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掉马后王爷总想夫凭子贵
  • 毒妃掉马后王爷总想夫凭子贵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网络作者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13: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深夜不速客
继续看书
意外穿越成将军府嫡女段思楠,但原主因为自小体弱无法习武,又生来长着一双妖艳的赤瞳,五岁被夺了嫡女之位,就被关在荒废院子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而就在刚刚,她的未婚夫被她二姐挑拨,将她推入水中溺死。幸亏她医毒双绝,有能力给这个丫头报仇。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她就要风风光光地活下去,把所有敌人都要踩在脚下!

《毒妃掉马后王爷总想夫凭子贵》精彩片段

痛!

撕心裂肺的痛,仿佛全身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撕开了似的!

利代捂着发胀的脑袋,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爬起来。

不过一瞬间,万千记忆就如潮水般涌来,无数辛酸艰苦的情绪将她淹没其中。

段思楠,北凉段荣江将军的嫡女,因为体弱无法习武,又生来长着一双妖艳的赤瞳,从五岁起被夺嫡女之位后,就被关在这个院子里,过着猪**不如的生活。

而她的未婚夫——当朝太子北启,因她的好二姐段婉秀的故意挑拨,问都不问,直接认定她欺辱了她,竟命人将她仗责后,直接丢进冰冷的池中。

一想到这些非人的**,段思楠的眸里略过一道寒芒。

她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帮原主一一讨回这些债务,让这些人跪倒在她的脚下!

挣扎着起身,她从院子中浑浊的黄铜镜中看到自己那张骨瘦如柴的脸,枯草般的头发蓬乱的散在身后,唯有一双赤红的眸子极为引人注目,似是有着勾人心魄的魔力。

“虽然弱了点,但是根骨还是不错的。”

段思楠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前世作为佣兵首领,对根骨的要求最是严苛。

这具身子并不是无可改变的废柴,只要好好调理,比必能够大放异彩,兴许还能达到比她前世还厉害的高度!

“砰嚓!”

忽然一道瓷器坠地的声音传来,段思楠转身看去,却见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一脸惊恐地看向她。

“小、小姐!”

段思楠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的记忆,终于在某一个角落揪出她的身影。

她叫巧儿,是原主生母的一个小丫头,在生母死后,也跟着原主一起被赶到这里。

“这是什么?”

段思楠走上前,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带着令她不适的苦涩味。

“小姐落水着凉了,这是奴婢好不容易给小姐要来的药。”

巧儿看着地上深褐色的药汁,颇有些手足无措,眸子里闪过些惊慌的神色。

段思楠很快就捕捉到她一样的情绪,前世在危机中训练出来的直觉告诉她,这碗药肯定有问题!

她眸子微眯,还未等她深究,忽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娇俏的声音。

“这不是五妹吗?怎么不在床上呆着好好养病?这是身子好了?”

段思楠回头,便看到一个穿着桃红二色**衫子,下着月色素缎纱绣裙,挽着缀有点翠的芙蓉髻的少女走了过来。

段婉秀!段府庶出二小姐!

原主会落水而亡,她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小姐,你看这废物落入池子中后,连脑子都坏了,竟然连基本的礼仪也忘了,见你了竟然不跪。”

段婉秀的贴身丫鬟小翠指着段思楠轻蔑的冷哼一声。

一旁的慧娘见状,更是会意,抽出鞭子便上前:“五小姐,看来是老奴许久没来教你规矩了,让你都忘记见到二姑娘要行礼的事情了!”

说着,她面带狠厉,大步上前,想要像以往一样给她一个教训时,却见原本呆坐着的少女倏然站起。

只见段思楠身形一闪,蓦地伸出手抓住小翠的手腕,用力一折……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小翠痛呼出声,她的手腕,断了。

只是还未等众人看清楚她是如何动手时,便见到她身形再次一闪,落于慧娘面前,抬脚猛的一踹,待她重重落地后,又迅速上前,一脚踩上她拿着软鞭的手,众人只听到‘咔嚓’一声清响后,便看到慧娘抱着手腕痛苦嚎出了声。

“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指我?嗯?”

