,我想驸马应该可以帮我对出来吧?至于古筝,驸马不是喜欢音律吗?”

宁安公主指了指那弓箭,古筝和对联:“三选二,若是让我满意的话,那我就赔偿驸马五千金!”

季平安淡淡道:“若是公主不满意,那公主伤了我护卫的事,就要既往不咎,对吗?”

“你不同意?”宁安公主一笑,季平安摇了摇头:“既然是公主的要求,那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驸马想再见丝雨吗?”宁安公主看到季平安坐到了书案面前,突然开口,季平安淡笑道:“美人计要用第二次?”

宁安公主轻声道:“驸马放心,丝雨这丫头呢,也算是我的陪嫁丫头,所以说她是驸马的人也不为过!”

季平安淡淡一笑,看着宁安公主:“公主觉得季平安此次前来,是为了美色?我只是来还公主一年供养之情而已!”

他提笔直接书写了起来,平静开口道:“今日之事过后,我与公主恩情两清,五千金是报酬,从此,我不欠公主,公主于千金楼养我一年之恩,就此清算!”

四副对联,一首歌词,这次季平安写的是出自《诗经》的《国风.郑风.子衿》,短短几段话,写尽儿女情长!

季平安看着马车上的五千金,顿时咧嘴笑了起来,一共七千金了,还差三千金,就可以召唤一个万金谋臣了!

三千金,那号称日进斗金的千金楼,拿三千金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不至于连三千金都拿不出来吧!

季平安心里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只要来一个给力的谋臣,无非是去收复北境三州而已,简单的差事!

而与此同时,在那宁安宫之中,宁安公主看着那首词:“儿女情长,英雄铁血,唯利是图,到底哪个才是你?”

“公主,千机楼那边传来消息,驸马停了千金楼七天时间,明天让千金楼所有姑娘待命,不知道想做什么!”

“而驸马爷带着五千金回了驸马府!”红狐在大殿门外,恭敬的看着里面的宁安公主,轻声开口!

“驸马府?”宁安公主淡淡一笑:“他那驸马府在现在跟狗窝有什么区别?明天安排几个人,去给他打扫一下吧!”

“让丝雨那妮子去做驸马府的管家!”宁安公主的话让红狐一愣:“公主,你这样做的话,万一驸马爷和丝雨!”

宁安公主淡淡道:“那丫头不是最喜欢管账吗?她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那就是驸马的人,让她去给自己男人管账刚好!”

红狐恭敬应道:“奴婢遵命!”

七千金堆满了院子,有赵云在守着,季平安自然也不担心什么,这一夜,他睡的不仅是香甜,甚至还做梦笑出了声!

第二天一早,赵云就发现,院子的七千金没了,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脸色大变,刚要去禀报季平安!

而季平安的身影就出现在赵云身旁:“不用急,我把这七千金运到别的地方去了,你不用担心!”

“什么?”赵云愣了,七千金啊,在自己的守卫之下,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运走了?这怎么可能?

“走吧,去千金楼!”季平安一笑,自己的系统别说七千金了,就是有七万金,都可以直接吞了!

“千金楼这是营业不下去了吗?竟然是闭门谢客?不知道本少是谁吗?艳红姑娘呢?让她给本少出来!”

“不知道我们云少马上就是北征大将军了吗?以后归来,可是军功在身,你们连云少都敢阻拦?”

“三光日月星,烟锁池塘柳!”

“朕倒是不知道,这小子的对联能力如此出众啊!”

“无双,你知道平安那小子的志向吗?”御书房之中,宇皇看着桌子上的那篇词,缓缓开口!

“臣,不知!”季无双站在一旁,沉默寡言,宇皇笑道:“你应该知道朕选择平安这孩子的意思!”

“朕不信天命,所以他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成为宁安的驸马,所以他的名字,才叫季平安!”

“而朕的这九公主,才赐封号宁安,这两个孩子在一起便是朕所希望的,平安和安宁,你,应该明白!”

宇皇身上,一股皇者气势油然而生:“朕记得,平安这孩子可不曾读过什么书,也不曾修行过!”

季无双则是平静道:“陛下,他确实不曾修行过,但他有没有读过书,陛下和臣,却是从未关注过!”

他抬头看着宇皇:“他曾是三皇子殿下的伴读,在皇家书院呆了整整六年,这也是陛下的安排!”

宇皇眼眸厉色浮现:“你的意思是,在那六年之中,他偷偷的隐藏了自己,那他今天又为什么要暴露出来?”

