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 短篇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月下晚风
  • 更新:2024-06-24 23:11:00
  • 最新章节:第70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是由作者“月下晚风”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江玉淑江锦心,其中内容简介:修葺起来,将婉月居和芳菲轩打通了,做一个独院给这位侧妃住。王爷也是极为重视这位侧妃的。“但愿她是个和善的人。”锦心道。“你觉得可能吗?”柳侧妃闻言挑眉,继而一笑。这位安阳郡主自小备受宠爱,几乎是在宫里长大,日日出入皇后的宫殿,早就听闻她爱慕睿王,只是睿王先前无意,加上她年纪小,睿王根本没将她放眼里,如今这才刚满十五岁,便求着皇后赐婚。......

《短篇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精彩片段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由月下晚风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12章 裂缝,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目前已写653543字,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好看 还是希望皇上最后能独宠女主 要不顾昭你们三个在一起吧

还以为改的,原来是同一本,好像是我在另一个软件看的[捂脸]

挺好看的走到皇后位一步步真的不容易

热门章节

第29章 不速之客

第30章 试探

第31章 她想通了

第32章 他生气了

第33章 背主的东西

作品试读


“左右不就是那个样子,整日骂人,依旧跋扈,性子是一点儿也没收敛,不过这几日,看着倒是有些疯癫,我瞧着,王爷重新娶侧妃的事,对她的刺激不小。”

柳侧妃看来没少去看她,每日精神状态都了如指掌。

“等安阳郡主入府,怕是你这日子不好受了。”柳侧妃又说道。

锦心如今是这府里,头一份恩宠,自然也就成为众矢之的。

为了迎娶安阳郡主,睿王特命人重新将南院修葺起来,将婉月居和芳菲轩打通了,做一个独院给这位侧妃住。

王爷也是极为重视这位侧妃的。

“但愿她是个和善的人。”锦心道。

“你觉得可能吗?”柳侧妃闻言挑眉,继而一笑。

这位安阳郡主自小备受宠爱,几乎是在宫里长大,日日出入皇后的宫殿,早就听闻她爱慕睿王,只是睿王先前无意,加上她年纪小,睿王根本没将她放眼里,如今这才刚满十五岁,便求着皇后赐婚。

在很早之前,她就想给睿王做小了,但睿王府里一正二侧妃都有了,难道她要做庶妃吗?

国舅爷哪能同意。

她便在家中闹绝食,被关禁闭也无济于事,此事在宫中也是传开的,后来住进了宫里,皇后不知道说了什么,才让她本分下来。

这高云婉刚出事,她立即见缝插针,如此主动,绝不会是温柔和善之人。

俩人又说了会儿话后,柳侧妃这才准备离开。

走之前,她看见门口的小灶正煮着什么东西,却没人看着,便提醒道,“妹妹,你这灶台火要熄灭了哟。”

锦心赶忙出来查看,神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神色,忙道,“多谢姐姐提醒,煲了暖茶,暖暖身子,姐姐可要一起喝杯?”

“不了,我屋里还有事,改日再来打扰妹妹。”柳侧妃意味深长看了眼那个灶台,不动声色转过头出去了。

王爷几乎天天都在自己这里过夜,她又暂时不生孩子,只能每日让莲蓉准备避子汤,又不方便在厨房弄,便只能在自己院子搭了个灶台。

只是今日柳侧妃来这,便赶巧看见了。

刚好莲蓉抱着被褥回来,见到锦心脸色很差站在门口,她有些不妙的预感,忙上前问道,“主子,怎么了?”

“你怎么在这煮避子汤?”锦心冷着脸问。

莲蓉闻言,神色不安,嗫啜道,“方才内务处叫我去领冬日的被褥,秋玲身子疼的厉害,我想着快去快回,况且,柳侧妃也不是外人,我便去了。”

锦心深叹口气,竟不知如何说她了。

秋玲来事儿了,腹痛得厉害,莲蓉一人忙两人的活,也是能理解的。

“下回别在门口熬了,人多眼杂,容易出事。”她道。

“是,那我搬回我那小屋去。”她道。

之前是还能在厨房熬,只是后来王妃也让她生了,也就不敢在厨房熬了,要是让人知道自己偷偷喝避子汤,绝对会出事。

然而柳侧妃却问向身边文月,“你闻到刚才那个茶的味道,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闻着像避子汤,不过不是很确定。”文月回道。

“那就找个人去查查吧。”柳侧妃淡淡道。

在这院子里,哪有什么姐妹,不一时的队友而已,能握住对方越多把柄,对她就越有利。

随着时间过去,便到了王爷娶侧妃的日子。

正院里,四方宾客前来,锦心看着新人入府,新人行完礼数,敬了茶,礼成后,送入了洞房。

江玉淑看着端庄贤淑的,但脸上的笑容十分僵硬,今日这场婚宴,可比她的正妃宴席都要盛大,她饶是用了强大的意志,压下那股情绪,却也难以控制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王爷将人迎进门,这礼数,全是比着正妃之礼来的。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睿王闻言,转过头,看向锦心,锦心穿着里衣,身子歪歪扭扭的跑来。

这里全是男人,睿王皱眉,神色不悦,但还是解下披风走向她,给她将身子给包裹住。

“你怎么回事?这里都是外男,你穿成这样子,成何体统?”睿王呵斥道。

锦心抱住他,声泪俱下,满目惊恐,指着自己的住处,“王爷,有蛇,很多很多蛇。”