轻柔的嗓音带着无边的戾气,段思楠冷冷的看着这些人,轻声道:“还有谁想要教我规矩?”

“段思楠,你竟然敢对我的人动手!”段婉秀不可置信的看着动手的人:“你疯了!”

“疯了?”段思楠冷嗤了一声,扯了扯手中的鞭子,唇畔扬起一抹冷笑:“二姐姐之前似乎一直都在说我是废物,不如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到底谁才是废物,如何?”

血红的双眸划过令人心惊的寒意,就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似的,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要人性命!

段婉秀吓的忍不住往后一退。

不,不对!一个被她踩到脚底九年的废物,怎么可能哒的过她?

她一定是装的!

正想要上前一步亲自动手教训的段婉秀

突然敏锐的捕捉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面上狠厉立刻变成无辜之色。

“五妹,我也是好心来看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误解我呢?”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配上莺啼似的声音,再加上这无辜至极的神态,不知缘由的人看了,还真以为事情都像她所讲的那样。

“姐姐,妹妹可以信你,但请你来帮妹妹讨回公道。”

段思楠一把将鞭子丢到段婉秀的脚下,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段婉秀身子一僵,缓缓弯腰从地上拾起鞭子,她双目有些发红,高高挥向身边的婢女:“你们这群贱婢,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去伤害五小姐的!”

“秀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忽然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声从身后传来,段婉秀身子**,手腕一松,鞭子也从丫鬟的身边划了过去,像是算准了似的朝着段思楠的脚边抽去。

按照这个力度,一旦被抽到怎么说都会皮开肉绽。

段思楠只是冷笑了一声,轻轻松松的扭身避开。

段婉秀心中暗惊,她出手的力度和速度她比别人都清楚,段思楠能够这样轻轻松松地躲开,绝对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废柴!

段婉秀回身,看到段荣江与二夫人正站在她的身后。

“爹娘,这也不是女儿的本意。”

段婉秀吸了吸鼻子,眼眶瞬间就红了,泪汪汪地扑进了二夫人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那叫一个委屈。

“思楠,你这是对你妹妹做了什么?”

二夫人心疼地伸手拍着段婉秀的背,若不是碍于段荣江站在一旁,她怕是能扑过来吃了段婉秀。

“二夫人,这话我就不懂了,难不成刚刚手里拿的鞭子还是我塞给她的吗?”

段婉秀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红眸里掠过讥诮,看得二夫人瞬间被哽住了。

从刚刚的情形来看,的确不干段思楠的事情,但是她看见段婉秀哭得这样伤心,下意识得将所有的过错全推给了段思楠。

“难道慧娘身为下人,向用鞭子抽我,我让姐姐帮我讨回公道是不对的事情吗?”

段思楠瞥了眼蜷缩在地上,被吓得全身**地慧娘。

“慧娘想抽你?”

段荣江的脸色微微阴沉,他虽然不喜段思楠,将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但这不代表允许下人骑到她的头上去。

毕竟段思楠是他的女儿,也代表着他的面子。

“是啊,如果不是我从她的手里躲夺去鞭子,怕是身上的伤还要再多上几道。”

段思楠说着伸手拉起袖子,干瘦的手臂上满是伤疤,惨不忍睹。

“这又是怎么回事?”

段荣江的眸色一深,重重立刻地看向一旁的慧娘。

慧娘被吓得哆嗦了一下,段婉秀忙呜咽着帮她辩解:“爹,女儿与慧娘从小就在一起,她的为人女儿再清楚不过,她绝对不是会无缘无故抽人的!”

“那按你的话来说,是我自己吃饱了撑的,没事给自己抽出来的?”

段思楠轻哼了一声。

,段婉秀现在不清楚她所拥有的实力,只是缩在二夫人的怀里哭,并不敢多跟她争辩。

“爹,我敬你纯粹是因为你对我的生养之恩。我娘身为湘国公主,不明惨死于此且不说,如果在这里连我的容身之所也没有,就请爹爹您写信让舅舅来带我回去。”

段思楠这是在用她与湘国皇帝的血缘关系,在给段荣江压力!

