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计划:最毒妇人心精品推荐
  • 复仇计划:最毒妇人心精品推荐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锦同
  • 更新:2024-06-24 23:12:00
  • 最新章节:第19章
继续看书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复仇计划:最毒妇人心》,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锦同,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苏眉苏北山。简要概述:人人都说,我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他们不知道,我心底一直藏着一个秘密。那个秘密便是,我的妻子早就背叛了我……为了爱情,家庭,我起初试图选择原谅,可最毒妇人心,人的欲望竟促使她构陷我入狱,同时,我才发现这一切的背后竟还有一双无情的黑手!没人能帮我,想要活下去,只能自己救自己,唯有黑化翻身自救,方能为王!...

《复仇计划:最毒妇人心精品推荐》精彩片段


我知道苏家人不敢报警,就凭我手里的两条视频,苏家人和聂国盛就被我死死的捏在手里,这种贪官巨富,除非是不被审查,但凡是要查他们,他们光鲜皮毛下全是恶臭的躯体,随随便便就能被扒个体无完肤。

我也知道我给了苏家人一个机会,我亮出了苏眉和聂国盛的视频,那么我从此,就成了聂国盛的眼中钉肉中刺,滨海市的二把手,嘿嘿,要捏死一个普通人,那还不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可我不是普通人。

我记得我在监狱里第一次被人谋杀,那一次挨了三刀,腰眼后的那一刀几乎就要了我的命,按道理来说受了这么重的伤,监狱里的狱警又跟苏家人勾结上了,随便耽误一点抢救时间,就能顺理成章的让我死于非命,但是我活下来了。

因为老段说过,他如果不想让我死,那不管是在监狱里还是外面,都没人能要我的命,老天爷除外,他如果想要我的命,那不管是在监狱里还是外面,都没人救得了我,老天爷也不例外。

我相信他,因为他说过的话,就没有做不到的。

我回到酒店,舒舒服服冲了个澡,在镜子前擦拭身体,我身上有6条刀疤,或深或浅,腰间和胸前的两刀,是最致命的,几乎就要了我的命。

聂国盛的出现,终于让我明白苏家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了。

我被判三年,如果让我走出监狱,我必然会去找琦琦,如果被我发现女儿并非亲生,万一我要追查到底,就有一定的可能性暴露聂国盛,苏家的大腿,滨海市的二把手。

这又被老段给料中了。

以苏家女儿都能送的奴性,我相信根本不用聂国盛吩咐,他们都会选择帮大腿解决后顾之忧,毕竟我在他们眼里,多半连养熟了的狗都不如。

对于苏家人和聂国盛来说,我跟苏眉结婚,生下一个姓聂的孩子,然后死在监狱里,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剧本。

所以他们在监狱里安排了三次谋杀,我不知道老段是用什么方法保下我的,只知道他在我左臂上纹下一个龙头之后,我就再也没被人动过了,不管是囚犯还是狱警,都再也没对我出过手。

这个龙头纹身,跟老段左臂上的一模一样。

我很喜欢这个龙头纹身,是老段亲自给我纹的,寥寥几笔的青黑色,龙头的造型苍凉古朴,非常漂亮,龙的左眼满含着杀气,右眼却没有点睛,也不知道老段是用的什么神奇颜料,这个纹身沾血之后,就会形成斑斓的色彩,一股凶厉之气扑面而来。

每到漆黑的深夜,龙头原本没有点睛的右眼,就会发出淡淡的红光,这是我出狱以后才发现的,监狱里24小时都不关灯,最黑暗的地方却永留着光明,想想也好笑。

我原本以为老段只是一个寻常的狱友,谁也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反正牢房里人来人走,老段永远是资历最老的那一个。

我后来听他说,从我一进监狱就开始关注我了,他很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会老是被人惦记着除之而后快,我面对的三次谋杀,最后一次,明显就是狱警安排好了的,把我和三个杀手单独安排在厕所劳动,门口守着两个狱警,就等着拖我的尸体了。