睿王闻言一愣,以为她是梦魇了,抬手探她的额头,却被锦心抓住手,再次道,“王爷,有人放蛇到婢妾的房里,那人肯定还没走远,婢妾好怕。”

她是真的吓坏了,她最怕蛇,当时腿都是软的,要不是强大的求生欲,她真的走不出那个房间。

正在此时,听见莲蓉尖利的叫声。

睿王闻言,大步往西苑的而去,动静太大,西苑各处的居所都开始掌灯,随后听见好几声尖叫。

莲蓉急急退后,看见王爷进了来,身后的锦心一瘸一拐的跟进来,莲蓉急忙上前,跪在睿王跟前。

“王爷,您要给我家主子做主啊,有人纵蛇,好多毒蛇在主子屋里。”

他抬眼,趁着昏暗的光,还能看见一两条蛇从里面游走出来,几位侍妾见状,吓得嗷嗷叫起来,连忙往门口奔去,纷纷求助王爷。

身后的护卫在睿王的示意下,冲了上前。

此时,睿王才看向锦心这边,她站在原地,身子抖得厉害,头发凌乱披散在肩膀,她目光不安的看着自己的屋子,见到睿王投来目光,她委屈的唤了一声,“王爷,婢妾害怕。”

说着,她歪歪扭扭着身子上前,睿王这才发现她走路姿势不对劲,忙上前两步,将她扶住,问道,“腿怎么了。”

她缓缓拉起自己的裤脚,露出膝盖的伤,看得他心口一滞,但看她身上没有伤,独独是腿上的伤在膝盖的位置,他也猜到了几分怎么伤的。

“是高侧妃又为难你了?”他问。

她摇头,无声落泪,道,“回门归来时,长姐罚跪,便这样了。”

听到长姐二字,睿王眼底有些懵,本想问,心腹随即上前,说了侯府传遍大街小巷的秘辛。

睿王听完,脸色变得怪异,复杂,这齐远侯怎么还干出这种事,还是自己的老泰山,岂不是叫人笑话。

但看向锦心的时候,他深叹口气,有些心疼,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身边的侍妾见状,一个个都有些嫉妒,但还是让出了位置。

“这里是不能住人了,今晚你随本王去了清风台吧。”

听到这话,她乖顺的点头,伸出手,她勾着他的脖子,抬眼对上他怜惜的目光,她感动,眼眶一下子泛红,“王爷为何对婢妾这么好?”

锦心以为,他肯定是单纯因为美色对自己特殊,可是她想想又觉得王爷不缺女人,美貌的也不少,但他似乎更为眷顾自己几分。

睿王闻言失笑,“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对自己的女人,素来宽厚。”

锦心却贴着他的胸口,轻轻的闭上眼,状似呢喃一般,“但王爷你知道吗?你是除了母亲以外,对婢妾最好的人,婢妾不敢求王爷一生对婢妾这么好,但求此生都能伴君左右,如此,足矣。”

这样的温柔表白,叫他心头一颤,心底热热的,再低头看她,身上的披风已经散落,不知何时,她衣带都解开了,露出半截香肩。

更是叫他瞧见了她半个浑圆,走路一晃一晃的,很是让他心痒难耐。

睿王有些呼吸粗重,低声打趣道,“你果真是个妖精。”

她见状,赶忙小心拉扯好,羞窘的埋进他厚实的胸膛,惹得他开怀笑了起来,要不是顾及身后有心腹跟着,他还会说出更露骨的话。

回到清风台的寝房,他便有些急不可耐。

但栖鸾院的人却紧随而来,让心腹前来通传,说是王妃动了胎气。

睿王一听事关子嗣,也只能收起了心思,坐起身,对锦心道,“本王去看看王妃。”

“那婢妾晚些自个儿回去吧。”她忙道。

“不用,你那屋子暂时住不得人了,等侍卫们清扫干净,再住进去,这段时间,你暂时住在清风台吧。”

说完起身就出去了。

睿王出来的时候,神色十分不悦,不是因为被扫了兴致,而是因为锦心先是被惩罚,而后是屋子里莫名有毒蛇,他也不是被保护着长大,在深宫里,见识到了阴暗比宅邸只会更多。

高侧妃那性子,素来刁蛮任性,但要人性命,她是不敢的,这点他还是了解的,唯有他的正妃。

他一直知道她心思重,自己与她也实在无法贴心交流,她说话和举动,都是在迎合讨好自己,他很清楚他们的夫妻关系脆弱。

但这到底是太后赐婚的,他自然得敬着几分。

走来的时候,梅香居清理毒蛇的侍卫前来回禀,共抓了十条毒蛇,此事是人为的。

睿王神情严肃,微微恼了,对侍卫道,“严查今晚出入记录,可疑人员,都给本王查清楚。”

抵达栖鸾院,翘儿见睿王神色不喜,灵巧的上前,“王爷,王妃下午的时候就有些腹痛,御医来看过了,王妃这是动了胎气了。”

睿王走进内屋,江玉淑见状,还要起身行礼,睿王本想质问锦心的事,可是见她着这副样子,便将质问的话,压了下去,道,“还是躺着吧,别动身了。”

江玉淑苦涩一笑,“是妾身没本事,怀个孩子都稳不住胎气。”

“胡说什么,这如何是你能决定的。”睿王皱眉道。

翘儿上前跪在地上,“王爷,此事不是因为王妃身子差,实在是有人要谋害小皇孙。”

“怎么回事?”睿王皱眉。

这才出去几天,怎么有这么多事。

“昨日回了一趟侯府,王妃回来就动了胎气了。”翘儿说着,倍感委屈一般。

睿王闻言,便明白了因为齐远侯的事。

“不过是小事,你何至于此?”睿王皱眉道。

“别听下人胡说,倒也不是因为父亲纳妾的事,而是因为此事,事关锦心妹妹,我也是回侯府才得知锦心竟然是我的亲妹妹,父亲竟这么多年,未曾告诉我,这些年,竟亏待了锦心妹妹这么多年。”

说着,她拿起帕子,擦去眼泪,似是十分心疼她。

睿王更是不能理解,遂问道:“就为这事,你就动了胎气?”

