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完整文集阅读
  • 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完整文集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今天我干嘛了
  • 更新:2024-06-24 23:10:00
  • 最新章节:第36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今天我干嘛了”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遇之温妤,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不是这样的吧?这样说没关系吗?”温妤看着她,笑道:“我有说一句假话吗?”流春想了想:“没有。”温妤耸耸肩:“对呀,我可没说一句假话,那些话她们本来就说了,我呢,只不过是改了改顺序而已。”见流春还是有些不明白,温妤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一个将军屡战屡败是什么意思?”流春皱眉:“打仗一直输,没有能力。”温妤点......

《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完整文集阅读》精彩片段


皇帝:……

“皇姐……”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温妤继续道,“卢才人秦才人李良人黄良人陈良人,一共十八人。流春,没有漏的吧?”

流春从袖中掏出一张题名“长公主的名单”的纸,点了点头:“公主没有说漏。”

温妤满意地点点头:“就是这些人,她们说的。”

皇帝:……

“我一听她们说我不是你的亲姐姐,我就生气了,把她们骂了一顿,本来我都走了,又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骂她们,是不是应该回去跟她们道歉。”

“我本来就是草包,学什么都学不会,我本来就粗鄙,一点也不像一个长公主,我本来就只会给你丢脸,不配做你的姐姐……”

“砰!”皇帝脸色沉的滴水,怒拍桌道,“来人!传朕口谕,将长公主名单上的妃嫔各降一级,闭门思过三个月,新岁宴也不用参加了!”

温妤闻言连忙拿过流春手上的名单递给宫人,叮嘱道:“别漏了啊,十八个人!”

宫人:……

然后跑到皇帝身后,帮他捏了捏肩膀,一脸开心:“我就知道皇弟最好了!”

皇帝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他何尝不知道皇姐的小心思,毕竟都写在脸上了,借此敲打一下那些在背后的议论之人,倒也不错。

这时温妤突然问道:“皇弟,有一件事我好奇很久了。”

皇帝问道:“什么事?”

温妤道:“后宫里那么多美人才人,你分的清吗?”

皇帝如实答道:“分不清。”

温妤:……

离开宏德殿,流春小声问道:“公主,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吧?这样说没关系吗?”

温妤看着她,笑道:“我有说一句假话吗?”

流春想了想:“没有。”

温妤耸耸肩:“对呀,我可没说一句假话,那些话她们本来就说了,我呢,只不过是改了改顺序而已。”

见流春还是有些不明白,温妤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一个将军屡战屡败是什么意思?”

流春皱眉:“打仗一直输,没有能力。”

温妤点点头:“那如果我说这位将军是屡败屡战呢?”

流春愣了愣。

“同理,一位大学士跑去经商,混的风生水起,赚的盆满钵满,一般人听了会觉得他满身铜臭气,认为他俗,不配成为大学士。”

“可是如果说,是一位经商有术的商人,在经商之余还钻研学问,知识渊博到可以媲美大学士,那么别人听到了就会肃然起敬,认为他是个儒商。”

“所以说,同一件事,换个顺序去说,就大不一样,但是说的也都是真话。”

流春眼睛瞪的老大。

新岁宴的场地跟温妤预想的不太一样,竟然并不在室内,而是在冷嗖嗖的室外。

不过想想也是,殿内再大,也装不下这么多人。

只能说老天爷给面子,竟然没有飘雪。

甚至因为总是在这园子里举办新岁宴,这原本普通的园子也更名为新岁园。

真是潦草。

新岁园里此时已经聚集了许多朝中大臣,他们都十分有序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偶尔举起杯子和身边的大臣同僚小酌一杯。

至于身边女眷的位置却都空着。

因这宴席还未开始,这些官家小姐们都在园子的另一头赏梅作诗。

温妤一进新岁园,便听到了一阵阵银铃一般的笑声。

温妤挑了挑眉,带着流春朝着笑声那边走过去,然后鬼鬼祟祟地躲在假山后看热闹。

“李二,你要是作不出来便罢了,头上这簪子可就要归我了。”

说话的是一位身穿粉衣,面容娇俏的女子,她盯着李青依笑了笑,脸上掩藏着一丝不屑。


皇帝看了温妤一眼,目露无奈,自家皇姐的德行自家知道,这正途怕是走不了了。

这时,江起开口道:“既然微臣要做长公主的老师,那么自然要负责,所以微臣要向圣上求一道圣旨。”

“为师时,只有师生,没有君臣。”

皇帝闻言立马看向温妤,“皇姐意下如何?”

