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宋之争霸
  • 重生大宋之争霸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通天教主
  • 更新:2023-08-07 21:2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重生大宋,成为了少年大将军。战契丹、抗西夏、灭女真,斗蒙古,让中华神兵,君临天下。

《重生大宋之争霸》精彩片段

    第1章

    靖康元年。

    太乙山深处的一间破小茅草房外,树木郁郁葱葱,花香鸟语,一位少年正在劈着柴火。

    少年看上去朗目疏眉,细身长耳,年仅十四岁的他半裸着上身,随着木材的开裂,柴沫溅在他壮实的腹肌上,竟有一种常人不能及的英武之气。

    “系统啊系统,我都穿越到大宋将近半年的时日了,你多会儿才能激活?”

    瞧着眼下的柴堆,白凤仪自言自语道。

    没错!

    白凤仪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二十一世纪。刚从部队上退伍下来,就自己开了一家健身房。

    半年前。正在跑步机上满头大汗的他,突感一阵昏厥,顿时就穿越到了北宋建康年间,还莫名其妙的绑定了一个什么系统。

    穿越对于白凤仪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从初中就开始读古典历史文小说的他,再加上他对宋朝历史那么熟悉。

    然后又绑定了系统,敢问他怎能不驰诚天下,纵横无双?

    然而,尽管如此。从白凤仪的眼神当中透露出来的只有无奈。

    为什么他在山间砍柴?以林鸟为伴。

    很简单,因为他穿越过来的时候,附身到了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身上。

    十三岁能干什么…

    再加上其身无分文。

    无奈之下,只好在山间采野果,打猎物,以此为生。

    而超级坑爹的是,一直跟随他的系统,并没有真正开启。而是一直在封闭储存能量。

    这样一来,白凤仪的雄心壮志只能等系统开启之后,方能一展宏图。

    但是,这半年都忽悠过去了,14岁的白凤仪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系统却再也没出现过。

    此时此刻,白凤仪的耐心都耗费殆尽。

    只身一人来到宋朝,现在活的倒是也无忧无虑,但这并不是他的理想。

    与其留在这山间深处,继续等待这个不靠谱的系统开启,不如自己出去闯荡一番。就算是街头乞讨,也认命了。

    白凤仪从来都坚信自己,凭着他对北宋历史的了解,就算没有系统,他也能闯出一片天。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白凤仪扔下了手中的柴刀,起身告别了他居住半年以久的三间茅草屋。

    住了这么长时间,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确有些舍不得呢!

    不过出了这太乙山,就是天高地大任我闯。

    想到这里,白凤仪的脚步开始飘飘然起来了。

    当他再回头的时候,茅草屋早已逝去。一直往前走的话,马上就到了山谷地带的边缘之处。

    这个地方是太乙山的中心位置。里面是一片富源辽阔的沼泽地,从山谷边缘走出去,就是一片茫茫的大森林。

    就在白凤仪快要来到,山谷边缘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一道沙沙的电音。

    天哪,什么东西吓我一跳,太刺耳了。

    “恭喜你,宿主。系统充能完毕,正在激活中…”

    我靠,什么情况这是?

    白凤仪瞬间容光焕发,精神大振。

    万万没想到,他等了大半年,系统终于能用了。

    此时此刻白凤仪心想:“不知道系统激活之后有什么新手奖励吗?”

    他激动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毕竟拖了这么长时间,如果没点好处的话,真是太对不起自己的那份艰辛等待了。

    “叮,《绝代武神系统》激活完毕,与宿主绑定中…”

    “叮,主线任务正在发送…宿主每完成一次,主线任务将会获得一次,非常丰厚的奖励。”

    “叮,宿主已获得新手大礼包,是否选择查看…”

    系统发出的电音此起彼伏,白凤仪瞬间信心倍增。

    于是,他赶紧用自己的意念,打开了系统送给他的新手大礼包。

    五虎断魂枪法(三国蜀将姜维所创,后来经过实战的逐步改良,已经逐步延伸为战场实用枪法。此枪法招数刚劲猛烈,随开随合,活学活用天神不可阻挡。)

    躯体强化剂(神医华佗之秘方,没有任何年龄限制,服用之后,身体素质几乎百毒不侵,立断金刚。)

    亮银枪(一代武神赵子龙所用,此神器由上海寒冰铁千锤百炼而成,重达八十斤,枪头逢石必破,枪身坚不可摧。)

    哇塞,我的天哪,简直亮瞎双眼。

    新手礼包的奖励,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白凤仪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

    此时此刻,看完奖励的他。全身上下都在颤抖。

    这真是他现在最缺的东西。具体强化剂就足以让他的身体迅速程度达到极限

    至于那五虎断魂枪那就更牛x了。

    在健身房的时候。他曾遇到过一个武术教练。

    切磋过后。给他一种感觉就是,真正的武术几乎都是杀人技。哪里是什么修身养性!

