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枭精选篇章阅读
  • 狱枭精选篇章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一杯八宝茶
  • 更新:2024-05-28 00:46:00
  • 最新章节:第24章
继续看书
很多网友对小说《狱枭》非常感兴趣,作者“一杯八宝茶”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齐天王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工,到时候一分钱都拿不到!还得背上青藤集团的官司!原本沈秋水因为沈鹏斌拿出这份合同而陷入被动,但现在,直接翻盘!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齐天!沈秋水能够坐上沈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其能力自然不用说,抓住这一点,沈秋水立马开始向沈鹏斌反击。面对沈秋水的反击,沈鹏斌这派系的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沈鹏斌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说不出话来,只是偶尔目光看向......

《狱枭精选篇章阅读》精彩片段


这只是语法上最细微的差别啊!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非常熟悉两种语法的书写模式,绝对察觉不到这点!

而沈秋水等人虽然懂外语,但也仅仅是止于懂!能看懂,勉强会写,会说!

其余众多高层也都朝齐天所指的那一行过去,在场人都不是傻子,刚刚只是没看出这细微的差别,但现在经过齐天一提醒,又怎能想不到这其中的猫腻!

并且,按照齐天所说的,找到几处语法的差别,他们猛然发现,这份合同,就是一份彻彻底底的陷阱合同!

说白了!一旦签署这份合同,沈氏也去做了,那就成沈氏为青藤集团白打工,到时候一分钱都拿不到!还得背上青藤集团的官司!

原本沈秋水因为沈鹏斌拿出这份合同而陷入被动,但现在,直接翻盘!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齐天!

沈秋水能够坐上沈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其能力自然不用说,抓住这一点,沈秋水立马开始向沈鹏斌反击。

面对沈秋水的反击,沈鹏斌这派系的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沈鹏斌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说不出话来,只是偶尔目光看向齐天时,会无比阴狠,恨不得将齐天生吞活剥!

而面对沈鹏斌的目光,齐天完全不在意!

沈鹏斌在齐天这里,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角色,齐天的真正目的,是沈鹏斌背后的人!

五点时候,会议结束,沈秋水满面春光的离开会议室,这次高层会议,以沈秋水完胜告终!

在董事长办公室里,齐天坐在会客沙发上,喝着李秘书泡来的热茶。

沈秋水一脸好奇的看着齐天:“你很懂外语?”

齐天点头:“这几年学过。”

沈秋水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多人进了大牢里,在那枯燥的时间都会自学点东西,齐天能够自学,说明这个人还没有那么废。

“今天的事多亏你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齐天无所谓的笑了笑:“咱俩之间就不用说这些了。”

沈秋水柳眉微微一皱:“会议结束了,我还需要忙,你可以先回了。”

齐天端起热茶,抿了一口:“反正我也没事干,等你下班。”

沈秋水刚要说什么,办公室门被人敲响,一道高挑身影走了进来。

“沈总。”

齐天看了一眼,这是一个短发女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可以看出经常锻炼,且齐天观察过,对方的手背处有些茧子,是个练家子。

“陈静,事情你应该也清楚了,这段时间,就劳烦你了。”

陈静点了点头:“我们公司一直和沈氏是友好的合作关系,沈总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私人保镖兼司机。”

沈秋水点了点头,合上桌面的文件:“行,那走吧,我晚上有一个酒会。”

沈秋水将自己的车钥匙扔给陈静。

齐天连忙站起身:“我也要去!”

沈秋水看了眼齐天,强调道:“这是一个私人酒会。”

齐天像是完全没听出沈秋水话语中的意思:“没事,我不介意。”

沈秋水盯着齐天。

齐天耸了耸肩:“沈老爷子说,让咱俩多接触接触会好。”

听齐天抬出爷爷来压自己,沈秋水心中因为刚才事而对齐天升起的一股感激瞬间烟消云散。

沈秋水面色冰冷:“你随便。”

