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无双龙婿
  • 女神的无双龙婿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半只悟空作者
  • 更新:2022-07-16 14:1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将军!
继续看书
江诗音的父亲是江家次子,这么多年来处处遭受伯父们的打压。她自小聪颖,长大后更是在江家站稳脚跟,原本以为就此可以为父亲争口气,哪知道一张照片让她身败名裂。自此豪门第一名媛,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如今在家族的逼迫下,她不得不嫁给一个有过前科的男人。本以为掉进了火坑,哪知道赘婿不废,叶少卿竟然是君临天下的战神!

《女神的无双龙婿》精彩片段

“少卿,他们诬陷我,他们为了逼我嫁给那个人渣,诬陷我偷男人,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他们发到网上的照片是P的,我没有!”

“少卿,现在整个许州的人都在骂我,说我不要脸,说我是破鞋,我连门都出不了,我出门就有一群人追着我骂,我走到哪跟到哪,现在大街小巷的人都在骂我!连几岁的小孩都被他们教着骂我!少卿,我好委屈,我好难受!”

“少卿,我想你了,我好累!”

“少卿,我可能等不到你回来娶我了,我好累!”

“对不起,少卿,明天是我的婚礼。婚纱是为你穿的,我明天就嫁给你,哪怕你不在场,但是在我心里,已经嫁给你了!对不起少卿,永别了……”

鏖战数月终于退敌的叶少卿回到营地,第一时间打开手机,一大堆短信涌了进来。

看着这一条条泣血般的短信,叶少卿当场崩溃。

“啊!啊!啊!”

“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短短几个月,事情突然成了这样?”

“传我战神令,全军集合,以最快的速度开往许州!”

“通报员听令,清除沿路一切障碍,阻拦者,杀无赦!”

“全军十分钟内必须出发,延误者,军法处置!”

“快!”

叶少卿双眼血红,状若疯狂。

他心底疯狂的嘶吼着:

‘还有机会,还有机会,最后一条短信是昨天发来的!’

‘诗音,等我,一定要等我回来!’

……

中午时分,整个许州港口进入封锁状态。

数万名手持制式步枪,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官兵,将港口包围得严严实实的。

荆北省所有领导全部到港口处翘首以待!

正午时分,一艘庞然大物自海平线处出现。

待离得近了,众人才看清,那是华国军用航母——大夏号!

在航母四周,上百艘雪白的驱逐舰为之护航!

驱逐舰上机枪炮口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芒,海面上满是长长的水痕!

百舸争流!

航母甲板上,叶少卿紧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看着短信。

哀莫大于心死!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许州,双拳握紧,身子都在不住发抖。

‘诗音,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

“战神!”

一位身材魁梧到夸张的铁塔男人,来到叶少卿面前。

他是叶少卿的贴身侍卫朱桓,同时也是北境的高级将领。

“查清了,半年前,许州娱乐新闻流传出一张男女偷欢的照片,有人一口咬定是江诗音小姐。并在网上大肆传播,舆论受人引导,一面倒讨伐辱骂江小姐。”

“江家族长一怒之下,下死命令,要将江小姐嫁给孔家的孔飞。”

“孔飞是许州出名的纨绔,人品低劣,好色成性,且据说癖好极度变态,不出所料,孔飞应该是这起造谣事件的操控者之一。”

听到朱桓的话,叶少卿目光喷吐出凛然的杀意,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

他声音嘶哑的问道,“婚礼举办地点在哪里?”

“许州大酒店!”

“启用武装直升机,卫队随我立即前往许州大酒店,大军保持战备状态驻守港口,随时候命!”

“呼啦啦!”

早已严阵以待的武装直升机快速盘旋升空,朝着许州城内呼啸而去。

……

许州大酒店内。

“许州吴家吴广,送上和田玉一块,预祝江小姐新婚宴圆满!”

“赵家赵江海,送上壁画一幅,祝江家觅得佳婿,家族兴旺!”

“楚家楚俊杰,送上限量版古董高跟鞋一双,预祝孔少与江小姐夫妻白首,早生贵子!”

“诗音,这个婚我们不结了,我们离开江家!”

化妆室里,江诗音的母亲徐珍,拉着一袭洁白婚纱,长相倾城绝世的江诗音,抽泣道。

一旁,江诗音的父亲江文脸色阴沉,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你以为离开了江家,这事就算完了吗?”