    在他正在准备的时候,对方的脚已经在他的肩膀上了。瞬间眼前一黑,便倒了过去。

    可以这么说。有了自己的功底,再配上系统给的这些法宝。简直就是一个活体武器。

    只是,跟随自己这个系统的名字......

    绝代武神系统!!

    如此看来,系统是要将自己变成大宋不可一世的武神?

    不过在他看来,这是再好不过了。

    要知道,目前金国北下,北宋大都汴梁城已经沦陷。

    估计钦宗徽宗二帝早已在被掳走的路上。

    若想在这个时候建功立业,简直是触手可得。

    想到这里,白凤仪呷了一口躯体强化剂。

    “不错,还挺好喝。好久没喝饮料了,这东西真像可乐。”

    随即,白凤仪感觉腹中滚烫起来,仿佛自己被扔到火炉子里面,过一会儿温热了下来。

    “哇,太刺激了,爽…”

    突然之间,随着骨缝间的啪啪巨响。身材短时间内比之前又粗壮了一圈。

    原本就身材凹凸有致,现在真是一个巨人帅哥。

    若是此时有人看见,绝对会忍不住赞赏一声:“好一个天生神将!!”

    再配上飞眉入鬓,剑眉星目。完全就是一个龙虎生气的威武大将军。

    接着他挥舞了一圈手中的亮银枪。

    正合手!

    “系统,请帮我植入五虎断魂枪法。”

    在无比兴奋之下,白凤仪想尽快适应。

    “五虎断魂枪法,正在植入…”

    刹时间,一股庞大的数据波浪,直接涌入了白凤仪的大脑之中。

    这其中就包括了枪法要诀,手法要诀,以及完整的马上步下要诀。

    紧接着这股波浪,又涌入他的精血骨髓。魔鬼般的改变着他的记忆。

    白凤仪感觉眼前幻影重重。

    好不容易拨开云雾,只见一位白须仙翁与一个癞头和尚在他眼前熟练的展示这套枪法。

    不知不觉之间,自己也跟着练了起来。

    俗话说,这枪是兵中之王。一招项王挑旗只见,那亮银枪在白凤仪手中抖擞起来,枪头在瞬间化成八道炫影。

    不过这还没完,紧接着又使出第二招天鸡点头,这第三枪…

    五虎断魂枪法一回合共为八招,一共六十四枪,一招一式的使出来,这亮银枪在白凤仪的手中,越发的刚劲。

    刹那间,天旋地转,飞沙走石。

    当他最后一招金魂吞虎使出来的时候,白凤仪猛然之间双手拽住亮银枪的末尾,枪身带枪头全力的冲在一座巨石上面。

    嘎嘣蹦!

    只听一声脆响,火花四溅,倾刻间五尺多高的巨石从中心开裂。

    使完这最后一招,白凤仪收起枪,缓了缓睁开了眼睛。

    我的天呐。这还是我自己吗?!

    万万没想到,系统奖励这些东西,竟然如此惊人。有了这个金手指,看来他以后想平凡都是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里,白凤仪心中暗喜。然而想到这里一声悲惨的呼救声,传入他的耳洞。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是当朝天子赵桓,谁能救救我,我封他万户侯,大元帅!”

:    赵桓是谁…

    有名的装逼天子,竟受此侮辱。

    现在的赵桓超级崩溃,披头散发,手链脚铐,和自己的老爹,蔡京,秦桧等人正在被金兵押解的途中。

    真是凉透了。

    纵观千百年历史,我堂堂中土皇室竟受如此屈辱。

    奇闻!

    现如今,贵为一朝天子,居然要向鞑子求饶。甚至还要在这荒郊野外狂吼谁能救他?