二夫人一想到段荣江可能会迫于这层关系,将嫡女之位重新给她,心下微沉。

“楠儿,你是个有教养的人这我知道。慧娘年岁已高,就放过她吧,其他的补偿你尽管说。”

段荣江无奈地轻叹一声,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起。

虽说段思楠现在这被人欺辱,食不饱腹的处境,并不是他一开始下达的命令,也不是他所期望的。

但既然事实如此,他就有无法推脱的责任。

而且两国之间的关系极为重要,岂能被他所影响,不然他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

慧娘是个聪明的人,一下就看清了形势的走向,忙连滚带爬地过来抱住段思楠的大腿。

“五小姐,老奴并不想害你,这都是误会,还请您绕了我一命吧!”

段思楠低头看向慧娘老泪纵横的脸,赤红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怜悯。

“你说这是误会,怎么还有人逼迫你来伤害我不成?”

段思楠伸手抬起慧娘的下巴,双目紧紧盯着她的眼,散发着无形的压迫感:“如果是真的,那你就把幕后指使说出来,那我就勉强放你一命!”

段荣江看着段思楠这一举一动,眸子微缩,这可不是他印象之中唯唯诺诺的她。

段思楠现在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慧娘呆愣地看着她,一时间便是连哀嚎求饶都忘了。

她怎么会不懂段思楠所指的意思,但……

“二小姐,老奴无法再服侍您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慧娘突然看向段婉秀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随后向着院中的大树冲去。

“不,慧娘!”

段婉秀惊呆了,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抓那抹一闪而过的身影,但却落了个空。

随着一声巨响,慧娘的身子晃了晃,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刺目的鲜血从她的额上流淌下来。

段思楠看向她的眸子微眯,段婉秀能有这么忠于她的下人,可真是她的福气。

不过,她再好保佑她的福气能够再厚一些。

毕竟,以前的段思楠已经不在了,现在的她可没有这么好欺负!

“慧娘……”

段婉秀看着慧娘倒在树下的尸体,机械地小声嘟囔了几句,只觉得头昏脑涨,一头栽倒在地上。

“秀儿!”

二夫人一惊,忙上前将她搂入怀里。

“还不快去请大夫!”段荣江被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惹得有些头疼,伸手摁了摁眉心,向下人挥挥手。

这才上来几个婆子,将段婉秀给抬了出去送回她的院子。

二夫人也带着丫鬟匆匆跟着去了,段荣江瞥了一眼萧瑟的院子,看向跟在他身后的管家。

“你叫人送大夫厨子过来,并命人将这个院子好好修葺一下。从今以后,五小姐没有我允许,不许走出这个菩提苑一步!”

段思楠本就不奢望一下将所有属于自己的权利都夺回来,毕竟就算段荣江肯,外界对他的舆论压力也不肯。

她这双与生俱来的红眸,所套在她头上的不祥名号,让所有的人都胆怯。

段婉秀直至晚上这才从昏迷中苏醒,二夫人抱着她哭的泣不成声。

“娘,慧娘呢?”

段婉秀紧紧的抓住二夫人的双臂,清亮的黑眸里充斥着血丝。

慧娘跟了她这么久,在她的心里早就如家人一般。

“慧娘她、她被丢到乱葬岗去了,你爹说她挑唆你们姐妹内斗,罪不可赦,没拿去喂**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二夫人用帕子捂嘴别过脸,不敢去看段婉秀的表情。

慧娘原本是她身边的人,是她看在慧娘做事稳重的份上,才调给段婉秀的,如今慧娘走了她又如何不心疼?

“乱葬岗?”

段婉秀的心被紧紧地揪住了,眸子里更是一**猩红。

“秀儿,你今日怎么会这么**,竟然闹出这样大的事情,不仅自己没有捞到一点的好处,反而还将慧娘也赔了进去?”

二夫人的言语中虽有些斥责,但仍透露着不忍。

“娘,这次是我大意疏忽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段婉秀缓缓合上眼,发狠道,“等下一个月的祈愿节,段思楠就绝不会这样幸运了!”