“孔家是不会放过诗音的!”

“啪!”

徐珍转身一巴掌甩在江文的脸上,“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废物,在江家被打压,诗音能被欺负成这样吗?”

“和田玉雕刻白菜,女人没穿衣服的壁画,还有那双破鞋!”

“他们不是来参加婚礼的,而是来羞辱诗音的!”

“诗音成了整个许州的笑话,诗音的下半辈子,都完了,全完了啊!”

江文面容扭曲狰狞,却一动不动,任打任骂。

他身为江老爷子的次子,却处处遭受大哥江安欺压,好不容易自己的女儿争气,聪明能干,在江家子辈出了头,立马就被人陷害,声名尽毁,他心里又如何不难受。

怪诗音是女儿身?

还是怪诗音是自己的女儿?

都不是,只怪他太窝囊!

“妈,你别打爸了,这事不怪他,这就是女儿的命。”江诗音美眸泛红,脸色苍白道。

“婚礼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化妆室。

在万千观众瞩目之下,缓缓登上舞台。

在她对面,站着一个身着西装的青年,正目光火热地盯着她。

此人就是孔飞!

“江诗音,吴楚赵魏四家送的礼,你还满意吗?”孔飞一脸淫笑地问道。

江诗音神色怨恨地盯着孔飞,抿紧了薄唇。

她哪里不知道,这四家是孔飞找来的,为的就是羞辱自己,就因为自己曾经拒绝过他!

这时,身着燕尾服的司仪走上舞台,朗声道:“新郎,你愿意娶身边这位女士做为你的合法妻子吗?无论贫穷还是富裕、疾病或者健康,都对她不离不弃,始终如—吗?”

“不离不弃,始终如—?”

听到司仪的话,孔飞哈哈大笑:“笑死人!她就是一个破鞋而已,她配吗?”

“如果过几年她的身材没走样,脸也没有衰老,我应该会赏她一口饭吃的!”

司仪微微一怔,显然也没想到孔飞会说这话。

不过他控场能力很好,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道:“看来,我们的孔先生很愿意迎娶江小姐为妻!”

“哗!”

全场哄堂大笑。

本该庄严神圣的婚礼,在这一刻就像一场闹剧。

司仪转过头来,又对江诗音问道:“新娘,你愿意嫁给身边这位先生做为你的合法丈夫吗?”

江诗音抿紧薄唇,目光怨毒地瞪着孔飞。

她大声喊道:“我,不愿意!”

孔飞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起来,“江诗音,你敢说不愿意?你他妈敢折老子的面子,你是觉得现在被惩治的还不够是吗!”

他当众嘲笑谩骂江诗音可以,江诗音拂了他的面子却不行。

听到孔飞的威胁,江诗音凄楚地笑了:“你为了逼我就范,辱骂我、威胁我、恐吓我,甚至动用关系针对我们江家公司!”

“我恨透了你,早就受够了!”

“人在做,天在看!孔飞,我相信像你这样的恶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你要逼死我,那我如你所愿!”

“我会在下面,盼着你末日到来的那一天!”

说着,她抽出头上精心准备好的银色发簪,用力对着自己白皙的颈脖刺去。

一时间,全场大惊。

“轰!”

这时,会场大门轰然炸开。

叶少卿一步冲进婚礼会场大门,见到眼前这一幕。

他肝胆欲裂,失声狂吼:“诗音,不要!!!”

……

眼看银簪就要刺破江诗音雪白的鹅颈,叶少卿惊得脸色大变,猛一挥手,一枚硬币“嗖”的激射而去。

“叮!”

一声脆响。

银簪在距离江诗音鹅颈微毫之间被打飞了出去。

直到这时,江诗音才反应过来,回眸看向会场入口。

全场一片寂静。

叶少卿疯了似的冲上台,狠狠把呆愣的俏丽身影揉进了怀里。

万幸!

万幸自己及时赶到!

江诗音从叶少卿怀里挤出小脑袋,抬头仰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双眼泪水氤氲,痴痴呢喃道,“少……少卿,真的是你吗?我是在做梦吗?”

“是我!是我!”

叶少卿浑身颤抖,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他抬起双手,颤颤巍巍地抚摸着江诗音的脸庞,悲愤颤声道:“你不是在做梦,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经历过万千生死,早已心如磐石的他,第一次如此失态!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慢一步,会发生什么事!