    这一切的一切,还要追根溯源,从头说起。

    赵桓的一生,可谓是少年风光,中年败落。嫡亲出生的他,自幼活在富贵乡,整日游手好闲,喜好吹嘘自夸,是一个纯纨绔子弟。

    其老爹宋徽宗赵佶,更是原本就无心当皇帝,一年四季花鸟为伴,诗词歌赋为伴。国家社稷之大事,通通交给蔡京,张邦昌,童贯等人处理,自己一心在寝宫搞文艺。

    竟留下了三年不上朝的无稽之谈。

    张邦昌,蔡京等人的狼子野心可是路人皆知,其早已打通金国,出卖北宋何止几年光景。

    所以,北宋国库空虚,军队腐败之弊病对金国来说早就了如指掌。

    于是金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渡过黄河,直逼汴梁。

    张邦昌,蔡京,童贯等人早已里通外国,正想着如何放金兵入关。

    尤其以张邦昌为主。身为一朝宰相,在金军强逼利诱之下。以攻陷汴梁送给完颜阿骨打为筹码,换取黄河以南为自己的伪国土~楚!

    可恨至极!

    再加上,满朝文武官员皆为其门人,幕僚。

    主和之事,看来是大势已定。

    宋徽宗哪能受得了这个呀!太子期间就从不理政,活脱脱的一个天涯浪子,哪里潇洒哪里游。

    现如今,是战是和却久久僵持不下。

    赵吉大怒,诏告天下,以自己年迈为由,退位后宫居于太上皇。

    竟然撂挑子不干了?!

    把这破壁残垣的大宋江山,托付给了他那没出息还喜好装逼的大儿子赵桓手上。

    赵桓有点懵逼。

    全城百姓游街主战,乞求朝廷挥师北伐。各路勤王的军队又迟迟不能到达,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

    次日,居然乖乖的向金国上了降表。

    鞑子们可是没文化者居多,管你投降不投降,老子们天不怕地不怕,只管烧杀抢掠,填饱肚子。

    既然放开口子,让我们占据汴梁城,别提有多痛快了!

    金军攻进汴梁城,并未按降表上所言行事。

    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见女人抢女人,见金银珠宝抢金银珠宝。

    不日,便将东京洗劫一空。

    二帝以及蔡京,秦桧等近臣小官,以及王妃公主,宫女具被掳走北上。

    时值酷暑炎夏,路途颠簸。徽宗大病,高烧不退,钦宗披着羊皮,嚎啕大哭。

    所以,由此重现出了那一慕…

    太乙山的林子边缘,现在竟然连个鬼影都没有,见得最多的就是骷颅和白骨。

    想他赵家列祖列宗当年可都是不可一世的马上皇帝,杯酒释兵权,十万大军踏遍黄河两岸。打的四海臣服。

    现如今竟然沦落到如此败兴的地步。

    “我的大宋陛下,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再大声叫唤,小心爷爷们要了你的命。瞅瞅你那怂样,哪里配得上做一国之主!”

    哈哈哈哈!

    鞑子们的笑声惊魂动魄,响彻云霄,更为这森林增加了一些恐惧气氛。

    “此地有山有水,是个风水宝地,正应了南蛮子们整天挂在口中的五行八卦那些破道理,就把他们留在这里吧!省得多一张嘴,还得多造饭。还有,女人必须带走!”

    金人生性狂暴残酷,素来以杀人为乐事。

    紧接着,那鞑子举起朴刀,眼看着就要咔嚓下来。

    “不,谁能救我,我封他做大元帅,万户侯!”

    此时,几百金兵围成一圈,水泄不通,活活一个屠宰场。

    鞑子们听着一个临死之人乱喊乱叫,笑声和议论声此起彼伏。

    眼看着脑袋要和身子分家,赵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嘴里在喊什么了。

    可惜宋徽宗赵佶,想喊都喊不动,泪流满面,气喘吁吁。

    这位纨绔不觉的宋帝,现在就要被金国鞑子拿下了。

    而这位两位大皇帝的死,足可以让刚在开封被封为伪楚王的张邦昌快活上至少十年。

    “去死吧!”