锦心一愣,三小姐,好陌生的称呼。


侯府有四个女儿,江玉淑为嫡长女,剩下都是庶女,次女是江夫人身边的婢女抬为姨娘后生的,刚满十五便被嫁给一个商人做填房,前头生的儿子都比她大了,排行第三便是锦心了,但之前她是排不上的,第三便是一个小妾所生的,还没六岁呢。

现在喊她三小姐,不是江庶妃,这江玉淑到底想打什么主意。

锦心压制那份好奇,跟着翘儿进去。

此时,江玉淑气若游丝,眼神无力,躺在那,睿王正坐在她床前,握着她的手,似乎夫妻俩刚才交流过了,睿王神色有些复杂,似乎不大情愿。

见锦心来,睿王便让出位置,对她道,“既然来了,你陪王妃说话,本王还有公务。”

随后便出去了。

眼底可见的不喜,当真是嫌弃到了极点了。

锦心走上前,江玉淑招呼她坐在自己床边,锦心谨慎上前,江玉淑苦涩一笑,“你害怕我对你和孩子不利吗?”

锦心纠结了一下,还是上前,坐到她床前。

翘儿随即打发屋内的人都出去了,她关上门,跪在锦心跟前。

锦心皱眉,不解,问道,“王妃有什么要紧事要吩咐我吗?”

江玉淑深吸口气,撑着坐起,翘儿当即上前扶着她,眼泪坠下,气氛一片哀沉。

“你也看出来了,我没多少日子了,有些话,我得趁着还能开口,都是要说的。”江玉淑说着,让翘儿拿来自己的盒子。

锦心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一生不过二十年,从十六岁入了王府,这四年,我觉得比任何时候都漫长,我也确实是累了,眼看我就要死了,这些东西,侯府也会派人来清算,但我不想归还侯府,我想都给你。”

锦心更是震惊,下意识就起身退后,“你……”

话到嘴边,她不知道该怎么问,她到底想干什么,可是她都要死了,似乎又干不了什么了。

“你坐下,听完我说。”江玉淑又道。

锦心只好往前坐下,满心担忧紧张的看着她。

“我给你这些东西,也不是没有条件,我死了,但我不甘心,这个位置,迟早会有女人坐上来,但我希望这个人是你。”

这话说出来,锦心觉得荒谬。

“你觉得睿王妃之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吗?我自小被你们困在后院,琴棋书画皆无所学,连读书认字都是在乡下的时候的事了,更别提看账本,如何管理后宅,这些事,哪样不是主母要做的,我母亲是一个姨娘,出身庶女,身无所长,没有见识,你却让我争王妃之位?”

难怪刚才睿王的脸色那么差,原来是江玉淑向睿王提了这事。

睿王就是现在已经有了再立正妃之心,但睿王绝对不会属意自己,江玉淑却和他说了,那岂不是让睿王以为自己没有德行却还要争抢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位置。

临死了还要坑害自己。

江玉淑看锦心这么激动,也能理解。

“我不信你没有这个想法,你若是有,那你就争取,难道你甘心等高氏出来了,你被她折磨吗?不担心等林雪芝上位后,第一个便将你给清算出去吗?”

锦心不语,岂会不担心。

但她自认自己能力不足,并没有这个本事,看的不仅是个人能力,更是家世。

看她犹豫,江玉淑一副恨铁不成钢,闭了闭眼眼,而后睁眼盯着锦心,咬牙道,“你连这点野心都没有,当真是无用,你肚子里的睿王的第一个孩子,我就告诉你吧,这府里的女人,全都没有的生,只有你有能力生。”


莲蓉没办法,将她安顿好,便去了清风台,得到的消息,王爷的确是出去了,此刻只怕都出了城了。

锦心闻言,叹气一声,叫她请大夫来。

莲蓉出去的时候,却被看门的拦住了,对方自然是得了吩咐,才敢为难莲蓉,僵持了许久,莲蓉也没能出去。

她无奈,只能自己给自己简单上了点药。

半夜的时候,锦心却因为腿伤发了烧,人烧的迷迷糊糊的,整个人也没什么意识,可把莲蓉给吓着了。

她们屋子里没药,这样硬挺又不是办法,莲蓉只能去栖鸾院求情,请王妃开恩,请大夫给锦心看看。

翘儿当即出来,指着莲蓉,对着两个家丁道,“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这个贱蹄子打搅王妃的清净,伤了皇孙,你们赔得起吗?”

两个家丁一听,赶忙上前架起莲蓉出了院外,见莲蓉还要说话,家丁上前威胁道,“你再敢多言,可别我们几个不客气了,快滚!”