江诗音怔在原地,下一秒,泪水溢满了她的眼眶。

她“哇”地一声扑进叶少卿的怀里。

“少卿,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

“我等你太久太久了,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经历什么!他们一定要逼死我!”

“我不想活了,就算活着我也要被全城的人唾骂,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恶毒,我……呜呜……”

听着江诗音的哭诉,叶少卿双臂搂得更紧,胸腔中充满了无尽的怜惜和怒火。

厉马秣兵,戍守边关十年,如今的他已经成为华国唯一肩扛四星的战神,权财无双,半步直达天听!

然而,当他位极人臣的时候,他最心爱的女人却在蒙受羞辱,差点被人逼上黄泉!

他恨欲狂!

哪怕是当年江家人发现他跟江诗音的恋情,诬陷他是强奸犯,逼他负恨出走入伍,都没有这么恨!

“他妈的!哪来的王八蛋,竟然敢抱老子的女人!”

寂静的会场里,新郎孔飞第一个回过神。

他大踏步走来,满脸怨毒地瞪着叶少卿。

叶少卿抬眸看向孔飞,一双眼睛喷吐出蚀骨的寒意。

就是他,要把自己的女人逼上绝路!

“你……你是叶少卿,当年那个强奸犯?”

孔飞满脸恶毒,不可置信的狠狠道,“你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没死在牢里,还出来了?”

“你的命,我收了!”叶少卿冷冷的挤出一句话,怀里江诗音还在痛哭,他没有立刻动手。

“去尼玛的!就你也敢威胁老子?”

孔飞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目光看向叶少卿怀里柔若无骨的江诗音,只觉得无比羞辱。

“好你个江诗音,这个该死贱人,被这个强奸犯抱着是不是很爽啊?你还真是不知廉耻!”

“正好,现在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让大家见见你的真面目,让他们知道你是多么不要脸!”

台下顿时炸了锅,议论纷纷。

江诗音被骂得心惊肉跳,急忙推开叶少卿,满脸都是紧张之色。

她已经名声尽毁了,现在要是让孔飞继续造谣下去,叶少卿的名声也要毁了。

怎么办?

“没事,我回来了,交给我处理!”

叶少卿低头轻柔地擦去江诗音的泪水,然后缓缓抬头,走向脸色阴沉的孔飞,猛的抬腿一脚踹出。

“砰!”

孔飞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疾驰的摩托车撞中了一样,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从舞台上倒飞而出,砸进了观众席。

会场里的宾客,个个目瞪口呆。

这可是孔飞,孔家大少!

一个刚出狱的废物,竟然敢对孔飞动手!

叶少卿跃下舞台,揪着孔飞的衣领。

“你……你这废物,你敢打……”

孔飞一句话还未说完,叶少卿直接一拳下去。

“砰!”

孔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血与牙齿纷飞!

叶少卿一改之前对江诗音的温柔,眼底都喷吐出熊熊的怒火:“老子心心念念的女人,捧着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敢这样逼她!”

“砰!”

又是一拳下去!

“呃啊!”

孔飞惨叫不已,鼻血如倾,面目都凹陷进去。

孔飞的父亲孔长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怒吼道:“你他妈的,你敢打我儿子,找死!还不快把我儿子放了!”

叶少卿站起身阴冷的盯了孔长峰一眼,随后一脚,狠狠的朝着孔飞大腿根踩了下去。

“咔擦!”

“啊!”

孔飞身体猛的蜷缩成一团,凄厉的惨叫声几乎穿破整个会场,然后翻着白眼,直接昏死过去了!

“儿子!”

孔长峰惨叫一声,疯狂的冲过来,抱住地上的孔飞。

看着面目全非,裤裆更是被鲜血彻底染红的孔飞,他怒不可遏,气得抓狂。

“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孔长峰恶毒的盯着叶少卿,对着周围嘶吼道,“人呢?保安呢?保镖呢?都是死人吗?给我杀,杀了这个王八蛋!给我把他碎尸万段!”

“孔,孔家主,保安和保镖都,都在外面,是您之前亲口吩咐,婚礼开始,现场不得有保安等任何不相关的人员,会场门口也不得靠近的。”酒店总经理躲在人群里伸着脖子解释。

“你是瞎子吗?还不赶快去把人给我叫进来!把你们的保安,全部给我叫进来,给我弄死这个王八蛋!”孔长峰红着眼大吼。

叶少卿冷笑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孔长峰,转身走到贺礼桌前。

看着这些用来羞辱江诗音的贺礼,他胸腔宛如锅炉一样,几乎要气得爆炸开来。

他抓起一块和田玉,“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白色的粉末,溅得满地都是。

“草!小子,你敢砸老子的东西?!”

