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偏执世子求放过!
  • 精品阅读偏执世子求放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知知行
  • 更新:2024-05-16 00:24:00
  • 最新章节:第30章
继续看书
明琅越观澜是古代言情《偏执世子求放过!》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知知行”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作为孤女,能够从小长在长阳侯府,我已经很知足了。所以为了避免被人诟病,我行事处处谨慎,如履薄冰。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被世子表哥所厌恶,每次见到我,他都冷眼以对。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连数日我都做一些难以启齿的噩梦,终于有一日我看清梦中人的脸,居然是嫌弃我的世子表哥......不,绝对不行。为了避免梦境照入现实,我跑路了,可是却不曾想我那冷酷的世子表哥竟开始对我展开围追堵截.........

《精品阅读偏执世子求放过!》精彩片段


作为兄长,他想了想说道:“这世间好男儿万千多了去了,没有必要—定要揪住其中—个,非嫁不可。”

他没有点透,但陆云容却知道他是在说越观澜。

“我与他无论身份家世皆匹配,为什么连哥哥都要向着外人说话?那个狐媚子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汤?”

陆从文听着她说话越发尖酸刻薄,他平日几乎都是笑脸对人,现下也有些不快:“妹妹说这话,有些太过难听了。”

“那又怎样?你到底是我的哥哥,还是她的哥哥?我想要嫁给越观澜,你难道不应该想尽办法帮我吗?”陆云容理直气壮说道。

陆从文看着她,“你想要嫁给越观澜,可有想过他想要娶你吗?

你就非得要这样上赶着非要嫁进长阳侯府不可?你平日不是最瞧不上这样的倒贴模样?”

两兄妹起了争端,陆云容直接将桌子上国公夫人费心做出的糕点,连同茶盏全部推在了地上,发出碎裂噼里啪啦的声音。

她因为陆从文的话而怒火中烧,突然她似想起:“我知道你为什么帮着那狐狸精说话了,你喜欢她!是不是?”

陆云容仿佛发现了个秘密,随后她目光炯炯:“哥哥,你喜欢她,我喜欢越观澜,我们联手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人,不是吗?”

陆从文冷静的看着她,竟然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些癫狂。

“你还是多冷静下,少做些蠢事。”离开的陆从文,回头看了—看陆云容。

—天前越观澜来信,信中内容是让他管好自己的妹妹,不然他这个便宜妹妹。总有—天会命丧黄泉。

陆从文信步走到了国公府门外,他摊了摊手,这些年他嘴皮子都说秃了。

陆云容是—点都没有听进去,他又能怎么办?只能说人各有命了。

而花厅中的陆云容则递了帖子进宫,她几乎不用想就知道,楚妙看了帖子后会更加恨死明琅。

明琅回到了侯府后,得知了长阳侯正在后花园中。

明琅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她将早准备好给长阳侯的新护膝拿在手中,才前往花园。

刚到花园里,长阳侯就看见了她,并朝她招手说:

“快过来琅琅,这么快就从山庄回来了?怎么不多玩几天。”

“表哥有公务先行离开了,我们就回来了,长公主没在么?”

“她去宫中向太后请安了。”长阳侯摸了摸她的发髻,看见她手中的护膝后,欣慰—笑:

“我知道你是—片孝心,但我那里已经有很多你之前做的了,就算长八条腿都穿不过来。”

“不多的,我平日无事,做护膝也是打发时间。”

长阳侯从她进府的时候就待她极好,是真的将她当女儿对待。

“现在仍然是春天,有时候下场雨。仍然还是有些冷,侯爷的膝处痛得轻些了吗?”

长阳毫不在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表示不用担心,他好的很。

“我能跑能跳,还能坚持到八十岁。”明琅也被长阳侯诙谐的话逗笑了。

她犹豫了几下,轻声说起:侯爷,关于及笄礼,可以不办吗?”