“本性!”季无双淡淡开口,宇皇一怔,季无双缓缓道:“他的体内,流着季家的血脉,护国,是季家的本性!”

“你是说,因为陈岩他们侮辱我大宇,激发了他的本性,所以他才会有如此的表现?那金子呢?”

“一个借口!”季无双平静开口,宇皇略微沉吟:“倒是也能够说得通,那你觉得他这篇词想表达什么?”

“陛下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季无双也看着宇皇:“北境三州,不正好缺一个使者前去坐镇收复吗?”

宇皇一震,而后沉思了起来,他看向季无双:“那你是希望他能收复呢,还是不能收复呢?”

季无双淡淡道:“都无所谓,能不能都在陛下的一句话,陛下说能,不能也能,陛下说不能,那他能也不能!”

宇皇一笑,季无双的这个答案他很满意,只是希望季无双的答案真的是他自己本心的答案才是!

而此刻的季平安已经回到了自己宫外的府邸之中,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整整三千金!

他也不知道宇皇为什么会直接赐予自己三千金,但金子这东西,肯定是越多越好了!

“系统!”季平安把三千金安顿好之后,季平安朝自己的系统看了过去,三种不限量的种子,还有一枚英魂令!

“宿主是否激活赵云英魂?”系统再次提示,季平安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什么人:“是!”

“叮!恭喜宿主激活赵云英魂成功,赵云英魂重塑中!”

“赵云!”季平安有些激动的看着自己身旁慢慢出现的一道身影,精神抖擞,面容英俊!

“叮!赵云英魂激活成功,赵云面板激活,目前为白板属性!”

季平安一愣,面板?白板属性?什么意思?他看到了自己系统下面的所属武将一行,多了一个赵云!

他点开了赵云的面板属性,然后他就瞪大了眼睛!”

“武将:赵云!”

“武力值:85(初始)!”

“忠诚度:100!”

“武器:未解锁(解锁需要一万金!)”

“功法:未解锁(千金随机解锁一技能,指定解锁需要万金!)”

天赋:未解锁(十万金解锁特殊天赋!)

季平安懵了,看着这属性面板,他愣了,武器也没有,功法也没有,赵云的武力值就算没爆表,也应该接近满百啊!

怎么可能会只是八十五?虽然只是初始,可也有些太低了吧?季平安不由疑惑开口问了系统一下!

“武器和功法都未解锁,特殊天赋也未解锁,这只是赵云的最初始状态,所以为白板属性面板!”

“武器要一万金,功法要千金,指定就要万金,解锁天赋更是要十万金,这简直,吃钱啊?”

“三千金!”看着自己的三千金家产,季平安欲哭无泪,他咬了咬牙:“解锁赵云随机功法一种!”

“赵云的功法应该就只有那么几种!”季平安低声呢喃,而后他就看到了系统的提示:“恭喜宿主解锁百鸟朝凤枪!”

季平安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百鸟朝凤枪,这可是赵云的成名枪法之一了,只是武器!

看着那需要万金才能解锁的武器,季平安苦笑了起来,这武器都无法解锁啊,百鸟朝凤枪!

而赵云的武力值也是从八十五涨到了八十七的地步,果然是上涨了两点,这一点还是值得安慰的!

“主公!”就在这时候,赵云的英魂完全重塑成功,他朝季平安单膝跪了下来,恭敬无比!

“子龙请起!”季平安把赵云扶了起来,他看着赵云,满心欢喜:“可惜,还差一把武器,我会想办法为你寻一把枪!”

“多谢主公!”

“子龙,我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去办!”季平安看了看周围,自己这个驸马府,被自己撤的还真干净啊!

因为和宁安公主的缘故,季平安之前可是常年流连烟花之地,这驸马府基本就不来,然后就把人都给辞退了!

别说管家了,就是连打扫的仆人都没有,季平安摇了摇头,这样不行啊,得让宇皇赐一些仆人才行!

季平安这么想着,赵云在一旁恭敬候着,季平安沉思道:“你从那里取点金子去马场一趟,挑一匹好马!”

赵云一愣,季平安一脸郑重道:“记住,一要是好马,二是要那种刚死,或者马上就会死的好马!”

“然后拉着这匹好马,半个时辰之后到我的驸马府门口,在到驸马府门口的时候,这匹马必须是死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季平安看着赵云,赵云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主公放心,云必不会让主公失望!”

“嗯,需要多少金,你自己看着办!”季平安点了点头,这才华的名声是打出去了!

总要设立别的新人设啊,至于自己以前的样子,也应该继续下去才对!

“第二,新兵冲动,这在战场未必就是坏事,只需要主公几句话,新兵就比老兵更容易去拼命!”

