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扒手那些年畅销书籍
  • 我做扒手那些年畅销书籍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老贼
  • 更新:2024-06-24 23:10:00
  • 最新章节:第23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老贼”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我做扒手那些年》,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蓝荣武爱国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是坏事儿!”她抿嘴一笑,随手把胶卷扔进了垃圾桶里。“为什么?”这次是我问她,我想知道会不会和我想的一样。哒哒哒。她走到了窗台位置,拉开包,拿出了一个长剑烟……啪!我打着了火机,递到了眼前,“还以为你不会吸烟!”她点着烟,轻轻一吐,“偶尔,江湖儿女,嘴角叼着烟,才显得深沉一......

《我做扒手那些年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都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可这家伙却占全了。

这个屁,又响又臭!

四个人慌忙捂住了鼻子,我暗暗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话说第一次合作,还挺默契!

人才!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

后面一个高个按下了电梯按键,下楼了。

我拿出了红梅烟,笑呵呵道:“来,抽根烟,遮下臭味儿!”

他们也没客气,尽管眼神不善,还是接过了烟,唐大脑袋这会儿也没屎了,打火机伸了过来。

他们一出电梯,我就看出来了,这四个人都是刑警。

如果是反扒便衣,唐大脑袋这套耍嘴皮子功夫几乎没用,撒泼打滚扒衣服玩自残,那些人什么没见过?

要知道,在所有的犯罪形式里,扒窃是最低端的一种,可这些人也是最难缠的一类!

另外,雪城的反扒老花脸,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

一根烟还没抽完,电梯开了。

穿着白色貂皮大衣的张思洋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两个保镖,还有那个高个便衣。

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伸手扇了扇鼻子。

我憋不住想笑,“咱姐俩单独聊聊?”

她看向了那个中年人,“刘队,辛苦了,改天我和干爹过去请各位喝酒……”

中年人点了点头,把烟头扔进了一旁垃圾捅里,轻声道:“收队!”

唐大脑袋说:“我送送警察叔叔!”

张思洋说:“老二,你俩也替我送送!”

七个人都进了电梯,两扇门合上的瞬间,唐大脑袋朝我挤了下眼睛,一脸淫荡。

此时,电梯间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我把手放进了兜里,拿出一卷柯达胶卷,“您收好!”

她接了过去,“拍了?”

“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份东西,拍什么?”

“那这是?”她扬了一下手。

“我只是提前把胶卷拿了出来而已!”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留下证据,就算大脑袋被当场抓住,相机里没有胶卷,总不是坏事儿!”

她抿嘴一笑,随手把胶卷扔进了垃圾桶里。

“为什么?”

这次是我问她,我想知道会不会和我想的一样。

哒哒哒。

她走到了窗台位置,拉开包,拿出了一个长剑烟……

啪!

我打着了火机,递到了眼前,“还以为你不会吸烟!”

她点着烟,轻轻一吐,“偶尔,江湖儿女,嘴角叼着烟,才显得深沉一些……”

我有些奇怪,江湖儿女?

她?

“说实话,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她瞥了我一眼,“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就不瞒你!金老九求到了我这儿,他想给你一个教训……”

我笑了起来。

她说了半截话,奇怪地看着我。

“洋姐,”我也点了根烟,“我想听真话!”

“我有必要骗你吗?”

我摇了摇头,轻声说:“我不了解你,更不知道是否有必要,但你说的明显不是实话!”

“为什么?”

“他金利民是个什么东西?求你?还能让你屈尊去我的小铺子?洋姐,你觉得这可能吗?”

她弹了弹烟灰,“噗嗤”一笑:

“好啦,不逗你了,人家……人家就是想见见你嘛……”

烟雾缭绕间,我已经想明白了。

这件事情,最大的可能,是与她合作的那家公司对我和金老九不放心,怕我们乱说话。

原因很简单,当初他们找金老九办事,没想到他又找了我,节外生枝!