和田玉的赠送者,吴家吴广当即站了起来,手指戳着叶少卿,怒目相向。

叶少卿没理会吴广的话,他又取出那张女人没穿衣服的壁画,“哧啦”一声,直接撕成两半。

众目睽睽之下,他将所有的贺礼一一粉碎!

送礼的吴楚赵魏四家人,一个个脸黑如炭,愤怒地瞪着叶少卿。

吴广咬牙切齿:“你这个废物东西,敢砸老子的礼物,你想过后果吗!?”

叶少卿冷冷看向吴广,“吴家吴广是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当出头鸟,那就先从你吴家开始。”

“回去让你父亲过来跟诗音下跪道歉,三天不来,就等着被灭族吧!”

“你……你他妈找死!”

吴广手指着叶少卿,气得浑身发抖。

让自己身为吴家族长,身价过亿的父亲去给他道歉?

还三天不去,等着被灭族?

这个废物怎么敢开口的?!

这时,酒店外面候着的保安和各个家族的保镖已经尽数赶到会场了。

足足上百人,个个五大三粗,浑身喷薄着煞意。

吴广狞声怒道:“你这个狗东西,今天你能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都是问题,你他妈还敢威胁老子?!”

孔长峰狂吼道:“给我打断这对狗男女的双腿,扔到海里去喂鱼!”

话音落定,那些黑衣保镖立即撸起袖子上前,一个个满脸煞意。

“少卿!”

江诗音紧张地抓住叶少卿的胳膊。

“放心,有我在!”

叶少卿拍了拍江诗音的小手安慰道。

下一秒,耳畔突然响起“砰砰砰”连环爆碎的声响!

酒店的落地窗依次爆碎开来,玻璃碎片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吓得会场里的人抱头鼠窜。

众人惊恐回头,只见数十架武装直升机卷云而来,出现在了许州大酒店的窗外!

……

“轰隆隆!”

窗外满是直升机的轰鸣声。

阳光都被旋转的螺旋桨切割成了碎影,风卷残云!

酒店里的宾客惊恐地看到,整个酒店楼层都被数十架武装直升机包围!

“这……这是国内最先进的眼镜蛇-20武装直升机啊?!”有人发出惊呼声。

不是他见多识广,而是这款直升机外观太有辨识度了!

四个挂架上全部挂着海蛇怪火箭发射器,外挂响尾蛇导弹和火箭炮。

下方的M197机炮口比人的身子还长,黝黑的炮口散发着死神般的味道!

“嗖嗖嗖!”

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通过绳降冲进酒店内。

为首的人,身穿军装,肩头的两颗将星熠熠生辉。

他是叶少卿麾下的八大战将之一,元泰!

见到元泰,所有人都吓得魂不附体。

这怎么来了一尊将军?!

孔长峰也被吓到了,待回过神来,他连忙起身上前,问道:“这位军爷,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我是孔家家主的孔长峰,在给我儿子办婚礼,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孔长峰平日里十分目中无人,但此刻却不敢有丝毫不敬。

毕竟,眼前这位可是一尊将军啊!

元泰面若寒霜,他瞥了孔长峰一眼,“你就是孔家家主?”

孔长峰不明所以,点头应道:“是的。”

元泰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砸出。

“砰!”

孔长峰被一拳砸中面门,眼镜都被砸得粉碎,鼻血如倾,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军爷,您这是?”孔长峰捂着脸连退数步,满脸震惊与疑惑地问道。

元泰眼底都喷吐着怒火,就是这群混蛋,差点把自己的嫂子逼死!

“区区一个三线城市的小家族而已,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华国只手遮天,无人能治你了?”元泰怒吼道。

孔长峰吓得双腿打摆子,颤颤巍巍道:“我……我没有啊!”

“没有?你还敢说没有!?”

元泰扬手就是一个巴掌,“啪”地一声,扇得孔长峰原地旋转一圈,嘴角都破了。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莫名其妙被元泰打成这样,孔长峰也按捺不住怒火了,他怒吼道:“草!你他妈欺人太甚,仗着自己是将军,敢这样打人!”