莲蓉哭得伤心,她今日要是求不到大夫来,只怕她主子就要高烧烧坏了。

回到梅香居的时候,莲蓉愧疚难当,看着锦心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锦心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见着莲蓉无功而返,便知道了江玉淑这是要下狠手了。

因为她母亲被抬为姨娘的事,江玉淑要杀了自己。

病死便是最好的死法了。

但她不能死。

“莲蓉,你去望月居找柳侧妃,她身边肯定有医师和药,你就说,我愿意帮她对付高侧妃。”

“若是她不肯呢?”莲蓉担忧道。

“你过来,我跟你说。”她有气无力的抬起头,让莲蓉靠近自己,方便自己说话不用太费劲。

莲蓉听完后,连连应下,摸着黑去了柳侧妃的望月居,此时,柳侧妃还未睡下,正拿着一本书看着,听到丫鬟传话,顿时皱眉。

莲蓉被栖鸾院轰出来的动静不小,柳侧妃不是不知道,她不太想掺和进去。

上次已经是她违背本心了,她在这府里,原本就不想求什么宠爱和名分,能用钱摆平的事,她都用钱,不想得罪任何人。

柳家什么不多,钱最多,王爷看重她的,也是这点,王妃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很本分,又肯花钱平事,这才厚待自己几分。

江锦心此人单看眼睛都知道野心不小,虽说可怜,但她已然成了王妃和高侧妃的公敌,她不想掺和。

正想让人去回绝了,莲蓉却急匆匆的进来,跪在柳侧妃面前,忙道,“柳侧妃,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她实在是烧得厉害,若是没有药,会死的。”

柳侧妃闻言皱眉,站起,正想呵斥下人怎么没拦住,继而又听到莲蓉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要主子肯救她,她愿意帮侧妃您对付高侧妃以及王妃。”

柳侧妃闻言,又坐了下来,“你家主子现在都保不住自己了,还有什么本事对付别人呢?再说,我素来和王妃无仇怨,为何要对付她?”

“我家主子其实是齐远侯府的庶女,因为今日回府的时候,起了龃龉,这才招致王妃的怨恨,还有一事,主子让我告诉你,其实您之前在花园摔跤,是王妃做的,连高侧妃的孩子,也是王妃做的。”

柳侧妃闻言怔住,惊得站起,“你主子可有证据?”

“自然是没有,此事过去这么久,她也是在家中听到她和主母谈话说起的。”莲蓉解释道。

柳侧妃脸色变了又变,想起那个孩子,她气郁难消,心痛不已,想到自己当初被人带去花园赏花,她身边的下人被王妃拘走,刚好那个位置就长了青苔,雨水冲刷,她摔倒在地,却没有人经过。

就这么任由她疼昏过去,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王妃,因为那个侍女,就是王妃送来的,出事后,侍女就坠湖溺亡了。

如今得到证实,她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接连坠落,她当时都快满三个月了,医女说,是个男胎。

好一会儿后,柳侧妃才让自己从阴郁中走出,对身边的银杏道,“去把文月请来,随莲蓉去梅香居,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

不多时,莲蓉带着文月去往了梅香居。

文月是医道世家,代代为医,为着恩情跟着来了王府,医术自然没的说,不比宫里的御医差多少。

一番诊治下来,开了药,又给了外伤加内服的药,后半夜的时候,锦心总算是退了烧。

药给足了三天的,所以她也不会再反复发烧了。

只是这伤,实在伤的厉害,几天下来,竟然出脓了,看样子是严重了。

没办法,只能又去求了文月要药。

“这药确实不错,主子这腿想必是不会再严重了。”莲蓉给她上完药,看着伤口起了结痂,欣慰的笑道。

锦心点点头,“确实不错,我欠了柳侧妃两次人情,这次她更是救了我的命,我总得做点回报她。”

莲蓉看上她的的眼睛,明白了她的意思,很有默契的走上前听吩咐。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去外头找说书先生将我母亲抬为姨娘的事给散播出去,这里有一套话本子,拿给说书先生,照着这个说。”

莲蓉看着锦心拿出来的一个小本子,道,“实在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十两银子便够了。”

“钱多好办事,让说出先生看完便给我销毁掉,乔装好,别让人认出你,辛苦你了。”

莲蓉也没有推辞,主子现在艰难,每一步都要走的万无一失才行。

她现在也没有钱了,还得想法子弄点钱才是。

莲蓉办事很利索,下午便找到了信得过的人,将这事给散播了出去,一下子,街上开始传开了此事。

等侯府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说书先生都把这个故事反复讲了好几遍了,吸引了不少茶客过来听讲。

江夫人知道后,气得都卧床不起了。

江玉淑得知母亲生病,连忙回去看望,从而也知道了外头早就将侯府这点丑事,传的沸沸扬扬的。

回府后,她急急叫人去打听梅香居的近况了。

因为柳侧妃之前被王爷重任,又管后宅,野心也有,自然被林侧妃视作竞争对手,俩人没少明里暗里打擂台。


柳侧妃大约是最近被林侧妃压制得厉害,王爷时常刚去她那儿喝了一口茶,就被林侧妃就给叫走了,她好几次都来找锦心,锦心以安胎为由,一直不见。

这事多半和她有关系。

坐在一边的高氏还有些惊魂未定,捏着帕子,神色有些反应痴呆的看着这边,见林侧妃被吓了一跳后,她帕子都捏紧了,不安的站起。

林侧妃看向高氏,虽然有些不喜欢高氏,但她被王爷说服了,她要替王爷管理好后宅,要大度包容,别学得跟前头那位一样,事事针对。

林侧妃自认自己是未来王妃,如今也是心态不同了,对这些女人,也有了包容之心,做到了皇后提点的话。

“高氏,偏院怕是不能住了,那些毒物太小,一时间搜罗困难,你暂且搬到西院去吧。”林侧妃对高氏说道。

高氏闻言,当即站起,脸上有些不情愿,道,“不用,叫下人去全面清理一下,我还是愿意住在这的。”