这事儿并不光彩,办完以后,自然要想办法消除痕迹,而知道此事的只有我们。

在他们眼里,我和金老九,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炮灰而已!

找个机会,捎带脚就一并收拾了,就像不经意间踩死两只蚂蚁。

如果今天唐大脑袋进了那间办公室,等着我俩的,一定是两副亮晶晶的手铐。


他个子不高,光头刮得锃亮,一张圆脸弥勒佛般人畜无害。

由于一丁点儿皱纹都没有,我分辨不出他的年纪。

拿着枪那人连忙起身迎了过去,“干达,你咋来咧?”

两个人出去了,还关上了门。

干达?

这是陕西话里干爹的意思,难道他们是师徒?

老人叫他祥子,这个叫法陕西不多,更偏向京城以北,这边喊伙计或直呼小祥更多一些。

没时间细想,这是个机会,我决定先发制人。

嗖——

三张扑克牌闪电般同时飞出。

噗噗噗!

全部钉在了他们右肩窝上的天鼎穴,三个倒霉蛋儿瞬间倒地。

这个穴位,至少能让他们麻痹30秒!

我伸手去拉房门,外面的人也在推门,是那个叫祥子的人回来了!

倒地的三个人纷纷喊三哥,祥子反应很快,那把枪随着房门的打开,眼看就指向了我……

我一只手搭了上去,用力一抬他的胳膊,枪口已经朝上。

不等他做出反应,右手顺着胳膊迅速滑至他的手腕,抓住枪身用力一掰,那把有些斑驳的六四式,就到了我的手里。

再用力一扯他的胳膊,人就被我扯进了包房。

眨眼间,枪口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别动!”我沉声道。

祥子没说话。

啪啪啪!

掌声响起。

我抬眼看去,没想到那个胖老头没走,拍着巴掌,站在走廊里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用力一顶枪口,“走!”

江湖狠角色太多,尤其这座有着“八水绕长安”的千年古城!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想知道他们是谁,只要能全身而退就好。

祥子毫无惧色,倒地的三个人纷纷往起爬。

我拉着他出了包房,路过胖老头还特意离他远一点儿,那三个人捂着肩膀追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

行走江湖,有三种人轻易不要招惹,他们分别是僧尼、残疾和小孩。

因为若没有特殊本领,这三种人轻易不敢独行江湖!

这胖老头虽然看着人畜无害,可他是祥子的师傅,自己拿枪逼住了祥子,他竟然丝毫不惧,这不正常。

不得不防!

我眼睛都不敢眨,可谁知就在交错的瞬间,眼前一花,拿枪的手就空了。

再一看,那把枪已经到了胖老头手里。

哗啦——

六四式被分解成了一堆零件。

阻铁、击锤、销轴、簧座……纷纷掉在了地上。

拉杆簧蹦蹦跳跳,弹出去好远。

拆解一把手枪不难,让我吃惊的是,他只用了一只手!

一只白胖白胖的手!

就在我愣神的瞬间,祥子的身体如泥鳅一般,用力一挣,就脱离开了我的掌控。

我脑子飞转。

胖老头是个高手,可祥子明显要差上太多,必须要控制住他,否则我很难脱身。

于是提步就追,“哪儿跑?!”

两大步,就勾住了他一条胳膊,发力一缠,右手化爪,搭在了他咽喉处。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也如陀螺一般,转到了他身后。

“不许动!”我厉声呵道。

胖老头面露惊讶。

“点掌提腿跑追风,翻缠扑手伏虎式,小伙子师从八极何人?”

他说的是八极歌诀,果然也是个练家子!

我不禁狐疑起来,这老头儿普通话极好,隐约还带着些许京片子,难道他不是本地人?

我不说话,全神戒备。

老头儿眉头微皱,好像还在回想我刚才的出手。

“师尊可是姓韩?”

我眉头不自觉一扬。

他哈哈一笑,“原来是老友之女的徒弟,那丫头可好?”

