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爷的冲喜新娘是大佬
  • 傅爷的冲喜新娘是大佬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不吃糖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0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顾晴虽从小寄养在乡下,可是她却很享受那里的自由时光,然而天公不作美,不久之前,她以替嫁工具的身份被接回了顾家,做了傅家病娇少爷的冲喜新娘。面对众人的诋毁、讥讽,女人甩出无数证据证明了自己的大佬身份,就在她以为议论平息,她终于可以安稳度日时,自己的病弱丈夫竟然逐渐强壮了起来……

《傅爷的冲喜新娘是大佬》精彩片段

京都,龙腾大酒店。

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带着一个身形纤细瘦弱的女孩走进来,前者脸上带着敷衍疏离的笑,直奔三楼房间。

“小晴,你住在这里,缺什么就和服务员说,明天出嫁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顾晴点点头,手指紧紧攥着衣角,脸色越发苍白,仿佛风一吹就倒。

看了眼她那没出息的模样,王梅香心底冷嗤一声。

她九岁那年就被送到乡下,如果不是实在舍不得悠悠嫁给病秧子去冲喜,怎么都不会让这野丫头回来,没的沾染一身穷酸晦气。

瞧她那张脸,和她那个妈一样,看着是个冰清玉洁的高贵范儿,其实骨子里还不是耐不住寂寞的贱人。

“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房门“呯”的一声关上,整个房间都随着王梅香离去变得安静下来。

顾晴抬起头,视线扫过周围看似奢华的家具,眼底浮现一抹冷清。

几分钟后,顾晴走出房间。

身上土里土气的衣服消失不见,她一身黑色吊带裙,配一条白色披肩,肌肤如冰凝雪,浑身透着高贵不可侵犯的气息,一双眼睛透彻灵动,让人禁不住想探寻她面纱下的风光。

她要去参加京都著名的蓝月拍卖会。

听说这次拍卖会将出售一种刚刚研发出来的药剂,这种药还没上市,数量不多,千金难买,几近可遇不可求。

爷爷久病在床,昏迷不醒,有了这药,也能多几分治疗他的把握。

蓝月拍卖场,顾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冲着药剂去的,结果药剂没见到,反而带回来一个男人。

男人被送到顾晴身边,紧紧闭着眼,在忍耐着什么,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冷汗。

顾晴扫了眼他身下,手指搭上他手腕脉门。

“我给你看看。”

她清凉的指尖带来别样的触感,男人身体中的药性爆发,忍不住反手一把攥住。

“松开!”

顾晴低呼一声,他置若罔闻,见他还要继续轻薄自己,她干脆一针扎进他虎口下的穴位。

登徒子,这几天都别想行人事,省的再祸害人。

就在这时,会场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数十道矫健身影直奔男人冲进来。

顾晴知道,这是男人的手下来了。

一个左耳带着道伤疤的二十多岁的人速度最快,将一针解药推进男人身体。

“少爷,我来晚了。”

药效解除,男人轻睨了眼他,视线在人群中搜寻。

刚才那个拍卖他的女人呢?

捕捉到人群中那道黑色的纤细身影,他飞奔上前。

“别走。”

身后有大力传来,顾晴躲闪不及,被男人死死地拽住胳膊。

她轻轻抿唇,似笑非笑的抬眸和他对视。

“怎么,危机解除了,就想过河拆桥?”

回应她的,只有男人炽热的眸光和简单的三个字。

“你是谁?”

“不告诉你。”

顾晴点点他的手腕,他顿时无力的松开手,眼看她轻盈如同泡沫般融入人群,他干脆反手一钩,将她的披肩大力抓下来。

“撕拉。”

清脆的布料撕裂声音响起,顾晴没回头,飘然离去。

盯着她的背影,男人捏紧手里的披肩,眼眸深邃。

刚才他看的清楚,在她白皙的肩膀上有一个红的刺眼的蝴蝶印记,大概有婴孩手掌大小。

那红色鲜艳欲滴,深深的烙印在他心上。

“少爷。”

许满匆忙追过来,男人瞥了眼他,将手里的披肩塞过去。

“去查刚才那个女的,三天。”

这是他给许满的时间期限。

看看手里撕裂的披肩,许满满嘴都是苦涩。

“少爷,没有一点信息,不好查。”

“她是蓝月拍卖会的贵宾,坐在第一排正中央。”

男人说完,拧了拧手腕,大步流星的离开。

酒店房间,顾晴有些郁闷的脱掉裙子,换上来时候那身土里土气的衣服。

本以为能拿到药剂,到头来还是扑了个空,治疗爷爷的期限只得再次往后推。

不过救下了那个男人,也不算太过无聊。

顾晴嘴角一翘,大字型躺在床上。

第二天上午,刚过九点,酒店就一片喧闹。

今天是顾晴出嫁的日子。

“咚咚咚。”

房门被重重敲响,门外传来一道有些尖锐的女孩声音。

“快起来,大家都在等你,你别耽误了吉时。”

没人回答,女孩赌气要踢门,门却突然打开。

她一时间没收好力气,差点一脚踩空,等好不容易站稳身形,看到眼前穿着白色婚纱的顾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喊你半天不开门,是聋了吗?”

“我没听到。”

顾晴悠然回了句,视线扫过女孩的锥子脸,眸光中闪过一抹凉薄厌恶。

她就是顾悠。

她穿着白色的纱裙,褐色的卷发波浪般的披在后背,耳朵上是两个小小的东珠耳坠,脖颈间一条珍珠项链,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浑身透着高贵典雅的气息。

乍一看,会觉得她格外温柔知性,是大家闺秀。

但顾晴冷笑一声。

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眼睛咕噜噜转个不停,精明市侩。

顾晴在看顾悠,顾悠也在看她。

那双灵动透彻的眼睛,像是能一眼看到心底,纯净美好,让顾悠自愧不如。

她最恨的,也是顾晴这双眼。

分明是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怎么能有这样美丽透彻的眼睛?