他们确实拖走了两条尸体,三个杀手,两死一重伤,我也重伤。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反正我醒来就看到老段坐在我身边削苹果,他递给我苹果的时候说:“你以后死不了了,我说的。”

我不知道老段是何方神圣,反正他说的话无有不中,他要我完完整整的复述过往事,甚至从小怎么长大的都问了,反正监狱啥都不多,就是时间多,我在他的盘问下一点都没有隐瞒,把生平说了个通透。

他料定孩子不是我的,也说苏家人之所以要我死,多半跟孩子有关系。

神一样的老段。

他又问我想不想报仇,我咬牙切齿的说怎么能不想,父母间接因我而死,这血海深仇怎么可能不报?

他笑笑说哪里是间接,你以为那个鸭子上门讨债是他自己的主意?

我楞在那里。

老段撇撇嘴:“如果你的孩子就是关键,那孩子的爷爷奶奶能留着当后患?就算你父母不因病而亡,他们也会安排个车祸什么的,或者,照我看,你父母还未必就是真生病,下个毒什么的,到医院打点一下,神不知鬼不觉。”

我当时如遭雷击。

我也问过老段,说你这么大的本事,又怎么会在监狱里关这么多年?

老段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老子要出去,谁能拦得住?或者,谁敢拦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就当他是说天方夜谭了,你再牛逼,能比政府还牛逼?!但是老段身上自有一股睥睨众生的豪气,他一旦吹点牛皮,你都不敢不信。

老段问过我,说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能报仇,但是从此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要你把命还给我,你干不干?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

老段又问我,如果我给你天大的本事,但是从此以后,你只能当个坏人,不能有良心,只能活在黑暗里,你干不干?

我记得我当时楞在那里,我是想报仇,尤其是老段推论我父母未必是死于意外之后,我就想把苏家人千刀万剐,但是什么做坏人,什么是坏人?我怎么做?

我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实际上,我是答不出。

老段也没有逼问我的答案,只是面容平静的看着我,那天晚上给了我龙头纹身,告诉我,从今天开始,姓段的判官没了,判官从此姓聂了。

判官聂哲,将在黑暗中审判这个世界。

昨天晚上收拾了赵三,让我心情很好,跟丁玲喝了几杯,最后连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我在睡梦中被门铃声吵醒,天知道那门铃声响了多久,锲而不舍的闹个不休,我昏昏沉沉的爬起来去开门,刚打开房门,一股香风伴着一声“姐夫!”的大喊,就直接跳到我的身上,八爪鱼一样把我扑倒在地。

我吓了一跳,揉揉眼睛,才看清眼前眉目如画的一张笑脸,那是苏月。

我就穿着一条内裤,这小姑娘把我扑倒在地,刚开始还是满脸的欣喜,转眼间好像才觉得不对,她小脸绯红,对着我吐了吐舌头,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如果说苏家有一个人,是我不恨的,那就是苏月。

我第一次见苏月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13、4的样子,我去坐牢的时候,她才高二,到了现在,她也才读大二。

她从在家里见过我之后,就跟我很亲,左一句姐夫右一句姐夫不离口,甚至给我的感觉,整个苏家,好像只有苏月是真正把我当亲人看待的,连苏眉都没有。

我能在牢里活下来,第一个要感谢的,不是老段,而是苏月。

我进监狱半年多的时候,舅舅带来噩耗,说我的父母病逝,我愧疚欲死,那一段时间浑浑噩噩,粒米未进,就是一心求死。

那段时间,苏月带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她每隔半个月都会来看我一次,在探监室的时候,总是会给我看琦琦的照片和视频,叽叽喳喳的告诉我琦琦又长大了,说了什么古怪的话,做了什么幼稚的事,还说琦琦每天念叨爸爸。

苏月每半个月一次的探视,成了我在监狱里最期待的事,到我刑期的最后一年,苏月却突然不再给我看琦琦视频了,也不再跟我说起她,但是每半个月一次的探监,仍是雷打不动。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她那个时候,也知道琦琦不是我的孩子了。

苏月那时候总是说,姐夫,你要好好表现哦,等你出来了,你要带我去吃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你要带我去欢乐园游乐场!!