“只要有人能够调动他们体内的热血,他们就可以士为知己者死,这也是新兵的优势!”

“而第三,则是忠诚,新兵就如同一张白纸,主公怎么书写,他们就会对主公有多忠诚!”

“只要主公在他们眼里是一个赏罚分明,事必躬亲的好将军,那他们就会为主公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贾诩的话让赵云不住的点头,季平安都是不禁叹道:“军师思虑的事情和方向,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贾诩恭敬道:“作为一名合格的谋士,不能从某一个方面而去谋划,往往更应该从另一个相反的方向去谋划!”

季平安点了点头:“道理谁都懂,可真正要做到却是很难,先生所谋,应该不止这三点吧?”

贾诩笑道:“至于这第四第五,就容许属下先卖个关子,等主公真正出征的时候,主公自然就知道了!”

“好,那我就等候先生解惑了!”季平安一笑,然后就带着贾诩和赵云直接朝血衣营走去!

“来者止步!”当季平安他们来到血衣营门口的时候,就是被两个守卫拦截了下来:“军营重地,速速离开!”

“还不错!”看着这两个守卫,季平安微微点头,至少就这样的军纪而言,还是可以的!

“你们认识这个吗?”季平安从怀中拿出了一枚血色令牌,令牌一面刻着一条龙,而另一面刻着一个“血”字!

那两个守卫一看之下,顿时脸色大变,而后直接就是跪了下来,颤声恭敬道:“属下,拜见大人!”

季平安点了点头:“都起来吧,我先进去看看,你们这里的管事人是谁?带我去见他!”

“是!”

他们两个随后就一脸恭敬的带着季平安往这血衣营走了进去,一路前行,整个血衣营上下都是散发着一股热血!

赵云和贾诩也是看着四周,贾诩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异,赵云也是惊叹道:“这不像是一个新兵营啊!”

“确实跟想象中不一样!”季平安也是点了点头,然后他们穿过了一座校场,看到了士兵的训练情况!

“你们平时都是这么训练的吗?”季平安眼中露出了一抹惊讶,前面带路的两个卫兵都是恭敬道:“是的!”

“你们只是新兵而已,没有必要训练的这么拼命吧?这么拼命,也未必能够上得了战场啊!”

“马将军说,未雨绸缪,新兵早晚要上战场,训练的时候多流汗,那上战场之后就少流血!”

季平安眼中露出了惊讶:“你们说的这个马将军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有这样的觉悟!”

卫兵恭敬道:“是马如元将军,他也是前两个月刚加入我们血衣营的,他加入我们血衣营之后,我们都很信服他!”

季平安心中讶异,在这血衣营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才:“你们现在要带我去见的,就是这马如元将军吗?”

卫兵恭敬道:“是的,我们弟兄都很佩服马将军,所以现在血衣营里面管理大火的,就是马将军!”

“血衣营,一共有多少新兵?”季平安听着那一声声呐喊声,中气十足,人数只怕还不少啊!

“一共有两万六千余人!”

“两万六千余人!”季平安呼了口气,这时候,他们来到了一座大营面前,卫兵轻声道:“大人,我们到了!”

“你们去吧!”季平安挥了挥手,那两个卫兵就是恭敬的退了下去,季平安,贾诩和赵云三人站在营帐外面!

“谁?”季平安愣了,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系统,十万金谋士?贾诩?毒士贾诩?十万金谋士?

“他,这个家伙可是个狠人啊!”季平安是知道这个人的,毒士贾诩,每一条计策都是心狠手辣啊!

只是季平安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绝世谋臣竟然是会是这个毒家伙,不过带这个家伙上战场!

季平安这么想着,然后就有一道虚影在他身旁慢慢开始凝聚,中年文士,貌不出众,看着极为普通!

就是那双眼睛,看着渗人,似乎能够看透万事乾坤,季平安看到这双眼睛都是心底一颤!

贾诩凝形,随后朝季平安恭敬的行了一礼:“属下贾诩,参加主公!”

贾诩,季平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贾诩,贾诩显得很是恭敬,文文弱弱的,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季平安看着这个文弱书生,这个家伙可是个狠人,可没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算无遗策,心硬如铁!

季平安打量着贾诩,贾诩则低着脑袋,显得异常恭敬,季平安笑道:“先生不必多礼,得先生相助,是平安之幸!”

贾诩却是异常谦卑,季平安打开了贾诩的面板属性,然后看了过去,随后他却是愣住了!

“谋臣:贾诩!”

“智力值:92!”