我听他叫自己师父为丫头,不由就想笑,哪有年纪这么大的“丫头!”

小说《我做扒手那些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他妈连住店钱都没有?”我问。

“没~~~~~真没有~~~~~儿唬~~~~~~”

儿唬的意思就是:骗你的话,我是你儿子!本想捶他一顿再扔远远的,可看到眼前这副惨样,又下不去手了。

“你他妈……”我骂了一半,“进来吧!”

“哎~~~~”

进屋后,他坐在沙发上还不停哆嗦。

我用白瓷壶冲了一把猴王茉莉,给他倒了一杯。

“喝吧!”

看他端起了茶杯,我知道这表是不能继续修了,于是拿起墙角凳子上的搪瓷盆,去接洗脚水。

端回来放在沙发前,本想坐下脱鞋洗脚,可看他那副样子,又于心不忍。

我用脚踢了踢盆,“泡泡脚,一会儿就热乎了!”

“哎,谢谢小武哥!”

他倒是不客气,放下茶杯就开始脱鞋,一只袜子还是破的,大脚趾不安分地探头探脑。

我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慢慢喝着,“我记得你说比我小两岁?”

“嗯呐,我74年的,属虎!”

“你家韩甸的?”

“嗯!”

“父母都在?”

他沉默起来,我看了他一眼。

两个胖脚丫在盆里相互搓着,好半天他才说:“五岁时,我妈病死了,十二的时候,我爸用爬犁拉着我哥,结果一辆往万隆去的大客车打滑,冲过去把他俩都撵死了。”

没想到会是这样,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不知道这样……”

“没事儿!”他笑了笑,“十一年了,我都快忘记他们长啥样了!”

“没赔偿吗?”

“赔了,两个人一共给了七百九十四块五毛六分,说是按照什么人均收入啥赔的,我那时候小,根本不懂,钱也是我老叔拿着了……”

“后来呢?”我问。

“后来?”他惨然一笑,“对付活着呗,本来学习就不咋样,没多久就不念了,四处胡混。”

“你老叔不管你?”

“管,可管不了,抓着我也只能削一顿!”

“给你钱花吗?”

“给,我老婶儿事儿多,可我老叔不惯她毛病,他俩没孩子,拿我当亲生的一样……”

我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如果碰到个不要脸的,这笔钱就吞了!

十一年前,也就是1986年,八佰块钱也不是小钱了。

“可惜,好人不长命!没两年我老叔就走了,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是啥病,肚子越来越大,脸和胳膊腿却瘦的厉害,没多长时间就咽了气……”

我看到了他眼角的泪光,不由叹了口气。

同是天涯沦落人,不禁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可现实总“啪啪”打我脸,刚有的一点儿好印象,转眼就被他折磨的无影无踪。

这货竟然要上床和我一起睡!

我真是纳闷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他能让人上一眼还可怜他,转眼又烦的要死,而且还是无缝连接,非常自然。

泡泡唐,给他起这个绰号的人真是个天才,太贴切了!

我已经连着把他蹬下去了五次,可这货的脸皮奇厚无比,继续往上爬。

后来实在没招儿了,我把工作间两只沙发对在了一起,裹着棉被缩在上面,这才躲开了这货。

鸠占鹊巢!

这一宿,睡的我腰酸腿疼。

早上抱着棉被进里屋一看,人家正打着呼噜,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我扑上去就是一顿大拳头,打得他穿着条破裤衩子满床爬。

打到后来我才惊奇地发现,别看这货一身肥肉,皮肤也是嫩白,却十分抗揍,怎么打都能扛得住!

第二天。

临近中午,大客车才到韩甸乡。

车走远了,我蹲在路边有些恶心,这大坨“泡泡唐”插着腰洋洋得意道:“小武哥哥,你也不行啊,太不抗造了!”

每次听他喊自己“小武哥哥”,我就浑身难受,可此时已经没多少力气削他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