温妤心道,没有君臣?只有师生?这禁忌关系,刺激,太刺激了!

于是一个眼神示意,皇帝便下旨了。

江起领旨离开后,皇帝将温妤留了下来,再次强调:“皇姐,我可再说一遍,江起是个小古板,你要是受z不了了,招架不住,可别来找我哭鼻子。”

温妤挑眉,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当时他好像也是这么说陆忍的?

温妤摆摆手:“皇弟,你看我霍霍陆忍的时候,没找你哭鼻子吧?”

“你让我换一个霍霍,我就换一个霍霍,哪找我这么好的姐姐?”

皇帝:……

温妤满意地回到公主府时,江起已经在等候了。

他将一本小册子递给温妤,严肃道:“请公主过目。”

温妤接过一看,愣了半秒,看看江起又看看小册子,“课程表?”

江起沉思一瞬,“课程表?好名字。”

温妤看着册子上写的辰时,眼睛都瞪大了,差点跳起来。

“辰时上课?”

冬天每天早上七点起床读律法?

这不是裤裆里拉二胡,扯淡吗?

温妤合上册子,不想再多看一眼,直截了当地说:“辰时太早了,换个时间。”

江起摇头:“不可,早晨是读书的最佳时间。”

温妤:……

她灵机一动:“你早上不是要上早朝吗?”

江起语气淡淡:“早朝是卯时。”

温妤:……早上五点?

太可怕了,皇弟真是不容易啊,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

不对,起码四点就得起床了。

江起此时已经明白了温妤的顾虑,语重心长道:“公主,既然您决定学习,那么就要拿出决心,辰时已经不早了。”

温妤:……

青龙偃月刀剌屁股,开了大眼了。

这还不早?

谁家好人七点起床读律法啊,她是要考什么法律系的研究生吗?

她只是为了美色啊!

“那个……”

“公主,就这样定了,明日辰时,微臣会准时来公主府。”

说罢直接转身离开,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温妤:……

现在尔康手还来不来得及?

温妤又打开册子看了一眼,瞬间无语凝噎。

都是长公主了,还要早上七点起床学律法……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时,流春掰着手指头,数道:“丞相大人,将军大人,寺卿大人,还有一位想当状元的公子,公主,您是要凑齐四妃了吗?”

“……把林遇之去掉,谢谢。”

翌日辰时。

流春轻轻掀开帷幔,“公主,辰时到了。”

温妤一动不动,睡得正香。

“公主,江大人已经在书房候着了。”

温妤纹丝不动,继续熟睡。

流春象征性地叫了两声,便没再叫z床了,退了出去,来到书房。

江起正襟危坐在书桌前,看向门外。

未见温妤的身影,他面色平淡,并不显得意外。

语气肯定道:“长公主还未醒。”

流春点头:“是,江大人明日再来吧。”

“明日复明日,如此堕懒如何能行?”江起站起身,手中攥着一把黑色的戒尺。

他语调平稳:“我等到公主醒来。”

这一等,就直接等到了日上三竿。

温妤醒来时,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

流春适时地走进来:“公主您醒了。”

“江大人还在院子外等您呢,从辰时就开始等了。”

温妤:?

不是,大理寺是闲的长毛了吗?

“让他进来吧。”

没一会,江起掸去身上的风雪,倾身向温妤行礼:“微臣见过公主。”

小说《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哥,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此时的前厅,温妤悠哉悠哉地喝着热茶,环顾了一圈将军府的装修。

和她的公主府截然不同,说的好听是冷肃,说的不好听就是家徒四壁,要啥没啥,好像对于居住环境就没什么要求。

温妤再一抬眼,就看到了疾步而来的陆忍。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路小跑,喘的厉害的小朋友。

正是不久前被无罪释放的陆谨。

见到温妤他眼睛亮了起来,脱口而出一句:“仙女姐姐。”

温妤还没反应过来呢,陆忍便皱眉道:“放肆。”

然后带着陆谨行礼,“微臣拜见长公主,长公主万福金安。”

温妤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又眨了眨眼。

见他一本正经地行大礼,眼中还带着一丝隐隐的疏离,温妤托腮道:“陆忍,三天没打,上房揭瓦了?又开始跟我摆起将军的架子了?”