苏月是个善良的孩子,她在以一种她自己的方式,帮我度过苦难。

我满身的酒气,嫌弃的看着她,苏月在我面前认错似的低着头,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边说边往洗手间走。

苏月忽然在我身后一声惊叫:“姐夫!”

我被她吓了一跳,愕然转身,她走到我身前,呆呆的看着我的身子,伸手摸向那几道狰狞丑陋的刀疤,泪水瞬间就充满了眼眶。

我连忙安慰她,说没事了,早就不疼了。

她抬头看看我,小嘴一扁,眼圈通红,也不知道跟谁生闷气,自己就走到沙发上低头哽咽起来。

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小姑奶奶,只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跑去洗漱。

我特意慢吞吞的洗了个澡,果然,等我穿的整整齐齐出来的时候,苏月已经停止了抽泣,眼圈还是红的。

苏月见我出来,眉毛眼睛都竖起来了,双手叉腰,一只脚踩在茶几上,劈头盖脸的就开始数落我:你这个没良心的姐夫!出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昨天还跑去看你,去了才知道你都出来了!你说你该不该骂!!

我苦笑着看她在那叉着腰装凶狠,我知道这时候不能开口说话,只能让她在那一个人叨叨叨,叨叨叨数落了我半天,大概是数落累了,苏月牛气哄哄的吩咐我:“还不给你小姨子拿瓶水来,没看见我都骂累了吗?!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我点头哈腰的去冰箱给她拿了瓶水,她吨吨吨几口就干了大半瓶,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就又开始叉着腰数落我,什么一点都不像个当姐夫的,一点都不心疼小姨子啦,什么害她山长水远顶着大太阳来去三四个小时看我,皮肤都晒黑了啦,什么昨天听说我出来了,一高兴,下山的时候还摔了一跤啦...

我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在一边低着头陪着笑脸说是是是,月月教训的是。

大概是见我认罪态度良好,苏月在数落我一个多小时以后,她点点头,说今天就先骂到这,还有什么忘了没骂的,下次再补上。

我说好,下次你先打好草稿,用小本本记下来,然后我准备好奶茶和好吃的,让你随时补充能量,安安稳稳的骂个够。

“哼哼哼...”,苏月鼻子里连哼几声,似笑非笑对我说:“把手给我!”

我心想这骂还不够,难道还要打手板吗?也还是老老实实的伸过手去,“另一只!”,苏月老气横秋,一脸嫌弃的吩咐我。

我伸过左手,她牵住我的手,把一只手表带上我的手腕。

我看着那支明晃晃沉甸甸的劳力士,楞在那。

苏月鼻子都快拱到天上去了,又冷哼了一声:“亏我还早就给你准备了礼物,庆祝你出来!没良心的!”

我心头一阵颤抖,实在按捺不住感激之心,把苏月搂进怀里,诚心诚意的对她说,月月,谢谢你。

苏月身体一僵,我拍拍她的背,刚想松开她,她却又环抱住我,轻声说了一句,姐夫,你在里面受苦了...说着就那么呜呜咽咽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真没错,苏月这一哭,又是好半天,我想松开她却被她搂紧,我只好轻拍她的背脊安慰她,我越安慰她她哭的越凶,简直好像是她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我低头看着表,纯钢制,表盘很干净,一点都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正长在我的审美点上,不知不觉都快哭了20分钟了,我拍拍她的背,说月月,要不你先收一收,咱们先下楼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你有力气了,再使劲哭!

苏月松开我,我见她一张小脸梨花带雨,鼻子上还挂着半条亮晶晶的鼻涕,我假装震惊,说:哇!我今天才知道,仙女也会流鼻涕啊!!

苏月噗嗤一笑,鼻涕流的更长了,她连忙双手捂着鼻子,我笑嘻嘻的看着她,她埋头到我胸前一顿乱蹭,蹭的我衣服一团糟才得意洋洋的抬起头来对我横了一眼,那意思,看你还敢不敢笑话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