说完,走出办公室。

齐天也跟着出门,等出了办公室,沈秋水脸上的冰冷消失不见,走在齐天身旁,任谁看都觉得这对男女还沉浸在刚刚订婚的幸福当中。

乔凌开着车一言不发,沈秋水也没有再说话,有齐天在的地方,让沈秋水觉得做什么都没有兴致。

乔凌通过内后视镜看到,齐天单独坐在后排,一会儿坐到左边,一会儿坐到右边,这让乔凌非常不舒服。

齐天也不想这样,如果他坐在开车的位置上,可以清楚通过后视镜来分辨周围跟踪的车是什么情况,但现在他只能从窗户上去看。

很快,车到了小区门口。

齐天观察到,那三辆跟踪的车开始提速,他们这是准备动手了。

那个沈鹏斌,要在回到天银前,就解决沈秋水,所以这件事不会拖。

齐天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挑选能够动手的地方。

车辆开进小区,这里别墅区之间的距离非常宽阔,人也少,是个动手的好地方。

就在车辆即将要开到家门前时,一旁突然横冲出来一辆车,直接将乔凌前方的路给堵住了。

乔凌本就很不舒服,见到有人堵住自己的路,刚要发火,突然又见后方开来一辆车,把后路也堵住。

乔凌本就是做信息侦查的,她的工作经验告诉她,这件事有些不对劲。

正当乔凌心中有猜测时,一阵发动机轰鸣声猛然响起,在侧方,一辆越野车正加速冲来,没有意外的话,几秒后加速冲来的越野车就能将乔凌三人所坐的轿车撞翻!

乔凌脸色猛变,大喝一声:“秋水!快!下车!”

坐在副驾驶的沈秋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她身上的安全带就已经被乔凌解开,沈秋水来不及思考,下意识按照乔凌所说的去做,连忙打开车门下车,脚才刚落地,就被乔凌拉向一旁。

就在沈秋水被乔凌拉开的下一秒,原本所坐的轿车直接被顶翻了出去。

撞来的越野车猛然停下,那一前一后挡路的车门也都打开,每辆车上都下来四名壮汉,他们蒙着面,手里提着刀,全都向沈秋水围了过来。

那刀开锋,在太阳光下闪烁寒芒。

乔凌双眼死死盯着这些人:“秋水,站我身后。”

沈秋水有些慌张的打量着四周,下意识看了眼翻掉的车辆,却刚好看到齐天大步朝屋内跑去的一幕。

正在这时,一人提刀砍来。

“秋水,小心!”乔凌娇喝一声,大长腿踢出,竟是直接踢到刀手的手腕上,让对方手中刀刃脱手而出。

乔凌身手不俗。

齐天直直朝别墅跑去,没有再回头看,从要出事的那一刻,齐天就从乔凌的反应分辨出这个女人有着不错的实力,至少对付外面这些刀手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不需要拖多长时间小区安保就会赶来,这种顶级住宅区的安保水平还是很高的。

现在对于齐天而言,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齐天来到别墅院落,并没有着急进门,而是在进院的瞬间身体就一个翻滚。

就在齐天翻滚出去的瞬间,他原本所在的地方,扬起一阵灰尘,灰尘之下,竟然是一个子弹坑!

齐天身体动作没有丝毫迟疑,翻滚过后立马起身加速,绕到别墅后院,一个冲刺,脚在墙面借力,身形猛然拔高,双手用力一抓便抓住二楼的窗沿。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好像在进行什么表演。

齐天动作不停,双臂用力一撑,脚掌再次在窗台一蹬,三两下就翻上了房顶。

房顶上有一个细微的弧度挡住了齐天的视线,齐天看不见,但可以百分百确定,有枪手在这房檐凸起的弧度后面藏着。

齐天之所以从别墅后院上来,目的就是不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否则实力再强,在枪面前,也没什么意义。

房顶上的气氛突然陷入沉默,双方都很有默契的隐藏着自己。

几秒后,齐天率先发难,脚步一动,身形迅速的扑向对方。

对方也感受到齐天的动作,当即扣动扳机。

“啪!”

一声轻响在齐天耳边发生,在枪声响起的瞬间,枪管已经贴在齐天的耳侧。

而齐天的右手,正卡着一个人的喉咙,对方一身土黄色的衣服,跟房顶的颜色完美的融合到一起,若不仔细观察,甚至都发现不了这藏了个人。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被齐天卡住喉咙,满脸的不可置信,他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速度这么快的人,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这人的手就已经到身前了。

齐天看着对方:“炎夏境内,你能带热武器出来执行任务,哪个势力的?”

中年男人咧嘴惨笑:“知道的还不少,但你应该明白,你从我嘴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你便。”

齐天的手突然捏住对方的嘴巴,这让中年男人想要做出合嘴咬牙的动作都不可能。

齐天反手将对方手中的枪夺下:“指纹磨平了,西北一代,这样的做法,又有能拿热武器的能力,十方会的人。”

中年男人瞳孔猛然一缩,想要发声却做不到。

齐天微微一笑:“看样子,你们是真的不把龙王殿的规矩放在眼里了。”

齐天说完,随手一挥,如同扔垃圾一般将这中年男人扔到一旁。

解开束缚的中年男人第一时间并没有选择逃走,而是瞪大眼睛看向齐天:“龙王殿!”

齐天冷笑一声:“怎么?对于你们十方会而言,龙王殿这三个字,已经没有任何用了是吗?”