锦心听完,半眯起眼,心里冷笑起来,只怕是王爷时常过来,她在这的日子,可比跟别人共住要来的潇洒,有时候王爷还独独叫她去清风台,她不愿离开倒也正常。

难怪她经过自杀之后,便没有再闹着见王爷,也没闹着要离开了,在这除了名分,在这什么都不缺。

“侧妃说得对,这院子毒物不少,看着确实很吓人,说不定就钻进被窝或者床底下也未可知,若是睡熟了被蜇伤,偏院这么偏僻,叫人都未必有人答应呢。”锦心上前温声说道。

这话果然让高氏神色变了变,认真思索后,还是答应了。

陈侍妾就在那边住着,高氏之前的时候,没少折腾陈侍妾,不知道能闹出什么热闹事来。

等王爷回来的时候,高氏都住进了西院里了。

睿王知道那偏院有毒物后,眉头一皱,“好端端的,怎么会有那些东西?可伤着人了?”

“那倒没有伤着人,就是江庶妃和高氏吓着了,高氏还撞了一下江庶妃,妾身看那些毒物个头肥大又多,不像是寄居而生的。”林侧妃认真说道。

自从掌管中馈后,她就没有再喊过锦心姐姐,而是江庶妃,或者江氏。

“锦心怎么样?孩子可还好?”睿王一听锦心摔了,心头也紧张了起来,他的第一个孩子不能有事。

这可是被赋予重大意义的孩子,若是有事,他要将这府里的肮脏之物粉碎。

“没事,没事,江庶妃就是每日都会去散步,经常会去前院走,怕是有心人想害她,这才连累了高氏。”林侧妃忙道。

说是冲着锦心来,但林侧妃这说话艺术也是妙,锦心不过是经过那边,若是毒物出来不小心咬着她,那也是意外收获,碰不到锦心,但高氏没发现的话,肯定逃不掉。

不过就是没想到,高氏会在第二天一早才回偏院,也是巧合就看见那些东西爬出来了。

怕是早在夜里就投放进去了。

睿王面色冷沉,已然十分生气,他的府里,到底是谁在兴风作浪,江玉淑已经死了,这事总不会是死人作祟吧。

“这件事,你查清楚,无论是谁,都先来禀报我!”睿王冷声道。

林侧妃闻言,认真点头。

“那王爷今晚去迎喜居用晚膳吗?”


他不说话,大概这些日子,他在外头面对的恶意不少。

成婚三四年,至今依旧无所出,外头都在说他绝后之命。

皇上也责问他,后院的女子不少,全都没用,如今高云婉做出这种事,皇后本就是要责问的,他却拦着,皇后自然生气。

锦心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灌自己,两壶酒都喝完了,还要继续喝,锦心赶忙将酒壶拿过来,道,“够了,王爷这样喝下去,是要把身子折腾坏吗?”

睿王皱眉看她,冷声道,“给本王倒酒。”

“不,不许喝了。”说着,她藏在身后,满眼拒绝。

睿王不理会,倾身上前欲抢,锦心哪里给他,将酒壶掷在桌上,随后便坐到了他身上,身子软软靠在他身上,“喝酒多没意思,长夜漫漫,我们做点其他的如何?”

只是气氛似乎就变得微妙了。

许是喝酒有些醉了,他有了兴致,想玩得疯狂些,随即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对她道,“那你喂本王喝。”

锦心只是稍稍一想,便知道他的意思了。

她丝毫不矫情,挑眉,魅惑一笑,拿起酒壶,对着自己的口灌下来,随后像蛇一样缠绕上来,捧着他的脸,以口渡酒……

睿王还是头一次将主动权给女人,仅仅一瞬,他便被唤醒了欲@望。

她的身子逐渐发热,他亦然如此。

外头的伺候的人,听着屋内的动静,桌碗碎裂的声音,以及其他动静。

他们只能站远些,免得那些声音让人面红耳赤的。

或许是压抑太久,他久久都不肯结束。

直到他完全尽兴后,她才得以解脱。

“可伤着你了?”男人事后才想起安慰。

“不曾,王爷心情可好些了?”她问。

没有掌灯,昏暗之中,俩人的体温互相温暖着对方,寂静到都能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他的唇碰了碰她的额头,深深舒口气,“王妃这个孩子没了,本王确实很伤心,这可是唯一的嫡出孩子,就这么没了。”

锦心闻言,只觉得有些慌,心口都凉了一下,若是王爷知道此事自己参与其中,他定会杀了自己吧。

好在他看不见自己的脸色,只是摩挲着她的臂膀,眉间依旧忧思愁容。

“王爷还会再有孩子的,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她道。

“但终究是庶出的孩子,如何能和嫡出的孩子相比。”

这话让锦心一愣,继而心里苦笑。

王爷自己都是庶出的皇子,他却也这么在意嫡庶,他为了嫡出这个孩子伤怀这么久,可见是真的极其在意身份的。

那怎么说,她若有孩子,王爷也也不会多么在意。

深叹口气,她埋首在他胸膛,不愿说话,也不想安慰他。

然而此时,他却忽然翻身过来,锦心见状,有些茫然,不是刚完事吗?

