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老师王平香兰
继续看书

杏花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乡村老师王平香兰》精彩片段

王平脑瓜子一动,有了个大胆猜测,会不会是这个小壶儿是需要时间积累的,比如那酒放了不知道多少年,效果格外强劲,上次那酒可是被自己喝得没剩什么了。

而这壶放了几天,被灌上了水,效果自然好,自己刚刚只灌了一小会儿,那草就长不高多少。

于是他灌着水,停了好几分钟,再倒,那草又拔起来了不少,而且更高。

得到了证实,王平欣喜若狂,在农村里,干啥都比不上种庄稼,而自己有了这个小宝贝,那庄稼长起来就快,成品越早,价格就越好。

但是,人喝了,会有怎样的效果?他尝试喝了一口,冰冰凉凉的,那水比之前好喝了不少。可浑身都没反应。

先灌上一壶,放一晚,等明天去自家的地里看看。

如果这个宝贝真的能有好效果,那自己日子就好过起来,到时候多栽些贵的菜,卖个好价钱。

“王老师,天快黑了,我要洗澡了”宁梦梦心性单纯,就感觉好奇而已,现在该洗澡了,她就不关注那个东西了。

搞定宁梦梦的事后,王平就出去走走,顺手把斗笠还给香兰姐。而香兰姐正洗完澡,穿着薄纱一样的小背心,胸口印着点儿,格外浑圆。

“弟,这么早就过来了?”香兰姐眨着桃花眼,她身材很好,丰满,但是曲线妖娆,村里人不少都暗地里想过干她是什么感觉,不过这香兰姐虽然平常里大胆了些,可真还没跟那些人发生过什么。

“没事,我逛一逛”王平也跟着进了屋子,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想干什么?”香兰姐故意问道。

“想,想摸一摸”王平有点不好意思,可那两团让他感觉憋得慌。

“可姐不是随便的女人,哪能随便给你摸?”她逗着王平,可心里巴不得他扑过来,狠狠的揉自己。

“姐逗你呢,瞧你那小媳妇模样,还愣着干什么。还要我主动?”她坐凉席上了。

王平也坐过去,这才洗澡的香兰格外诱人,有股儿淡淡的香气,他闻了闻,心里躁动起来。

“抱着点姐。”

王平抱住了她,摸着舍不得放手,太舒服了。

香兰舒服得只哼哼,身子都有点斜了。

这时,苏雨瑶来找王平说一说宁梦梦的事,第一次来到这边院落,挺大的,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发现了里面有间屋子开着门,于是走过去一瞧,惊得捂住了小嘴。

王平的手伸在了香兰衣服里面,要多荒唐,就有多荒唐。


瞬间对王平的印象降低到了极点,之前道歉的想法一点都没有了。冷哼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苏老师,苏老师”王平急急忙忙的放了手,追了出去,可苏雨瑶一声不吭的走着。

“苏老师,你等等”王平想解释一下,可又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明天我就搬去肖二宝家,亏梦梦还那么喜欢你。”她冷着脸说道。

“你,你别跟其他人说”王平吞吐道。

“放心,我没兴趣把你个人的丑事宣扬给大家。你现在大可继续去做那些苟且的事情”苏雨瑶进了屋。

“老师”宁梦梦感觉到气氛有些奇怪。

一直到晚上,苏雨瑶终于受不了了,烧了热水用盆洗了个澡。但是把宁梦梦拉到房间里,就再没出来说一句话。

王平躺在席子上,想法倒不多,只要苏雨瑶不把事情说出去。毕竟自己是个老师。至于其他你情我愿的事情,她管不着。

几人就这么僵了一晚上。

第二天王平起得很早,他一个人轻手轻脚的拿着小壶,奔地里去了。这天微微亮,他已经站在地里了,也有早起的人过路打着招呼。

等没人了,他才打开小壶的盖子,满怀期待的倒下了去了。

他瞪大了眼睛,然后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小撮绿芽儿从土里破出来,然后迅速的变粗变大。

王平一拔,就见个饱满光溜的大蒜头。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兴奋的挨个实验了一番,这一小壶水,直接把十来颗大蒜给成熟了。如果精打细算点,至少可以有二十颗!