中年男人缓缓摇头,口中喃喃:“不可能!龙王殿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你是谁?你打着龙王殿的旗号出现坏我任务,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谁?”齐天大拇指轻轻一弹,一枚暗金色戒指在空中划出一个轨迹,落在中年男人手中。

当中年男人看清手中戒指的一瞬间,整个人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圣戒!龙王殿!龙王殿!”

中年男人如同疯魔一般看着手中的戒指,眼神涣散,口中不停喃喃着龙王殿三字。

足以见到,这枚戒指的出现,对他的心神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齐天看了一眼房屋下已经结束的战斗,平淡出声道:“坏了规矩,你必死,但十方会没有这样的胆量敢坏了龙王殿的规矩,你们背后是谁?说出来,或许我能留你们十方会一个活口。”

中年男人猛然看向齐天:“您所说当真?”

只因为这一枚戒指,中年男人对齐天已经变成了尊称。

齐天咧嘴:“你没有跟我谈这些的资格。”

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东堂!”

齐天缓缓点头。

中年男人站起身来,恭敬的将手中戒指递还给齐天,随后用力咬牙,藏在后牙槽的毒药瞬间在口中裂开。

几秒后,中年男人栽倒在地,没了生机。

齐天打了个响指:“来个人,处理一下。”

话落,齐天跃下房顶。

老柳看了一眼刘主任身旁的赵诚,怒吼道:“这不公平!刘主任,一直都是这个人带人来闹事!我们是受害者,凭什么要让我们离开?”

刘主任脸上露出玩味神色:“哦?你是说赵诚先生来闹事?不好意思,说话得讲一个证据,从现在开始,这间病房归赵诚先生了,你们赶快离开,不要逼我让人把你们的东西都扔出去!”

老柳看着刘主任这幅态度,气的浑身发抖:“你们!你们这就是欺负人!”

赵诚冷笑:“对啊,就是欺负人,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跟老子玩,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们!”

齐天开口道:“刘主任对吧,你这么做,好像不合规矩。”

刘主任眉头一皱:“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这些。”

赵诚在一旁阴阳怪气道:“刘主任,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攀上沈家高枝的那个劳改犯!”

“哦!”刘主任专门把话音拖得很长,“原来是沈家的人啊,难怪敢说我做事不合规矩,但是,这是乔家的地方!你沈家的手也插不到这里来!乔家也没必要给沈家面子,所以,一个刚从大牢里出来的人就乖乖的闭上嘴巴,别来我这找存在感,懂吗?”

乔家的地方?

齐天挑了挑眉,一个电话打到乔凌那里。

“我是齐天,我在第二人民医院,你们医院住院部有个姓刘的做事很难看。”

齐天言简意赅,直接表明了中心思想。

电话那头的乔凌立马回道:“你在哪个病房,我安排人过去。”

齐天说了病房号,挂断电话。

刘主任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齐天:“呦,还真装起来了?打电话?打给谁啊?打给你主人去了?别说你只是一个走狗屎运攀上高枝的!就算是沈家高层在这,也别想插手乔家的事!”

坐在轮椅上的柳依已经滑动轮毂,收拾东西:“爸,跟这些人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了,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我们走吧,整个天银,又不是只有这一家医院。”

刘主任一脸蔑视:“天银医院的确多,不过,我撵走的人,整个天银没有一家医院敢再收你。”

老柳身体一震,他虽然看出来这刘主任就是跟赵诚一伙的,但为了女儿,老柳还是走上前去说着好话:“刘主任,您看我们在这也住了那么久了,您是医生啊,医者父母心。”

刘主任摇头:“别,可别给我扣这个帽子,找我没用,刚才这小子不是很嚣张吗,还打电话找人,求我你们不如去求他,看看他找人找的怎么样了。”

老柳看了眼齐天,根本没抱希望,齐天家里什么情况老柳最清楚不过了,齐天如果有能耐对付一个住院部主任,那他家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么惨的下场!

赵诚突然冲老柳出声道:“怎么,不想出院啊,不想出院也行,你们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发发慈悲,让你们继续住到这,怎么样?”

老柳紧咬着牙,他清楚赵诚口中说的那件事是什么!无非就是让他们不去翻案!

一方面是老柳一家一直想找回来的公道,而另一方面,关乎女儿现在的情况!

老柳拳头不禁捏起,陷入矛盾当中。

“爸,我们走吧。”柳依只是简单的收拾了有些东西,滑动轮椅,来到老柳身旁。

赵诚见状,开口道:“一个残废,病情随时可能恶化,离开医院,说不定明天就要截肢了呢。”

柳依甩动长发,有些缺失血色的面孔上带着一股坚定,她双眼明亮,看向赵诚:“放心,截肢无所谓,哪怕是死,我也会把你这个真凶拉下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