“忠诚度:80!”

“反骨:未关闭(贾诩身具反骨,他只会选择自己认定的主公,忠诚度达到95,反骨将关闭!)”

“特殊能力:毒心(贾诩所布的局越毒,成功率越高,一旦触发毒心,则百分百成功!!)”

天赋:未解锁(十万金解锁特殊天赋!)

季平安看着贾诩的面板属性,眼中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这贾诩的面板和赵云还是有些不同的!

不过这贾诩的忠诚度,竟然只有八十,季平安不禁疑惑了,不是说召唤的英魂会对自己绝对的忠诚吗?

当看到贾诩的反骨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过来,季平安眯起了眼睛,这个贾诩也是换过好几任主公,最后才选择了曹操的!

也是因为曹操符合他认定的主公标准,不过这个家伙一直都是在为自己而谋私利,倒是一个私心很重的谋士!

“反骨!”季平安略微沉吟,这个贾诩的反骨必须给他关闭,不然的话,岂不是会害了自己?

“贾诩,走吧!”季平安淡淡一笑,然后就带着贾诩离开屋内,贾诩恭敬的跟在身后,规规矩矩,恭恭敬敬!

“主公!”赵云看到季平安走出来,就是迎了上来,贾诩看了赵云一眼,眼中露出了一抹精光,一闪而逝!

“子龙,怎么了?”季平安发现,赵云似乎有些激动,赵云轻声道:“丝雨姑娘传来了消息,北境三州,出事了!”

季平安眼眸一亮,算上时间的话,苏云和马谡应该已经在昨天就到北境三州了,而现在,只怕是跟南离的人都对上了!

既然如此,那卫丝雨带来的消息,就极有可能跟北境三州那边的情况有关:“北境三州,发生了什么?”

赵云沉声开口道:“丝雨姑娘传回来消息,今日清晨,苏云率领三万大军驻扎北孤山,丝雨姑娘说他是在找死!”

季平安低声叹道:“就连丝雨这丫头都知道有问题,这苏云却愣是什么都察觉不到,当真是当局者迷啊!”

“如此说来,不出五日,南离就会攻打北孤山了!”季平安眼中精光闪烁:“我们若是三天后启程的话!”

“到达北境三州的时候,也就是!”季平安说到这里,却是突然停了下来:“贾诩,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不出三无日,军心自然会涣散!”贾诩看得透彻,跟季平安所知道的一模一样,当年的马谡就是这样失街亭的!

“或许他们拼死一战,运气好,可以突围一些人,但却必败无疑,甚至对南离还造不成什么损伤!”

“主公,您不会是说,他们已经在北孤山扎营了吧?”贾诩眼眸发光,看向了季平安,季平安点了点头!

“天大的机会!”贾诩眼眸精光闪烁,季平安看向贾诩,贾诩盯着季平安:“主公,机会千载难寻!”

季平安明白贾诩的意思,苏云既然入驻北孤山,那败局是肯定的,只要自己现在做好准备,前往北孤山的话!

季平安眼中也是精光闪烁,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但贾诩的计策,实在是太狠辣了!

季平安没有说话,贾诩也没有再开口,赵云在一旁若有所思,毕竟季平安才是主公,一切都要等他的决策才行!

季平安看着贾诩和赵云,缓缓开口道:“走吧,先去找陛下,要了那三万兵马再说,就算是出征,也要先把兵马点齐!”

“诺!”

“主公!”就在这时候,贾诩却是突然开口道:“主公去问陛下要三万兵马的时候,属下的意思是,要新兵!”

“新兵?”季平安一愣,贾诩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贾诩是什么意思,但季平安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个贾诩,捉摸不透啊!”季平安心中也是暗暗沉吟,随后由赵云驾着马车,赶往了皇宫!

帝都皇宫,宇皇正拿着北境三州传回的军报,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而后怒声道:“这个苏云,真是个蠢货!”

他眼眸冷光闪烁:“那个马谡,言不符实啊,早知道,朕就应该问问他如何应对南离的攻势,竟然是驻扎北孤山!”

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眯起:“这个局面,季平安那个臭小子,只怕是早就应该知道了才对!”

不然的话,季平安何以会给马谡来求免死令,他早就知道,马谡会这样安排战术?这个臭小子,想干什么?

“陛下,驸马爷在外求见!”就在这时候,太监首领陈海走了过来,恭敬开口,宇皇顿时笑了起来!

“让那臭小子给朕滚进来,朕刚想要找他呢,没想到,他竟然自己找来了,朕倒要看看,他要给朕一个什么说法!”

