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尸手札
  • 寻尸手札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九福作者
  • 更新:2022-07-16 05:49:00
  • 最新章节:第2章 九尾火狐
继续看书
余前进是一名寻尸匠,被人们冠上了一个“寻尸余”的称号。虽然年纪轻,但是手艺却出神入化,在这一行中非常有威望。一天,一个叫做马宏志的中年男人找上门,声称自家儿子不幸身亡,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尸骨,很多寻尸匠一听儿子的名字,便直接拒绝这单生意。余前进被中年男子的诚意打动,没想到前路却危机重重……

《寻尸手札》精彩片段

“咚!咚!”

两道敲门声。

门打开,外头站着一个面生的中年男人,神色焦急,黑黑瘦瘦。

瞧见我,他噗通一声跪下来,紧紧握住我的手,眼眶通红。

“余先生,我求求你,求你帮我寻到我儿子的尸体。”

作为一名寻尸匠,我见惯了这般场面,连忙上去搀扶。

“大叔,你先起来,有什么事,咱们进屋里说。”

中年男人很是倔强。

“余先生,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我做地就是寻尸定骨的生意,专门帮雇主寻找失踪的尸体,也没多想,一口答应下来。

“大叔,你放心,寻尸定骨,乃是我余家的使命,这个活,我接了。”

中年男人这才肯起身进屋。

喝了几口茶,他的情绪稳定下来,看着我又惊又讶。

“真没有想到,寻尸余居然会这么年轻。”

“那都是乡亲们抬举。”

我不置可否地一笑。

寻尸余的称号,是城里的人送给我的。

来县城不到半年,我干了不少活。

李婶家的孩子,溺水身亡,三天三夜都没找到,被我在水底的一个小陷坑里捞出来了。

王大爷的三儿子,一年前进山,一直没出来,托我寻尸,我找到的时候,只剩下一具无头骷髅。

还有张婆婆家的儿媳妇,回娘家的时候失踪,失踪两年半了,才托我帮忙,结果被埋尸在一颗大柳树下。

这几遭事之后,人人都知道城南巷子里,有一间寻尸铺,开铺子的人叫寻尸余,本事大的很。

寻尸定骨的功夫,我还是从爷爷那里学来的。

小时候,我听爷爷说,余家祖上出了一位能人。

从伏羲八卦里,悟出寻尸三卦。

三卦又称为天卦,地卦和人卦。

三卦一出,基本指明尸骨的方位,鲜有失手。

所以寻尸一脉,才有一句话。

“寻尸十分,三分靠寻,七分靠卦。”

后来这寻尸定骨的功夫被别人学了去,余家逐渐没落。

但余家祖祖辈辈,一直秉持着先祖意愿,始终走着寻尸这条路。

尽管艰难,也希望为世人尽一份力,了却活人的心愿,让死人入土为安。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希望恢复余家在寻尸一脉的地位。

不为别的,只因寻尸一脉,是由余家开创。

留意到中年男人身上的行囊,我问。

“您是外地来的吧?”

“是的。”

我心生少许奇怪。

“既然是外地人,为何不直接去找尸三绝?反而跑到小县城找起我来了。”

尸三绝,是当今寻尸界赫赫有名的神秘组织。

说它一家独大,也毫不过分。

基本上各省都有它的分号。

中年男人咬着嘴唇,眉目间很是犹豫。

“我就实话说了吧,我叫马宏志,我儿子叫马励勤,他出事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不是我没有找尸三绝,而是他们一听到我儿子的名字,根本不接。我下跪,我哀求,怎么求都没有用。万念俱灰的时候,有个好心人给我指了一条明道,让我来找你。”

马宏志的眼睛里闪着希冀的光泽。

“这一路上,我打听过了,都说您是个神人。”

马宏志说的简单,我却听出了些许不对劲。

“马叔,你怎么确定你儿子一定就死了。还有,尸三绝为什么一听到你儿子的名字就拒绝?”

马宏志擦擦眼角的泪,长叹一口气。

“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先看看这个。”

是一封手写信。

“爹,如果我死了,你千万不要去为我报仇,那伙人杀人不眨眼,根本不是咱们普通人能对付的。孩儿不孝,你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不能报了,只能等下辈子再好好报答。”

字里行间,全是诀别之意。看得我不胜唏嘘。

当然我也看出了这其中的隐情。

马励勤应该是死了,而且绝非偶然。

我收起信,还给马宏志。

“马叔,有些话我要先说到前头。余家祖宗有交代,寻尸不问因果。这规矩不能破,所以我只能帮你寻尸,其余的我一概不能掺和。”

马宏志重重地点点头。

“余先生,你能寻到我儿的尸体,我就已经感恩戴德了,哪还会求些别的。”

“你儿子的尸身大概在哪一块,可有线索?”