陆忍:……

“微臣不敢。”

温妤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来找你,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吧?你的弟弟我帮你捞出来了,答应你的我做到了,现在到你了。”

温妤的话说的并不清楚,在场的只有陆忍明白她的意思。

陆谨站在一旁则是一头雾水,但有一点他听懂了。

他能从天牢里出来,是长公主出的手。

他哥也说了是有贵人相助。

于是直接跪下道:“草民陆谨多谢长公主搭救之恩。”

温妤让他起身,笑道:“没必要谢我,我又不是白救你。”

说着看向陆忍:“陆将军,怎么说?给个章程?是你跟我走,还是你跟我走?还是你跟我走?”

陆忍:……

温妤站起身走到陆忍面前,只见他垂下眸子,似乎有些躲闪的意味在里面。

“陆大将军,事都成了,你不会想赖账吧?你对我,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温妤说着,右手手掌轻轻按在了陆忍心脏处,感受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

她指尖轻点,调侃道:“你是在玩弄我吗?”

陆忍后退两步,垂下眸子,还是那句:“微臣不敢。”

“不敢?从头到尾除了见礼,就是微臣不敢。”

温妤挑了挑眉,指尖顺着他的心脏一路上滑,拂过他的喉结。

最后挑起了陆忍的下巴,“我看你是粪缸里学游泳,屎都不怕。”

陆忍:……

一旁的陆谨:……啊?

陆忍垂着眼睫,下颚被抬高时视线不可避免地对上温妤。

他喉结滚了滚,微微撇头,下巴离开了温妤的指尖。

他紧紧盯着温妤,那一瞬间,眼神说不上恭敬,甚至带着丝丝缕缕的侵略性,变得幽深起来。

“公主是玩真的吗?”

声音闷闷的,像是一种不解,又像是一种试探。

“公主是玩真的吗?”

声音闷闷的,像是一种不解,又像是一种试探。

“玩?”温妤真情实感地惊讶了。

“你不会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吧?”

“我跑前跑后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孜孜不倦吃苦耐劳的调查案子,就是为了跟你开玩笑?真是小刀剌屁股,开眼了。”

陆忍刚要开口说什么,温妤竖起食指按在了陆忍的唇上,指尖有些凉,却又像火一般撩人。

“嘘——你这张破嘴,如果说的是我不爱听的话,那就别说了。陆忍,我耐心有限,你知道我爱听的是什么。”

温妤说罢,朝着一旁目瞪口呆的陆谨微微笑了笑,离开了将军府。

而陆谨已经完全懵逼了。

他们在说什么啊,根本没听懂。

“哥……长公主什么意思啊?”

陆忍转身看着温妤的背影,目光十分复杂。

小说《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胡大姐气疯了:“报官?你报啊!我妹夫在大理寺当捕头!报官?没用!”

这年头,一个捕头的亲戚都这么嚣张了?

温妤懒得跟她废话,直接一个眼神示意流冬。

流冬早就忍不住想抽她嘴巴子了,竟然敢对公主如此无礼,得到眼神,便直接锁住了胡大姐的胳膊,往胡同外扭带而去。

能贴身伺候长公主的侍女,没点真功夫可怎么行。

胡大姐疼得龇牙咧嘴,怒喊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妹夫是谁?!”

温妤面无表情:“不知道,但我告诉你,我妹夫是玉皇大帝!”

“雷小姐,胡大姐的妹夫是大理寺的捕头,你不要插手了,免得惹事上身。”

温妤闻言一脸的无所谓:“我要是怕惹事上身,在茶馆的时候我还会帮你?比起捕头,茶馆那位可是翰林院大学士的儿子。”

越凌风愣了一瞬,坦然道:“是在下多虑了。”

也是,他早就猜到雷小姐家境不一般了。

“刚才那位姑娘要将胡大姐带到哪去?”

“当然是大理寺了。”

见越凌风面露疑惑,欲言又止的模样,温妤也没多问,而是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越凌风闻言侧过身,“是在下疏忽了,小姐请进。”

温妤跟着他进门,见他行动有些缓慢,问道:“伤得严重吗?”

越凌风顿了顿,叹气道:“小姐都知道了?在下一介书生实在没有还手之力,让小姐见笑了。”

温妤摇摇头:“遇到这种事应该报官啊,因为捕头是她妹夫,所以没报?”