“我孔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老子要带人去燕京告你,非扒下你这一身军装不可!”

“去燕京告我?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

元泰揪着孔长峰的头发,狠狠撞击在一张餐桌上。

“砰!”

顿时,孔长峰的脑袋和餐桌同时雪崩!

“呃啊!”

孔长峰疼得双手在桌面上乱抓,鲜血染红了他整张脸。

这一刻,他彻底慌了,对方是奔着要他命来的!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元泰根本不听孔长峰的求饶,对特种官兵道:“动手!给我把孔家和吴楚赵魏家族的人全部抓起来!”

“砰砰砰!”

所有的特战官兵全部动手,打得孔家人和吴楚赵魏四大家族来参加婚礼的子辈们鬼哭狼嚎,毫无招架之力。

眨眼间,酒店大厅一片狼藉,哪里还有半点婚礼会场的样子?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孔吴楚赵魏五家人,一个个像死狗一样被摁在地上,等清点完毕,被押送带走。

因为武装直升机的出动,许州大酒店周围早就围满了观众,不少人都在用手机直播。

此刻,见到特战官兵押着人出来,现场更是像炸了锅一样。

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猜测酒店里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整个许州都轰动了!

酒店内,所有宾客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五家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直接被抓起来了?!

江诗音也同样怔住了,待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少卿。

叶少卿对她微微一笑,“我们回去吧。”

“好!”

江诗音重重点头,她脱下婚纱,跟着叶少卿往门外走去。

一家人刚走出酒店,江文的电话就响了。

江文掏出手机一看,顿时紧张地道:“是大哥打来的!”

听到这话,江诗音眉头都皱了起来。

她的大伯江安一家跟她们家一向不合,甚至针锋相对。

嫁给孔飞的事,就是江安向老爷子建议的。

她的婚礼,江家甚至连参加都没来参加,现在他们又给打电话做什么?

江文接通电话,小心翼翼地道:“喂?”

“喂?江文,许州酒店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听说孔家人被带走了?”江安急切的问道。

江文如实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听到这话,江安顿时怒了,“你在现场,你说你不知道?骗鬼呢你!”

“我命令你们一家立即来祖宅,半个小时不到,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江安“啪”地挂断了电话。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江文一脸畏惧地道:“现在怎么办?”

江安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江诗音双手绞在一起,满脸愁容。

江安叫她们一家过去,绝对没有好事。

叶少卿看出了江诗音的紧张,伸手牵住她的纤纤玉手道:“没事的诗音,我陪你去,一切有我。”

简单的一句话,给了江诗音莫大的安全感,她重重点头道:“好!”

半个小时后,叶少卿和江诗音一家来到江家祖宅。

大堂内,江老爷子江海正坐在首位喝茶,一副威严的样子。

江家嫡系成员都在。

叶少卿和江诗音刚踏进大堂,一个长相阴柔的青年便冲过来指着江诗音破口大骂:“江诗音,你这个贱人,你要死啊你!?”

青年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安的儿子,江诗音的堂哥,江宁超。

听到江宁超的谩骂,江诗音皱起黛眉:“我怎么了?”

“你还敢问你怎么了?你以为我们没去参加婚礼就不知道吗?”江安满脸怒容地道。

“你在婚礼上要闹自杀,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最后跟一个强奸犯卿卿我我!你贱不贱啊?!”

“我命令你,现在就给我去跪到孔家大门口去,等孔少他们回来,你就去认错,争取孔家的原谅!”

听到江安的呵斥,江诗音眼眶都红了,她摇头道:“我不去!”

“我哪怕死,都不可能嫁给孔飞那种人!”

“我是人,我有权利决定我的婚姻!”

“你还敢顶嘴?!”

听到江诗音的话,江宁超气急败坏,直接一巴掌朝着江诗音脸颊招呼过来。

见到这一幕,叶少卿抽身拦在江诗音身前,一把扼住江宁超的手腕,他冷声喝道:“你想做什么?”

“你是谁?”

突然见到叶少卿,江宁超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你就是叶少卿,就是那个强奸犯是吧?!”

“好小子,你竟然从牢里出来了,还来找这个贱人了!”

“我告诉你,现在这个贱人就是一个破鞋,是个万人骑!”

“你这头上,可不是一般的绿啊!”江宁超嘲讽道。

他话音还未落定,叶少卿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地一声。

江宁超被扇飞了几米远,连桌子都撞翻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