寻尸十分,三分靠寻,七分靠卦。

寻在前,卦在后。

意思是要先找到尸体的大致区域,才可卜卦定尸。

毕竟一尸只能卜三卦,也就是天卦,地卦和人卦。

三卦后,若还未找到尸体,也不可再卜卦了。

再卜卦不但不灵,还会伤及阳寿。

马宏志显然懂这些,忙不迭地道。

“都查过了,我儿进了城外的眠山,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眠山之大,蔓延数百里,暗洞暗角无数,单靠盲寻,犹如大海捞针。

准备妥当,我随马宏志一起进了山。

到了他所指的地儿,我摆好一座香炉。

点上三根香,冲着山里拜了三拜。

我脑子里想着马励勤的生辰八字,撕下他一角衣料,点燃,念念有词地摇动铜钱。

“寻尸十分,三分靠寻,七分靠卦。今日以腰间布料为灯,以乾隆通宝为卦,假以余家之命,蒙以天地三清,山神为引,炽日为象,寻尸定骨!”

铜钱刚甩出去,还在呲溜呲溜地转着圈。

十余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不知道从哪冲了出来。

我心里一惊,不动声色地把铜钱一抓,收进兜里。

马励勤的尸体,是找不成了。

马宏志双目血红。

“你们……你们……”

我明白他想说什么。

这伙人,应该就是杀了马励勤的人。

但是这话说不得,我拉住马宏志的胳膊,抢着道:

“几位大哥,我们不小心走错了路,实在抱歉。我们这就走。”

黑衣人却不给我们走的机会。

二话不说,直接把我们五花大绑,封住口舌。

我心里逐渐明朗,马宏志的动向,应该一直在黑衣人的掌握中,怪不得尸三绝不肯接。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死在这儿。

我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思考着逃生的办法。

一个黑衣人走到我身后,趁着紧绳子的空档,低语一声。

“余四两,不可轻举妄动,我保你周全。”

我心中大惊。

我出生时六斤四两,所以小名叫四两。

这一点,只有至亲之人才知道。

这个人是谁?

扭头看去,说话之人已混入黑衣人中。

黑衣人中,有人拿出一瓶浑浊的药剂,走到我面前,闻之刺鼻苦辣,寒声道。

“喝了。”

我此生经历各种凶险之事,自问能在这必死之局里找到逃生之路。

但是我决定束手就擒,只为那一声“四两。”

黑衣人刚要给我灌药,山路转角外传来动静。

“老大,你累不累,要不要歇一会。”

“累个屁。你们都他娘地给我机灵点,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我找着。”

有人来了。

黑衣人当即改变策略,低声道。

“把他们带走。”

我跟马宏志各被一人抗在肩上。

马宏志那边哼哼着想下来,毕竟是杀自己儿子的仇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肯定失了理智。

偏偏这帮黑衣人力气大得很,仅仅一只胳膊,就把马宏志牢牢钳住。

也是马宏志拼命挣扎,才让我看到黑衣人的手腕上,有一道狼爪的纹身。

眠山里岔路很多,而且高低起伏,黑衣人走起来却是轻车熟路。

到了一处废旧山洞。

我跟马宏志被扔在地上。

黑衣人再拿着药剂走过来,取下我嘴里的棉布。

“喝了。”

一想到余四两,我咬咬牙,将药剂一饮而尽。

苦辣涩麻。

马宏志不肯喝,遭了一顿毒打,牙齿被打掉两颗,被硬生生灌了药。

我帮不了他,无奈地叹口气,用目光寻找之前叫我余四两的人。

药劲很快就上来了。

视线模糊,头晕脑胀,手脚都不听使唤。

意识混乱之际,我听到有人问我。

“你可是寻尸先祖余德生的后人?”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摇摇头。

彻底没了意识。

一片灰暗里。

有一道声音,飘飘摇摇,恍若精魅。

“余前进。余前进。”

“谁?谁在喊我?”

我身前五米远,有一只火红色毛发的狐狸,半人多高,长有九尾,一看便不是凡物。

它的两只狐狸眼,极为妖艳、漂亮,像是用黑宝石雕出来的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盯地我浑身发毛。

狐狸,又称狐仙,在五长仙里排在第一位,狡黠聪慧,极通人性。

干我们这一行的,平时最忌讳招惹这些东西。

一旦被缠上,多是凶兆。

“你先祖余德生曾救过我一命,我自当知恩图报,这报如今应在你身上。余前进,我送你一场造化,再送你我第九尾上的毛发,望你好好使用。”

先祖救下来的?那这只狐狸不得有千年了!