    正是这激动之处,鞑子手中的朴刀手起刀落。

    扑哧。

    刹时间,紫红的鲜血溅在了赵桓的脸上,时间仿佛也为此而定格。

    一根激射而来的银枪,将鞑子直接钉在地上。

    一位白袍小将从远处激射而来,几个起落后出现在众人面前。

    “坏了,援兵到了。”

    朴刀落地,剩下的几百金兵立即朝着白凤仪压了上去。

    白凤仪刚刚强化了身体,再配上八十斤重的亮银枪,其破坏力根本就是一个活体兵器。

    亮银枪一甩,二百斤重的壮汉,直接就被挑飞,紧接着迎面冲来的一片人,居然被这重枪穿了个人肉串。

    剩下的金兵早已吓破了胆,丢盔弃甲,望风而逃。

    白凤仪目前的力量,加上八十斤重的亮银枪,其力道至少五百斤。

    顿时,这一串人直接血崩。

    胸口的肉明显的凹了下去,血沫子凝成血块,混合着破碎的五脏六腑直接喷出喉咙。

    “爽!”

    今天终于体会了一把天兵天将的感觉。

    系统奖励的五虎断魂枪法加上他过硬的身体素质,竟然如此恐怖。

    此时此刻的赵桓,擦着脸上的血迹,彻底懵逼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居然还活着?

    “父皇,都是儿臣当初轻信了完颜那家伙,才遭此劫难啊!儿臣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天下百姓啊!”

    “陛下…”

    “太上皇,我们没死…”

    原本已经被吓尿的蔡京和秦桧,现在感觉自己又重生了。

    抱着老主子和他们的皇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前几秒还要身首异处,转眼之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杀出了这么一位少年,将这几个外族人全部诛灭。

    大哭过后,蔡京脑子转了转。心想:“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陛下,金兵已退,走为上策啊…”

    “对对对,爱卿言之有理,不然等他们杀回来就迟了。”

    于是,君臣三人破衣烂衫抬者大病的宋徽宗,拔腿便跑。

    “等一等......小英雄!?”

    赵桓似乎清醒了过来。

:    这时,赵桓才反应过来,刚才救他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这少年看上去异常英武,在阳光的反射下,仿佛天兵天将下凡一般…

    “银枪小将?”

    赵桓自言自语道。可紧接着,他又忽然想起来,刚才自己似乎说过,谁救了他,就封他做大元帅。

    一个十几岁的大元帅!?

    现在的赵桓极其懵逼…

    目光紧盯着眼前手持亮银枪的白凤仪,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片马蹄声惊醒了赵桓。

    赵桓转头,见几十骑朝他飞奔而来。

    “快护驾!”

    童贯和岳飞远远的望见四周满是尸体,仿佛刚刚经过了一场恶战。

    而唯一站着的,是一位小伙子。小伙子手持银枪,一袭布衣,身上血迹斑斑,杀气腾腾。

    “护架!”

    顿时,岳飞大喊一声,数十名龙虎卫猛的冲了过去。

    紧接着,把宋徽宗抬了下去。

    龙虎卫分四个方向把白凤仪团团围住。

    “大胆,竟然敢行刺陛下!”

    “左右,快快将其拿下!”

    “得令!”

    几十位龙虎卫,喊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不愧为岳家军。

    “慢着。”

    龙虎卫正要动手,却被赵桓叫停。

    童贯和岳飞等众将领等人顿时蒙圈了。

    很显然,他们是将白凤仪当成刺客了!

    此时此刻,白凤仪不仅没有恐惧,反而心里有些激动。

    他的目光穿过众人,看向了后面的赵桓。

    没想到,他这才刚刚出山,就救了大宋的皇帝......

    这貌似已经篡改历史了吧!

    而此时,赵桓也从恐惧状态恢复过来。

    刚才着实有些丢脸,但回过头来一想,自己的勤王军队一出来,就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显然现在正是装逼的机会。

    “好了好了,都退下吧。这位少年不是刺客,刺客都被他…咳咳咳咳…和朕一起并肩斩杀殆尽了。”

    蔡京和秦桧还有众将领都低下眉目,拱手作揖,齐声道。

    “陛下威武!”

    大家心里谁都知道赵桓完全是在装逼,纵然他装的脸不红心不跳。

    事实摆在眼前。看那几十具尸体,五大三粗,若是活着的话,肯定是身手不凡。

    再说你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还戴着手铐和脚链。

    开什么玩笑?!

    走起来都不利索,难不成还能御剑杀人?

    那最后的定论就是,这位少年有瞬间击杀四人的能力。

    吁!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

    特别是童贯。

    他出身官宦世家,七岁习武,加上天生体质好,但也不敢说是倾刻间能击杀四人。

    难道这小子在娘胎里就开始练武了?

    天助神力?!

    “嗯咳咳…皇上您没事儿吧?快快传军医!”