自己真的捡到宝了!他搂着这大蒜,就回家了。

到屋的时候,见着了苏雨瑶正收拾东西,看来真要去肖二宝家了,王平也没多说什么。就着这新鲜的大蒜,煮了早饭,把肉热了热。

而炒的时候,大蒜充满了一种清香,王平试了试,感觉味道很好,而且吃下去,感觉精神都好了不少。

赶紧又把这宝贝壶给灌上了水,悄悄的放好。

得去乡里一趟,买点儿好的种子,素菜水果之类的,就载家后面的小院里,先自己吃了再说。然后弄些香菜,等赶集的时候,叫商贩收了去的话,至少可以赚个二三十块。相当于自己两三天的工资了。

这苏雨瑶是铁了心去肖二宝家,所以连早餐都没吃,就赶着去学校了。

“苏老师怎么了?”宁梦梦奇怪的问道。

“人家城里来的,我们管不着,你把肉都吃完”王平全把肉给她了。

“老师,你也吃”她摇摇头。

“别跟老师客气,很快老师就能挣钱了,到时候你天天来家里吃肉”王平忍不住捏了捏她脸蛋。

“好”她甜甜的答应着。

“老师,我想回家看看,妈妈应该回来了,我怕那些人”宁梦梦担心道。

“老师跟你一起去。”

得到了王平的肯定,宁梦梦格外安心。

这太阳还没出来,而今天第一节课统一做操,因为没大喇叭,为了省电池,张校长弄了个旧录音机,一个星期,统一做一次。把一个星期的量都做完。

听起来有点好笑,但这背后的苦涩,王平却是知道的。

两人走着去宁梦梦家,屋外似乎没人,放了些心,但等近了之后,就能听到一个女人带着哭泣的挣扎声,还有几个男人的调笑。

糟了,出事了!王平脑袋一热,就窜屋里去了。


一进屋,就看到了让人气愤的一幕!癞皮狗为首的三四个男人在屋里,而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被推在床上,衣服早已经被扯落,手臂挡不住那傲人的丰满。

这就是宁梦梦的妈妈,夏雪。

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白皙的皮肤,柔美的身段,还有张非常漂亮的脸,有时候看起来就跟二十来岁的姑娘差不多,谁也不曾想到她女儿宁梦梦都十多岁了。

因为平常里人柔弱,不少村里的男的都喜欢调戏她几句,也有络绎不绝的人想娶她过门,她都拒绝了,尽管一个人,还是咬着牙支撑着这个小小的家庭。

她身子很美,几个大男人都看呆了,咕噜咕噜的吞着口水。

“你们这些人,干什么!”王平大喝一声,赶紧拿起旁边的旧床单给夏雪盖上了。却闻到了一股独特的幽香,沁人心脾。

“又是你,玩了女儿还不够,现在又来玩妈?那好处都给你一个人占了?”癞皮狗冷笑一声。

“妈妈,妈妈”宁梦梦从外面进来了,看到自己妈妈那般模样,立即扑过来护着。

王平站起来,把两人都挡在身后。

“你们这光天化日的,居然对一个弱女人做出这种事情,你们真是禽兽不如!”王平冷冷的骂道。

“哟?她鸡吃了我的进口菜,她拿着包菜籽来赔老子,你当老子是傻子?那我拿个鸡蛋,来换你家的鸡,你乐意不?”癞皮狗冲道。

“我说让她赔五百块钱,她陪赔不出,那只能用身体补偿补偿哥几个了。这道理明明白白。到谁家都说得去!”

“对,哥说得对!”其他几个人附和着,斗志昂扬。

“如果我明天就能把你那菜给赔出来,你怎么说”王平深吸一口气,说道。

“真没见过能吹牛的,老子那菜长了好几个月才出来。”癞皮狗几人都笑了。

“如果我能赔出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好!你小子有种,只要你能给老子赔十斤,老子就认了,但是你要赔不出来,不仅仅这娘俩都归我,你还得赔我五百块!”

癞皮狗是血盆大口一开。

“我答应你!”王平痛快的答应了。

“那好,明儿早晨六点,过了一分,都不行”癞皮狗笑起来,招呼着几个人走了。

几人大摇大摆的在外面。

“哥,要是那小子真赔出来了,怎么办?”

“你傻了?这菜村里除了我有那么几根,谁家还有?别说十斤,就连两斤都赔不出来。除非他一夜能把那包菜籽儿给变成菜,你说可能吗?他估计是想拖拖时间,想想办法。到了明天,咱们哥几个就有好玩的了”

几人大笑着离去了。

王平松了口气,回头看这两母女,宁梦梦紧紧的抱着自己妈妈,而夏雪也抱着她。

“对不起,私自替你们做决定了”王平道歉。

“谢谢你,王老师,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夏雪有着淡淡的忧愁。而宁梦梦松了手,却不想把那被单给滑落了。

身子光了,她比香兰姐瘦不少,香肩精巧,特别好看,还有那种恰到好处的美感,如同一朵白莲。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