大惊之余,九尾狐身形消失,我再次失去意识。

醒来以后,已是深夜。

我卡在一处石头缝里,无法动弹。

黑衣人和马宏志都没了人影。

周遭只有星月相伴,秋虫缠绵。

借着月色,我果真看到手心里有一撮红色的毛发。

这可是好东西,关键时候,能有大用。

收起毛发,我试着从石头缝里爬出来。

无耐身体卡地紧,缝里又湿滑无比,我根本出不来。

我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

喝下药剂之前,记忆都很清楚。

之后的事情,几乎都不记得。

黑衣人的目标显然不只是马宏志。

我也在他们的算计里。

被黑衣人折磨地半生半死之间,我牢牢地记住一个声音。

“杀了他。”

所幸,我没有死。

大概是那个人在帮我了。

他究竟是谁呢?

缝隙外,传来人语。

“老大,咱们这么找三天三夜了,兄弟们身体都吃不消,要不然就算了。”

“再撑一晚,找不着就撤。”

声音听之颇为耳熟。

是我们被黑衣人绑架时,碰巧遇到的那伙人。

他们应该不是黑衣人的同伙。

然而身陷险境,草木皆兵,我不得不小心谨慎,暗中观察。

杂乱的脚步声逐渐朝我的方位走近。

最终走到缝隙边。

一道手电光在我头顶晃了晃,惊喜喊道。

“老大,找着了,人找着了!在缝里。”

“那还愣着干嘛,赶快捞出来。”

我知道他们在找人。

而且找的是死人。

看这架势,显然是把我误当做要找的人了。

心生一计,我决定伪装成死尸。

绳索套在身上,把我从缝隙里拽出去。

“老大,人捞出来了。”

为了掩饰胸口的起伏,我刻意趴在地上。

没想到老大相当谨慎。

“翻个面,我看看。”

活人装死,心脏跳动,胸口起伏,却是骗不了人。

一旦翻身,装死之事必被拆穿。

这种场合下,自己主动交代,总比被拆穿地好。

“几位大哥,不劳烦你们了,我自己来。”

刚搭到我背上的手,明显地颤抖一下,飞快地缩回去,怪叫一声。

“鬼啊……”

我吃力地爬起来,正脸看着这群人。

虽然也都是彪形大汉,但是并不是黑衣人的打扮。

我放下心了。

“咕咕咕……”

揉了揉干瘪的肚子,我赔笑道。

“各位大哥,打个商量,能不能给我点吃的?”

话音未落,有人扑通一声给我跪下。

“鬼差大人,您行行好,别吓唬我们了,我们眼下没有孝敬您的,等我们回去,一定多给您送点贡品,好好孝敬您老人家。”

“铁蛋,你他娘的能不能有点出息。”

老大绝对是万元户级别的打扮,一脚把铁蛋踢翻在地,指着我的身后说:

“鬼是没有影子的,你们睁大眼仔细看看,这他娘的是不是影子?”

一群人唯唯诺诺地道:

“是……是影子……”

我现在这狼狈模样,倒真的有点像鬼,只得略有抱歉地道:

“几位大哥,小弟余前进,前几天进山,迷了路,跌进石头缝里,还要谢谢大哥出手相救。”

铁蛋盯着我看了又看,瞪大眼珠子。

“他奶奶的,你不是鬼?”

我连忙干笑摆手。

“误会,你看,这误会了不是?”

铁蛋想找回场子,恶狠狠都盯着我。

“小子,你胆挺肥啊!大半夜的,在这里装鬼吓人。”

老大出面给我解了围。

“小兄弟,深更半夜的,你能把自己卡在山里面,也算是有点本事。你放心,我们不会难为你,你填填肚子,赶紧出去吧。”

“老大,咱们还急着寻人呢,别跟他废话了。”

一听到寻人二字,我眼珠子一亮。

“敢问你们要寻的是不是死人?”

老大脸上微有诧异。

“小兄弟,我们从头到尾说的都是寻人,可没说过要寻死人,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故弄玄虚地摇摇头。

“不可说,不可说。”

老大哈哈一笑。

“小兄弟可真有意思,我第一眼瞧见你,就觉得你应该不是普通人。不瞒你说,我们要寻的确实是死人。”

“这片大山,不知绵延多少里,像你们这么漫无目的地找,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老大目露诧异,旋即拍了拍我肩膀。

“有些事你不知情。小兄弟,我们赶时间,有缘自会再见。”

寻尸寻得还挺急。

铁蛋不情愿地丢给我一把手电筒,小声地嘟囔着。

“碰到这么一个瘟神,还真是晦气。”

瘟神?

我不免笑出声来,掰开一块干粮填嘴里,边吃边淡淡地道。

“没有我,这尸体,你们保准寻不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