    为了缓和目前如此尴尬的局面。常年见风使舵的童贯赶忙转移话题。

    “并无大碍,只是擦破点儿皮。朕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点不算什么。”

    赵桓投去了一个爱卿懂我的眼神,随后便仔细打量起白凤仪来。

    白凤仪的骁勇,赵桓可是亲眼见过的。

    这份武力,估计连当年的武神大皇帝赵匡胤都不可能做到。

    此人要不为我所用,而投向金国,估计我大宋的气数也就尽了。

    毕竟,刚才是岳家军的龙虎卫,但龙虎卫的出场也并未让白凤仪感到一丝丝的不适。

    那可是雷霆般的阵仗啊!

    可白凤仪却是纹丝不动。

    在白凤仪的眼里,他们就是经过普通训练的一些莽汉而已。

    “果真是大才,后生可畏啊!”

    赵桓忍不住的大声夸赞了起来。

    “你这小子倒是英勇无比,今年多少岁了?家在何方?姓甚名谁?师承何人?”

    当赵桓问到了这里,童贯,秦桧,岳飞等人顿时也来了兴趣。

    这些人可是人精啊!一生阅人无数。

    这么个超凡脱俗的英勇少年出现在这太乙山麓,定是大有来头。

    只不过,此少年到底是何来路?

    又是哪位隐居高人,能调教出如此英武不凡的徒弟。

    此时此刻的白凤仪单手扶枪,面对他们的期待,沉稳的说道:

    “回陛下,吾姓白,名凤仪。父母均在两三年前亡故,记得小时候有位白须仙翁传授我武功,师傅临走前给我留下,一本兵书,和一杆亮银枪。”

    “三年守孝期已满,遵照父亲的遗愿,准备去开封汴梁城谋生。不想,在此遇到有人大呼救命。一场厮杀过后才知你就是当朝陛下。”

    白凤仪第一次感觉自己编话编得这么顺溜,这一切,自然是他随便说的。否则如何对付得过这堆人精。

    说得还挺奏效!

    赵桓听得兴趣渐渐浓厚起来,就连蔡京,秦桧等人都对他大大的赞赏了起来。

    “好啊。果然不凡!只是不知道你那师傅还在世否,能教出如此,超凡脱俗的地址,想必令师也定是仙人一般。”

    赵桓没想到,因祸得福,遇到一个刚入世的英雄少年。

    目前的大宋,破壁残垣,再加上汴梁城刚被金人洗劫一空。张邦昌留守东京充当金人的傀儡楚王。

    时值用人之际。

    这位少年虽然说师傅没了,但是刚才的英勇之举自己却是亲眼所见。

    若能将其收纳,用不了多久,一定能成为北伐的不二人选。

    想到这里,赵桓无不欢喜。

    但是,纳贤也不能过急,要不然就不叫纳贤了。

    毕竟是君王纳贤,怎么也得经历一番过程。

    于是,赵桓决定再试探一下白凤仪。

    “小子,你救了朕,这是大功一件,不能不赏!朕赐你黄金三十两,足够你在汴梁城内落地生根!怎么样?”

    话音刚落,童贯便拿出沉甸甸的一包银两。

    众人都露出了惋惜的眼神。因为是真穷啊。

    虽然理解赵桓的试探意图,但是若这三十两黄金真被白凤仪收下。

    估计二帝和童贯、岳飞带来的这几十骑有没有盘缠回临安,都成问题了。

    那可是三十两黄金啊!

    以北宋的物价,三十贯钱就能买一头牛,全家上下一年吃穿不愁。三十两黄金可等于三千贯啊!

    如此强大的诱惑,白凤仪却是眼皮都没撩。

    “多谢陛下好意,三十两黄金确实不少,但吾无意取之。恳请陛下收回。”

    此番话一出,赵桓几人纷纷觉得此子不贪钱财,难能可贵。

    “白义士果然不慕名利,忠心爱国!”

    “白义士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而且还如此高风亮节,真乃国士无双!”

    “若我大宋能多一些白义士这样,为国尽忠不求回报的铁血义士,何愁不能重振河山?”

    ......

    就在所有人都对白凤仪赞叹有加,以为白凤仪真的没有任何索求的时候,白凤仪却是双手抱拳,对赵桓道。

    “臣不要黄金,只是方才听陛下承诺,谁能救下陛下,便封万户侯,天下兵马大元帅。”

    “君无戏言,臣愿领命!”

    一语出,四下皆惊,一片哑然!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