“报过。”越凌风不紧不慢道,“然后来的是她妹夫。”

温妤:……

越凌风给温妤倒了一杯热茶,轻声道:“家里比较空,没什么可招待的,一杯热茶还望小姐不要见怪。”

温妤喝了一口,见他的手端着茶壶都有些抖,忙道:“这么虚,你还是坐着别动吧。”

越凌风沉默一瞬,突然问道:“刚才在下听到小姐和胡大姐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是啊。”温妤不在意地点点头,“本来是想让她知难而退的,谁知道我还是低估她了。”

又问道:“你怎么招惹上她的?”

说着盯着越凌风的脸,缓缓靠近。

越凌风下意识屏住呼吸,温妤见了弯了弯眼睛:“不过你这张脸,的确招人。”

越凌风闻言脸色微红,面露一丝局促:“小姐说笑了。”

“小姐来寻我,可是想好了要我做什么事?”

温妤挑眉:“没想好,这又不着急,一定要想好了要你做什么,才能来找你吗?就不能是因为我想见你?”

越凌风一怔:“小姐……想见我?”

温妤托腮,笑看他:“对呀,就是想见你,这没什么不能说的。”

“小姐为什么想见我?”

“因为你长的好啊,食色性也。”

一旁的流春:……不是,公主怎么……

越凌风闻言有些忍俊不禁:“小姐倒是毫不掩饰。”

“其实不止是因为你的美色,还因为你的画,我真的觉得你画的很好,有机会你指导指导我。”温妤一脸真诚,“我是发自内心地觉得你的画以后会很值钱。”

越凌风惊讶:“小姐也是擅画之人?”

温妤一脸理所应当:“当然,我看着不像?”

流春:……

越凌风没有回答,而是抿了口茶,垂眸看着杯中的茶叶,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一会才道:“一直没敢问小姐,是哪户人家的千金?”

“问这个做什么?”温妤转了转手中的茶杯,“你要上门提亲?”

越凌风:……

他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转瞬便压下去,又喝了一口茶:“小姐不愿说也罢。”

“我没不愿意说。”温妤给他将茶满上,语气夸张道,“我是怕说出来吓死你。”

只是她没想到,高贵的长公主却始终认定她是个坏女人,三番五次地刁难她,羞辱她。

她一开始很懦弱,只能依靠林遇之给她解围。

次数多了,便也琢磨出了一丝自保的方法。

正当凌云诗沉浸在回忆中胡思乱想时,林遇之突然开口道:“既然长公主开口了,挑个日子去公主府拜见吧。”

凌云诗愣住:“我真的可以去吗?”

“想去就去。”林遇之再次阖上眼眸。

而另一边,流春一脸的不高兴。

“公主,您怎么还让她来公主府啊?还说要和她堆雪人?”

温妤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这又怎么了?我觉得她挺单纯的啊。”

“单纯?她刚才做的事以前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您每次都会被她气的一晚上睡不着!”

温妤点点头:“所以你看,我的境界提升了。”

流春撇嘴:“反正我不喜欢她。”

温妤笑道:“你当然不喜欢她,你又不是断袖。”

流春:……

马车到了胡同,温妤拎着药敲响了越凌风的院门。

半晌都没人来开,正当温妤以为没人在家时,门嘎吱一声开了。

越凌风脸色有些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看上去也十分的虚弱,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温妤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伸手摸向他的额头,感受到手背染上的滚烫,温妤惊道:“好烫,你发烧了!”

越凌风闭了闭眼,说话都有些费劲:“怕给小姐过了病气,小姐过几天再来吧。”

“过几天再来?来干嘛?给你收尸?”

“流春,去找大夫。”

越凌风眼睛都睁不开了,却坚持道:“不叫大夫,贵。”

温妤推开门,扶着他往里走:“我叫大夫,关你什么事?”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躺下。”

说着直接将他按在床上,拿起被子盖住他。

越凌风并不想在温妤面前如此失态,只是他确实站不住了。

爬起来开门,已经是他的极限。

甚至此时,他的思绪都开始有些混乱,神智不清起来。

“小姐……别离我太近。”

温妤道:“我是钢筋铁骨,别人都三阳了,我啥事没有,不用怕传染给我。”

“不是因为这个……”

温妤刚想问那是因为什么,又听他断断续续道:“不看大夫……”

“我没事……”

“小姐……别离我太近……”

温妤:……

原来是烧糊涂了,在自言自语。

流春找大夫估计还要一会,温妤便找了块毛巾沾了冷水,敷在他额头上。

没多久,流春带着太医来了。

太医见到温妤刚要行礼,便被温妤制止。

“先看看他。”

太医闻言定了定神后查看了越凌风的情况。

“回禀……小姐,这位公子乃是温病。”说着写下一张药方递给流春,“按这个药方去抓药。”

“小姐,这位公子体弱的很,是自娘胎里带来的毛病,发温病是经常的事,若要根治,需要花时间好好调养。”

温妤惊讶:“意思是会经常发烧?”