“是!”

不一会儿,季平安就走了过来,宇皇把手中的军报丢给季平安:“来,你给朕看看这北境三州送来的军报!”

季平安捡了起来,看着其中的军报,果然跟卫丝雨那丫头得到的军报是一样的,季平安笑道:“陛下,怎么了?”

宇皇神色平静道:“据说驻扎北孤山,可是你那军师马谡的建议,居高临下,势如破竹,背水一战!”

季平安点头赞叹道:“真是好计谋,这样一来,只要南离的人敢来犯的话,一定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

“是吗?”宇皇冷笑了起来,季平安疑惑道:“陛下,难道哪里有什么不对吗?不是这样吗?”

“那朕如果告诉你,北孤山四周皆是悬崖,只有一条上下山的路,而且没有水源,你觉得会如何?”

“会更加激发士兵的战斗决心!”季平安一脸正色,宇皇淡淡道:“如果南离的人围而不攻个三五天呢?”

“应该不会吧?”季平安略微迟疑,宇皇冷笑道:“连朕都能想到的问题,你觉得南离的大将会想不到吗?”

季平安笑着摇头道:“如果南离的大将都有陛下这样的智慧,那南离岂不是个个大将都是一代大帝之资了?”

“他们说想请先生去吃饭!”卫丝雨盈盈一笑,季平安眼睛眯起:“来了吗?我还以为他能够忍到最后一天呢!”

季平安朝马谡笑道:“幼常,可不能让客人等久了,不管遇到什么事,记住,不用紧张,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马谡一愣,季平安点了点头:“来,喝茶,喝完茶之后,你就先回府,路上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

马谡虽然困惑,但还是明白的点了点头,喝完茶之后,马谡跟季平安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了千金楼!

卫丝雨在季平安旁边坐了下来:“爷,这个军师我看着确实是个人才,您为什么要把他送到苏云那边去?”

“以后你就知道了!”季平安没有多解释,现在解释也没法解释啊:“你确定是那个家伙吗?”

“上次主子断了他一腕之后,他可是记着呢!”卫丝雨笑道:“而且他让府中的门客对我们千金楼的入门联!”

“一直都在黄字区域打探爷的消息,丝雨可记着呢!”卫丝雨轻笑道:“只是主子怎么知道他会掳军师的?”

“军师这么重要的人,我连个护卫都没给他安排,不就是等着苏云来掳的吗?他想不到,他旁边的人还会想不到吗?”

季平安眼眸深邃:“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想不到,我们的姑娘也可以提醒一下他们,不是吗?”

卫丝雨点了点头:“黄字区域的姑娘倒是不怎么缺,但我们地字的姑娘,现在就只有五个在坚持着了!”

季平安眼睛眯起:“五个?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竟然是有五个在坚持,看来还是有希望出一个天字姑娘的!”

卫丝雨点了点头:“轻言那丫头确实有一股劲,我之前看好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丫头身上的那股劲!”

“你说的是柳轻言?”季平安也是知道这个丫头的,身上有一股劲,一股倔强的劲,就是这股劲让她坚持到了现在!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她是目前这群丫头里面学的最好的,也是悟性最高的,所以我才看好她!”

“那你呢?”季平安看着卫丝雨,卫丝雨楚楚可怜道:“难道主子忍心让丝雨去吗?如果主子忍心的话!”

“你这丫头!”季平安摇头失笑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公主的陪嫁丫头,我还不知道被你摆了一道!”

卫丝雨甜甜一笑,她感觉季平安和别的男子不一样,不管是才气还是人,完全没有一点大男子主义!

而且对待自己,也完全没有像对待陪嫁丫头那样,而是跟自己相敬如宾,对,就是相敬如宾!

也不知道他之前那种纨绔是怎么传出来的,如果季平安真的是纨绔的话,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卫丝雨对自己的容貌是有绝对自信的,如果是一般普通人的话,有自己这样的陪嫁丫头,绝对早就忍不住要了自己了!

可季平安不是啊,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些龌龊的心思,而且他对自己的怜爱和怜惜,都是完全发自内心的!

“卒子!”卫丝雨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让这个军师去苏云那边之后,如果这军师帮苏云夺取了北境三州,那怎么办?”

“如果军师没有帮苏云夺取北境三州,或者夺取失败的话,苏云应该也不会放过军师的性命吧?”

“所以,在这之前,得为军师先找到一块免死金牌啊!”季平安打了个哈欠:“不急,先休息一会!”

“就是他!”当马谡出了千金楼之后,还在想着季平安说的那些话,浑然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