“王爷,怎么了?”她问。

“生孩子。”他说着又开始了。

回回都是这样折腾,锦心的身子,大约是因为他这样的灌养下,更变得敏感许多。

睿王也是太久没有这样尽兴了,对她更恋爱了许多。

一大早,他起身穿衣上朝,却不让她起来,锦心也是实在不想起,真的很累。

出门的时候,却看见对面的动静,睿王见状蹙起眉头,“婉月居是谁在哪?”

心腹忙上前,道,“是陈庶妃,昨日搬来的。”

“谁准她住在婉月居的!让人把她拉出去!”睿王忽然就生气了,锦心赶忙起身去查看。

随后,陈庶妃见赶紧过来下跪,求饶到道,“王爷恕罪,婢妾这就搬走,马上搬。”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而且,情事上,他也只有在锦心这,才是最酣畅淋漓的,似乎,她天生就是位置而存在一般。

事后,他轻抚着她平静的小腹,眼底有些殷切和无奈。

锦心面对他这灼热的目光,竟有些心虚。

她停掉避子汤也有一个月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怀得上,月事倒是推迟了两日,但推迟几日,也是正常的。

所以自己也不敢有所期待。

王爷倒是也去过其他院子,但大家都没什么消息,锦心都怀疑,会不会是王爷不行了。

但他都能让王妃怀孕,应该是没问题的。

早上,睿王不用上朝,便也没有起,拥着锦心继续休息。

此时,秋玲却推门而入,将一碗药放在桌子上,有些心虚,但还是大着胆子,道,“主子,避子汤弄好了,给您放在这了。”

这话,让锦心身子一顿,当即清醒,却不敢起身,看着身边的男人,还在睡觉,她这才缓缓起身,掀开帘帐,盯着秋玲,“滚下去!”

但秋玲哪敢真的走,忙道,“主子,你快喝了这避子汤吧,不然凉了。”

声音之大,就是门外都听见了,何况是睿王。

锦心哪里还不知道,秋玲这是故意这么大声的,定是被人收买了。

她赶忙往身后看去,只见睿王已经坐起,眼神冷冷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冷肃,问道,“这是什么汤?”

锦心连忙下跪,解释道,“这汤我没有要她送来,我没打算喝。”

“你闭嘴,你说。”睿王冷冷对锦心说完,又看向秋玲。

秋玲连忙下跪回话,“回王爷,这是避子汤,王爷饶命,奴婢也是奉主子的命准备的,她说不想生孩子,便让奴婢每次等王爷一来,便准备上,一直是主子的吩咐,奴婢不敢擅自违抗。”

“你闭嘴!”锦心呵斥。

莲蓉呢,莲蓉去哪儿了,这件事一直是她让锦心负责的,很早都不喝了,为什么秋莲会突然端药来。

睿王脸色阴沉如墨,眼睛直勾勾看着锦心,眼神一点温度都没有,十分失望的模样。

锦心看着他这般的眼神,心底一点点发冷,惧怕是上前,想解释,可是却被睿王一把推开,她瞬间被推倒在地。

“你是一开始就喝避子汤是吗?”睿王咬牙,因为愤怒,脸上的横肉都有些抽搐,眼底阴冷,若不是克制着情绪,他会立刻起身,将她掐死。

他这么努力的在她身上耕耘,便是想让她生自己的孩子,生自己的长子,他想给她最大的恩宠,可是她却视作猛虎水兽,避之不及。

锦心不安的摇头,爬起身要解释,可是他却起身,将桌子上还温热的避子汤拿了起来,往锦心这边走来,锦心慌了,急忙退后。

他是要杀了自己吗?

她不想死,她还有母亲和小弟要呵护,她要是死了,母亲和小弟就在侯府过的生不如死的。

“你不是不想生吗?那就喝了吧,你也不配生本王的孩子。”他咬着牙上前,蹲下,扣住她的脸,锦心摇头,却被他灌进来,锦心急忙挣扎,推开,将入口的避子汤给吐了出来。

睿王站起,居高临下看着她,呵呵冷笑, “本王以为,你身份低微,只能依赖本王而生,如今看来,本王是想多了,既然你不要本王给你的恩宠,那你便自生自灭吧。”

说完便往外走去。

锦心急了,欲要爬起身,可是身子因为刚才惊慌过度,早已疲软。

“王爷,婢妾没有不想生,你听婢妾解释。”锦心慌忙大喊追上前,在门口却被两个护卫给拦住,只能远远看着王爷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这本连载中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39章 番外的终章,已经写了708989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 而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唉,一直都是为了让女主解脱,为了让女主能和真正爱他的人在一起,才继续看下去的,可惜 ,事实上真正的结局是女主一个人孤独下去,别人成双成对,番外无法带入,太敷衍太潦草,人设也不是她,整本书的最后一段才是真实的,我爱顾昭,可惜终究没有在一起,就那么随便的跟别人结婚了,这本书既然看完了,按理说在书架上该删掉了,删除前犹犹豫豫回想了很多,想起最开始,又想起后面。经历了那么多,发生了那么多事,心中无波澜,只是回想到了那时,顾昭在宫中暗中保护女主,忍受着爱而不得的那段回忆时,终究我的心还是痛了,很痛,结局确实如此,番外只是编织的梦而已,连人设都不符合,只是一个潦草的梦,我好难过。没有什么遗憾。只是想到他而痛,真希望能开个重生的结局。顾昭赶紧的回来阻止她们回江家。

看到驾崩,心里不舒服,为何不是解药终于找到了[快哭了]

可不可以让顾昭把顺妃杀了!!!!!受不了这个女人了!!!