一念及此,顾悠的声音更加嘲讽刻薄。

“算了,我也不怪你,毕竟是在乡下长大的,九岁就死了亲妈,没人管教,礼数上肯定没那么周到。”

再看看顾晴那白皙清纯的脸,比自己精心保养的还要白嫩几分,顾悠心底更不舒服,冷哼一声。

“把爷爷推下楼梯,害的他老人家昏迷不醒,却还能嫁个好人家,真是好命。”

话音落地,顾晴冷然往前走一步。

“够了。”

简单的两个字,带着不可违抗的冷冽气息。

顾悠不自觉的闭上嘴,等反应过来自己被顾晴唬住,又气又恼,尖酸刻薄的话不要钱般的往外冒。

“让我闭嘴?你算老几?看看你那副狐媚样子,等嫁到了傅家,也好遂了你勾搭男人的心思!”

下一秒,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惊恐的瞪着眼。

顾晴慢条斯理的将银针在她脸上划过。

“别动,对,乖。”

银针冷光闪烁,顾悠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顾晴的手稍微哆嗦下,她最引以为傲的脸庞跟着开花破相。

看她身体僵直,顾晴在她的脸上轻轻拍了拍。

“这样多好,早这么听话,我也不舍得下手,不然这美丽的脸蛋上要是多几道伤疤,恐怕没男孩子敢再追求你。”

顾悠打了个哆嗦,越发惊恐的看着她,双腿几乎要站不住了。

她的怂样被顾晴看在眼底,嘲笑了声。

“最后警告你,不要再来挑衅我,下次我可就没这么好的脾气,今天大喜的日子,我懒得跟你计较。”

顾晴收起银针,拎起浑身率先下楼,在她身后,顾悠惊魂未定的摸了摸脸,确认没一丝伤痕,这才松了口气。

贱人,竟然敢威胁她!

眼前浮现出顾晴刚才说话时的冰冷模样,顾悠再次打了个寒战。

她第一次感觉,顾晴这个乡下丫头不一般。

但那又如何?

想到顾晴就要嫁进傅家,顾悠咬紧牙齿,低低的骂了一句。

“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顾晴来到了酒店一楼。

今天是顾家和傅家联姻的好日子,不少豪门阔太带着贵重的礼品赶来酒店,恭贺王梅香的同时,也顺势讨好下她。

“顾夫人,恭喜你啊。”

“以后顾家和傅家成了名副其实的亲家,这京都还不是顾夫人说了算?”

“顾夫人可别忘了我们几个老朋友。”

她们不经意的讨好让王梅香喜笑颜开,面上还维持着一片和气的客气:“客气了,京都是大家的,我就想好好儿照顾小晴,等将她送出门,我也能放下一桩重担。”

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伤感的擦拭了下眼角。

“自从进了顾家门,就从没轻松过,如今小晴出嫁,我总算能松口气了。”

王梅香这般真挚,众位豪门阔太又看看周围奢侈豪华的陪嫁,纷纷附和。

能如此大方的打发原配的孩子,陪嫁这么多东西,也还算说的过去。

这一切,都被站在楼梯口的顾晴收归眼底。

论表面功夫,王梅香演技堪比影后,奥斯卡都欠她一个小金人。

呵。

她缓步下楼,王梅香见她来了,连忙上前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

“小晴,来,这位是李夫人,这位是张夫人......”

王梅香一个个的介绍,顾晴乖巧跟着喊人,众位豪门阔太也都说了吉祥话,看上去倒也热闹。

应酬了十几分钟后,王梅香慈和的拍拍顾晴的手背。

“好了,时间不早了,该上车了。”

“是。”

顾晴答应了声,视线扫过人群,有些疑惑的开口。

“夫人,怎么不见新郎家来接人,只娘家人送吗?”

话音落地,一片寂静。

众位太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她不知道自己是嫁过去冲喜的吗?

那位傅家少爷是个出了名的病秧子,病情严重随时都能暴毙,老太太不忍心,才要迎娶顾家女儿。

“傅家临时有事,咱们走吧。”

王梅香不想多费口舌,只等将她推上车了事,可顾晴却不肯走,脸上是一片轻柔的笑。

“谢谢夫人给我安排这么好的婚事,以后一辈子都衣食无忧,我会永远记着夫人的好,等明天回门,再感谢夫人。”

她说完上车,留下众位太太八卦的打量着王梅香。

本以为顾晴知情自愿,没想到是被王梅香给骗过去的,她根本不知道傅家少爷的病情。

这还真是......后妈就是后妈!

看着众人那诡异眼神,王梅香暗地里恨得咬牙切齿。

她苦心经营的好名声,都被这小贱人临门一脚给毁了!

顾家送嫁的车上,顾晴将头轻轻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她早就打探过傅家资料,传闻那位傅家大少病入膏肓,随手都可能撒手人寰,真嫁过去恐怕得早早守了活寡。

但她并不在意。

她需要的是傅家少奶奶的身份,至于其他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

“到了。”

司机冷冰冰的声音响起,顾晴回过神来,开门下车。

眼前是一处气派的豪华半山别墅,装饰单用黑与白,没有其他色彩,反而透出几分压抑沉闷。

站在大门前,让人的胸口都闷得喘不过气。

管家指挥两个佣人上前接过顾晴随身带的箱子,笑的一丝不苟,如公式化般疏离:“少爷在卧室等着,少夫人跟我过去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