“正是。”

太医走后,温妤托着腮看他,“怪不得不看大夫,原来是烧了太多次,都烧成习惯了。”

没一会流春便回来了,手脚麻利地将药煎好,端了进来。

温妤一看那黑漆漆的中药,瞬间头皮发麻。

但还是接过来,喂到越凌风嘴里。

流春道:“公主,还是我来吧。”

温妤摇头:“不用。”

“可是您都喂到越公子衣领里去了。”

温妤:……

“好好好,我退位让贤。”

喝了药,越凌风的呼吸声明显轻松许多,不再沉的像拉磨似的。

脑子也逐渐清醒过来。

“小姐……”

“嗯?”

“劳烦你照顾我了。”

温妤摆手:“我没照顾你,都是流春在做,我就喂了你两勺药还喂到你衣领里去了。”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今天我干嘛了。《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95章 寂月的用处,作者目前已经写了735284字。

书友评价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喜欢这种系列啊,虽然这种系列的也有不少,但其他的都不仅仅是说男女主之间发生的事情,还吧啦吧啦吧啦的说一大堆剧情,总之就是我只是想看男女主之间发生的事,这本书刚好符合,而且还很搞笑很有趣,非常轻松,我看的时候嘴角都没有下来过,我真的很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更啊快更啊,我真的迫不及待的想看,还不认识攒了二十章,但是一会就看完了,满足不了我的心[哭][哭][哭][哭][哭][哭]

怎么不更新,作者是五一太忙了嘛?.ᐟ.ᐟ ᯅ

笑死了,神tm黑衣服白衣服的工作人员

热门章节

第204章 谢谢你干的好事

第205章 哦是什么意思

第206章 你动过心吗?

第207章 反正没人坐

第208章 软肋

作品试读


越凌风:……

“小姐其实不用大费周章,我的身体我清楚,老毛病了,不碍事的,躺几天就好了。”

温妤闻言抱着胳膊:“发烧是会烧坏脑子的,你变成白痴了怎么办?你不是答应我了要考状元吗?”

听到这话,越凌风本就潮红的脸上又染上一层说不清的红,眼神也慌乱起来,不敢看她。

“在下自当竭尽全力。”

温妤勾起唇角:“所以说啊,觉得不舒服了就去找大夫,别硬撑着。”

越凌风:“小姐教训的是。”

“行了你别说话了,都成公鸭嗓了。”

越凌风:……

温妤见他一副羞赧的不行的模样,忍不住逗弄道:“你刚烧迷糊了,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越凌风一愣,突然结巴起来:“什、什么……”

“你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还说想抱抱我。”

越凌风面露惊愕,然后有些无措起来。

他刚要说什么,温妤又道:“然后你说我长得像仙女,又美丽又漂亮又聪明又大方,人还幽默风趣。”

“最重要的是,你还说,你好喜欢我……”

越凌风闻言,眼眸颤了颤,原本降了温的脸颊再次升温,红的滴血。

温妤见他脸上都要冒烟了,更凑近了一些,笑道:“我有点好奇,你说的是真吗?”

“你真的好喜欢我吗?”

越凌风刚听到温妤的问题,脸色还红着,神色却逐渐变得异常认真。

语气郑重道:“小姐,我知道我现在还配不上你……”

“待我金榜题名……”

温妤闻言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金榜题名?考试都是二月份的事了,这得等到什么时候?

她可是狗狗等骨头,急得很。

温妤将手指贴在了越凌风的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语气有些嚣张:“就算不金榜题名又如何?我看上的男人,钱财权势地位都不重要……”

越凌风听到那句“我看上的男人”,眼皮颤了颤,又急咳了两声,脸色再次潮红起来。

“小姐……不可,婚姻是一生的事,如若我一事无成,自不会耽误你……”

温妤摆摆手:“不耽误,比起那些,我更看重的是美色,是脸!”