热门章节

第254章 劫持

第255章 她是谁的弱点

第256章 勾结

第257章 意图出逃

第258章 触逆

作品试读


“继续。”他声音冷了几个度,听在婆子心里,更是颤抖得厉害。


“王妃其实一直都在给府里其他后妃吃避子汤,至今都没有停过,所以后院的主子们,一直未能怀上孩子。”

话音一落,睿王抓起茶盏,砸在了地上,脸色阴沉,神色冷厉,满眼怒色,什么都没有说,却把婆子都吓得瑟缩躲起来。

随后,他起身,带着一身怒气往栖鸾院而去。

而江玉淑正准备用膳,听着下人进来通传王爷过来了,她赶紧起身,准备去门口迎接。

只见睿王一脸冷漠,一身冷肃走进来,江玉淑上前展现笑容,准备问候,却因为睿王这一身生人勿近之态弄得一怔,笑容怔住。

但她知道,睿王在生气,是来者不善,当即上前,低姿态的上前,为他斟茶,递上前,“王爷,是谁又惹您不高兴了?”

睿王抬眼,静静看着她,没有接茶。

江玉淑不明所以,被看的有些心慌,但还是强装镇定,挤出一抹笑,试探的问,“可是林侧妃又做了什么让王爷不高兴了?她年纪小,又是皇后侄女,难免刁蛮些也是有的。”

睿王闻言,呵笑一声,拍掉了她手里的茶,茶盏应声碎裂,江玉淑见状,赶忙上前跪下,“王爷息怒。”

“息怒?你还在乎本王是否会怒吗?”他讽刺的看着她问。

江玉淑怔愣住了,不知道睿王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顿时,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随后,外头的人将婆子给提了进来,丢在了江玉淑的边上,又被打了一顿,婆子此刻十分虚弱,见着江玉淑,她眼里有光,当即爬上前,“王妃,您救救老奴,救救老奴啊。”

江玉淑吓着了,尖叫一声,将这满身污血的奴婢推开,她赶紧站起,往睿王身边躲。

“王妃难道不认得此人吗?”睿王冷声问。

江玉淑害怕得很,上前看了看,缭乱的头发撇开,婆子再次扑上前,“王妃,是奴婢啊,王婆子啊。”

听到这话,江玉淑这才确定了人,吓得连连后退,却被睿王扣住手,逼她对着王婆子的纠缠。

江玉淑赶紧下跪,抓着睿王的衣摆,当即落泪,“王爷,妾身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王爷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啊。”

“是吗?本王还什么都没有问,她也什么都没有说,王妃怎么就开始解释了?莫不是心里有鬼?”睿王呵笑一声问。

江玉淑闻言,再看看睿王的眼神,便知道他已经审问过了,这王婆子也招了,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一点点寒凉下来,身子一坐,苦笑了一声,神色复杂纠结,眼底闪着点点泪光,委屈看向睿王,却不说话。

“你有何话说?”睿王此时看向她,对上她这双泪眼,却无半分怜惜,只是冷然的看着她。

“王爷不是都审过了吗?这婆子招了什么,便是什么。”江玉淑深深的吐了口气,好像是松开了这口气一般,也懒得再假扮不愿意再扮的贤惠模样了。

睿王闻言,失望至极,摇摇头,“为何要这么做?”

“王爷这些年怎么待我的,王爷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你说我为何?我才刚进府多久啊,不过一年之数,便着急娶侧妃,纳妾,我还得装作温柔贤淑,贤良淑德的为王爷打点,而这些女人,入府便想着越过我,取代我,王爷难道不知道吗?”

她说的,自然是高云婉,从入府到怀孕,一直觉得身居侧妃之位委屈的很,如今又来了出身更高的林雪芝,而自己,没有任何助益的娘家,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玉淑被人这么骂,指着高侧妃的鼻子,你了好几声,都气到结巴了。

“来人,把她给给我掌嘴五十!”江玉淑竟然气哭了,她这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高侧妃讽刺的哈笑一声,“你还敢叫人打我?要不是你齐远侯府会巴结人,这睿王妃哪里轮得到你当,今日我好好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说着,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开身边的婆子,飞扑上前,但人还没到江玉淑跟前,江玉淑就有了心理阴影,连连后退,脚下一歪,随后人就往后倒去。

所有人惊呼,赶紧去查看情况。

高侧妃怒气未减,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盯着江玉淑,咬牙道,“又来这套,你回回都是拿肚子装蒜,王爷不在这,装给谁看呢。”

江玉淑捂着肚子,疼的厉害,完全没有力气去斥责高侧妃,脸色瞬间泛白,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看样子是真的疼的厉害。

随后,江玉淑腿间便见了红,缓慢渗红了裙摆。

翘儿见状,吓坏了,捂着嘴,高呼道,“王妃见红了。”

所有人更是慌乱起来,赶忙将江玉淑扶了起来,但她人已经失去了意识,身子疲软着被人带走了。

高侧妃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还以为她是装的,她根本没有碰到王妃,是她自己摔跤的。