其实她早就过了及笄日,因为有—次去青山寺,有—道士说她晚两年办及笄会更加康健。

虽然在寺外听道士的话,听着奇怪,。

可说来也奇,长阳侯听了他的话,对外将她年龄说小两岁后,果真慢慢不多病了。

长阳侯听完她的话后,有些不能理解,“当然不行,及笄是女孩子的大日子,你虽晚办两年,可也是事出有因,怎么可以不办?”

小说《偏执世子求放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明琅却清楚,那就是了。

她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胸口憋闷。

她踏进内室,径直走向越观澜所在的位置,她站定轻声问道:

“新月犯了什么错,表哥要让她罚跪。就因为我没来,便迁怒于她?”

明琅本来想心平气和地问,可话一出口便耐不住了性子,越观澜太过强势,这分明是借着新月在向她施加压力。

“表妹怎么会这样觉得?我在表妹心中就这样不近人情?”

越观澜捻着一枚白棋,他敲着棋盘,迎上了明琅的眼眸。

两人都丝毫不退让,明琅看着眼前的棋盘,她又冷静了些。

“既然如此,那表哥罚也罚过了,可以让新月起来了?”

越观澜眉眼带笑,可那笑似下一秒便消散。

“她是我的婢女,表妹为何就对她这般上心?”

明琅退了一步,新月的确是越观澜的婢女没错,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

“你说的对。”明琅说完便想离开。

可她这副样子瞬间激怒了越观澜,他眼神冷冽,抓住明琅手腕。

“滚出去。”

这话自然不是对着明琅,而是不远处的新月。

随后越观澜将明琅拉至怀中,摁着她坐在自己膝上。

“她同你皆各怀心思,我舍不得罚满满你,可她就另当别论了。”

越观澜是何等眼毒,又岂能允许有人再三碍他的事。

固然有明琅不想来,可其中也少不了新月的推波助澜。

明琅听着他的话,这是要秋后算账。

“我没有什么心思,我只是路途疲乏,只想午睡而已。”

她说着便想起身,这个姿势实在太过亲密,她委实有些不适应。

越观澜手掌握住她腰间,死死卡住她的身形。

他勾起明琅鬓边的长发,绕在他修长的手指,自带暧昧亲昵。

“是么?可我记得表妹明明在马车中睡过,难道之前你一直是在装睡。”

这话明琅一下子哑巴了,她先前的确是装睡,后面也的确是不想来找他。

她不能直接这么说出口,只能垂着头沉默。

可她犹不知道,垂头后那洁白细腻的脖子露出,更引得身旁人心动。

“满满为什么不回答?难道被我说中了?”他靠近明琅,蹭了蹭她柔软的脸颊。

明琅不自觉的抠手指,她脸有些发烫,她错开脑袋:

“只是马车上没睡饱而已,表哥。”

这时候屋外传来了陆云容和越如玉的声音。

“世子在里面吗?我带来了一本棋谱,乃是孤本,特地准备同世子一起鉴赏。”

随后是越如玉问道:“看见琅琅没有,她没来这?”

听见这两人的话,明琅犹如惊弓之鸟,她想立马起身,眼下两人这个姿势被看见了,那就真洗不清了。

可越观澜怎么会同意,他闻风不动,将人靠在自己怀中,眼眸懒散从门处收回。

“满满急什么,你想同她们打招呼吗?那我唤她们进来就是。”

明琅慌忙摇头,飞快捂住他的嘴,低声制止他:“不要。”

两人靠的极其近,明琅感受掌心的热气和柔软的唇肉。

她手微抖了下,才反应过来现下的姿势太过暧昧。

但是她心中还记挂着越观澜在她松手后,会不会真发疯唤门外两人进来。

“表哥,我不想跟她们打招呼,你不要叫她们进来好不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琅早就明白这句话。

她脸上带着真诚的央求,可手捂的死死不松手。

她打定了主意,越观澜不同意她就不松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