越凌风一愣:“小姐真会说笑。”

“我可没说笑,你长的就是好看,”温妤眼里带笑。

越凌风自然知道自己的容貌是优秀的,只是面对心上人如此真诚地夸赞,还是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不自在。

再加上温妤真诚的眼神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更是觉得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他还是忍不住移开了视线,不敢与她对视。

“你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温妤说着正要起身,越凌风却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怔愣了一秒,似乎也没预料自己的这个行为,又马上慌乱地收回手,“小姐莫怪,是我唐突了。”

温妤侧眸看着他,“你闭眼。”

“什么?”越凌风口中问着,眼睛却已经闭上了。

温妤见状坏笑地勾了勾唇角,然后俯身轻吻在越凌风的唇角。

越凌风浑身一僵,呼吸瞬间乱作一团,唰地睁开了眼。

温妤正单手撑在他的枕边,嘴角含笑:“我刚才逗你玩的,你没抓我的手也没说要抱我,更没有说你好喜欢我,是我看你那么害羞,故意逗你玩的。”

越凌风此时与温妤离得很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他甚至能从她的瞳孔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是那么的失落。

一阵惑人的香气同时钻入他的鼻尖与四肢百骸,是她的味道。

越凌风看着温妤的眼睛,轻声道:“是你逗我玩的,却是我的真心。”

小说《退下!本公主养几个男人怎么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公主,您的做法完全是在给我们添麻烦。”

温妤:……

温妤看着他:“你是在教训我吗?”

江起:“是,微臣僭越了,但微臣仍然要说,公主若要治罪,微臣自请到圣上面前裁定。”

温妤闻言,不紧不慢地卷了卷发尾,轻笑一声:“如果我说我不仅不治你的罪,还觉得你很特别呢?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

江起:?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跟我说话呢,别人都是对我阿谀奉承,微臣不敢微臣不敢的。”

“只有你,只有你愿意指出我的不足,你太特别了!跟那些庸脂俗粉一点也不一样!男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

江起皱起眉头,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

温妤看到他的神色,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然后态度秒变端正。

“江大人,实在抱歉,我给大理寺造成麻烦了,我真以为大理寺就是负责处理案件的。”

江起闻言心头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想到长公主的认错态度如此良好,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却不想下一秒,温妤话风一转。

“其实这事说起来还得怪皇弟。”

江起闻言一顿:“公主此言何意?”

“你想想看,是他先跟我说什么大理寺去暗香楼抓人,然后又说让大理寺卿也就是你,协助我调查,我这不就下意识把大理寺当成警z察局……啊不是,当成衙门了?”

“报案不去衙门去哪?结果大理寺原来不是衙门,是重案组。”

江起:……

长公主果然还是那个不成体统的长公主。

虽然说的乱七八糟,但是江起还是提取出了其中的意思。

江起不赞同道:“这如何能迁怒圣上?作为长公主,您本就应当熟悉本朝律例和各部门职能。”

温妤奇怪道:“可是你们不都说我是草包吗?草包懂了这些,不就德不配位了吗?”

江起:……

“公主,德不配位不是这么用的。”

温妤不在意地摆摆手:“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德不配位,我觉得就是这么用的。”

“而且,人要懂一个道理。”温妤走近了一些,拍了拍江起的肩膀,“不完全是自己的责任时,能甩锅的时候就多甩几口锅,要学会和同伴分享,不要自己扛,会扛出毛病来。”

“轻则心理变态,重则心理太变态。”

江起:……

“所以皇弟在明知道我是草包的情况下,还不跟我说清楚导致我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纵然我有错,但他就真的没有任何责任吗?”

“还是说,因为他是皇帝,所以错了也是没错?因为你们不敢说,怕被砍头?”

江起眉心一皱,有意再辩。

但被扣上这顶大帽子,他只能跪下垂眸道:“微臣未有此意。”

“微臣只是觉得,您作为长公主,应当熟知律法。”

温妤摸摸下巴:“是吗?我倒是想学,可是我是众所周知的草包,学不会的。”

江起听到温妤竟然说有心想学,脸上不由露出一个类似欣慰的表情。

他微微一笑:“有教无类,不存在学不会,只看长公主愿不愿意学。”

“如公主不弃,微臣可斗胆向圣上请旨,作公主的老师。”

温妤闻言吓了一跳,我擦,这人怎么这么上道?

然后她立马笑眯眯地开口:“快起来,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其他人都说我是草包,只有你说我能学会,你和其他人一点也不一样。男人,你又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江起:……

他缓缓起身,沉声道:“既然公主同意了,那么微臣这就去向圣上请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