冬菊也是慌了,看着江玉淑被下人们带走,赶忙看向高侧妃,紧张问道,“怎么办?王爷回来定是会处置您的。”

高侧妃也是此刻却稍稍冷静下来,看着那滩血迹,整个大脑都是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她明明没有碰到她,只是想警告一下而已,再说,她为什么不躲开,她分明就是想利用孩子将自己扳倒。

冬菊还在说话,可是高侧妃却听不到一样,慢慢转身,失了神一样,准备回去再说。

江玉淑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闹剧由开始到结束。

高侧妃要自保,自己也要。

江玉淑后面一定会反应过来,但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然是要承受她的报复,可是就算没有做这件事,江玉淑也会报复自己。

她没有证据,只能自己吃了这份哑巴亏。

回到雅兰轩,秋莲还没回来,这会子,只怕也不敢回了吧。

不过锦心高估了秋莲的智商,她还真回来了,并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回来就在去做事。

“主子,要怎么处理她?”秋玲问。

锦心摘下一对珍珠耳环递给她秋玲,道,“将这个放她包裹里,去跟管家说,秋莲手脚不干净,将她发卖了吧。”

秋玲点点头,下去做事了。

不多时,管家带人来搜,果然在秋莲的包裹里搜的东西出来,当即被管家抓住。

秋莲想辩解,可是却被管家给塞了布条进嘴巴,不许她说出脏话,污了主子们的耳朵。

王府里手脚不干净的下人,肯定是要被在打上标签,男的打脸上,女的打在额头,这样卖到牙行,是给来买奴隶的人家一个提醒。

但锦心特意让秋玲去吩咐了,卖给外地客商,不许她在京城出现。

这样便断了她反咬自己的机会。

栖鸾院那边的动静不小,引得各院的人都静寂无声,尤其是婉月居,一个个都闭门不出,整个王府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睿王急匆匆的从军营赶回来,赶往栖鸾院,看着这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宫里都派了御医来,三个太医都在里头,江玉淑哭的撕心裂肺的。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侧妃还给厨房放言,不许给锦心提供新鲜饭菜,听到这里的时候,睿王一拳头捶在桌子上。


“本王是不是太惯着她了些,竟让她生出这么歹毒的心思来,饭菜也是她下的毒?”睿王冷声问。

“没查到,当时这饭菜经过的地方太多,摆放了一晚上的,实在不知道是什么人碰过,就那一盅鸡汤,是给王妃喝的,只是王妃没胃口,便赏了江庶妃,姐妹之间,应当不会如此吧?”心腹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但毕竟是血肉亲情,应当不会要下毒这么狠的。

睿王闻言,却哼了一声,“王妃最初,并不是想着给本王找一个妾室,而是一个暖床玩意儿,而今这玩意儿成了本王的宠妾,她自然也容不下了。”

他们这对夫妻,应当是比较了解对方的了,不过是碍于各种复杂的牵扯才成为夫妻。

如今锦心怀了孩子。

他不会再给机会,让她伤害锦心了。

而那一盅鸡汤送去的人,睿王当即便查到了,立即将人给抓到了清风台。

婆子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一脸紧张和害怕,面对首座上的男人,强势的威压,他的眼神如同嵌了寒冰,投射到自己身上,只觉得背脊和身上都冰凉刺骨。

“本王给你机会自己说,昨日给江庶妃送去的鸡汤里,是谁指使你下毒的。”睿王漠然的看着她,眼里没有感情和温度,却有些泯灭一切生命的冷然。

他杀的人也多,自然不在乎这样一个小人物的生命,常年浸染在这样的权势争夺里,自己杀的人和自己下令处置的人数不胜数,抬眼直视间,都能透出杀气来。

婆子哪里受得住睿王这样的威压凌迟,心里防线顿时崩塌,并不想被睿王拉出去杀了,急忙磕头,“是王妃叫老奴这么做的,这毒药也是王妃给老奴的。”

睿王自然是知道答案的,但这婆子说出来后,他还是不免动怒,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又问,“你还知道什么,全都说出来。”

婆子一下子犹豫了,她是王妃安插在厨房的人,她从王妃入府后,先后也帮着做了不少事。

这些事,桩桩件件加起来,都是要命的。

她不敢说,要说江庶妃的事尚可有转圜之地,可是其他的事招了,自己绝对死路一条。

睿王也没什么耐心,轻轻抬手,半蹙起眉,让人带下去,先上刑再说。

他掌管刑部,这刑罚长达二十种,总有一种能让人崩溃认罪的,他还没见过哪个人能坚持受完二十种刑罚的。

院子里响起惨烈的哭喊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恐怖。

等差不多了,她才被拖进来,手上血迹斑斑,她瑟缩绝望的抬眼,当即跪在地上,“王爷,老奴全说,老奴是从王妃入府那年便跟着她了,她每年给我三百两银子,让老奴安心办事。”

“都办了什么事?”

“高侧妃先前的孩子,是王妃让老奴在她的安胎药里,加了少许红花,一日加一些,便让高侧妃流产了,还有,杨庶妃的饭食里,王妃给让出给她专门做大鱼大肉,还加了些让人上瘾的药,时常想着吃东西,让杨庶妃越吃越肥硕。孩子也跟着胎大,难以生产。”

饶是做了心理准备,睿王听着,还是觉得可怕,他想过但不愿意想得这么恶毒,但没想到,现实比他想的还要恶毒。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