这厢段婉秀与二夫人泣不成声,另一厢的菩提苑中却喧嚣极了。

送礼的来了走,走了又来新的,厨子医生轮番上来见段思楠。

怕是菩提苑这一天里所来的人,比它之前一年里都要的多。

好不容易等这些人都散去了,段思楠这才松了口气,她素来喜静不喜人,特别是将军府人员混杂,这些人之中,很难分辨哪些怀着不良的居心。

“小姐……”

巧儿低垂着脑袋,飞快地抬眸瞟了段思楠一眼,语气里满是不安。

“你先出去,没有我的指令不用过来。”

段思楠与那么一大堆人应付好,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情再来对付这些小喽喽。

“是。”

巧儿乖乖离开,还帮段思楠带上了房间里的门。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段思楠推开一扇窗户,让清凉的晚风吹进屋子,减轻一份室内的**。

昏暗的烛火下,段思楠正闭目养神,谋划着日后的道路。

忽然,前世生死场上锻炼出来的卓越耳力,让她捕捉到一阵轻响。

她猛地睁开眼,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却见一个黑衣男子从窗外跃进她的屋子,一头倒在地上。

“你是谁?”

段思楠警惕的拿起手边的剪刀,蹑手蹑脚地凑上去观察。

男子的背后有着极深的刀伤,只是因为身穿深色的衣物,所以看不清血迹。

那男子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拽住段思楠的脚踝,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救我……”

“……”

段思楠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如果不是眼前的男子伤势过重,昏迷不醒听不进她的话,她真得很想把他摇醒来几拳。

大哥你谁啊,且不说深夜擅长闺房,我跟你又不熟,凭什么要救你?

段思楠想要把他丢出去,省的脏了自己的地方,可手刚触及门板,她就敏锐的察觉到屋外潜伏着不少的人。

她现在将这个男子丢出去,也很容易被这些人给盯上。

段思楠无奈,只得将他藏在屋子里的草垛里,等上**刻待屋外的人都走后,这才将男子重新拖出来。

“算了,就当我积德行善,做做好事积攒福气吧。”

段思楠将蜡烛拿过来,昏黄的灯光下,她这才看清男子的脸。

他的五官很是立体,如刀雕刻出来似的,硬朗的线条使精致的五官并不会显得媚气,而是多了一份爽朗。

但无论他长得多帅气,此刻在段思楠的眼里,不过都是一个麻烦。

她用剪刀裁开男子的衣服,在将衣服褪到腰间的时候,她这才发现男子的腰上系着一块腰牌,上面刻着一只猛兽。

腰牌是用上等白玉雕刻的,色泽通透,触感温润,世上怕是少有。

段思楠一把将其拽下来,极为自然地收入囊中。

“这就用来当我救你的报偿吧。”

她用早上大夫剩下来的药膏给他涂膜了伤口。

前世无数次在逆境中自救的经历,锻炼出她利索干净的手法。

等男子原本絮乱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段思楠这才去洗漱休息。

翌日,巧儿端着早餐从屋外走进来,刚开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上半身**的男子,惊得差点叫出来,被段思楠一个眼神给制止。

“想要活下去,就听话。”

淡淡的语气,却暗藏着杀意,听得巧儿一个哆嗦差点将手中得食盘子给砸到地上。

“奴婢知道。”

“去打一盆水回来。”

巧儿很快就端着水盆回来了,只是身边还跟了一个陌生的小丫头。

“小姐,水来了。”

她显然没有了刚才的慌张,镇定了许多。

段思楠的眸子在那陌生的小丫头的身上顿了顿,随后淡淡的转移了视线,只是用下巴点了点桌子:“把水放过去吧。”

巧儿乖乖照做,将水盆放好后就低垂着头,一动都不敢动,手心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那个跟她来的丫鬟也想探头往屋内看,却被段思楠一个眼神吓得匆匆溜走。

段思楠从软塌上站起身,用手抚了抚裙子上的褶皱:“巧儿。”

轻飘飘的语气,却让巧儿吓得腿开始难以控制地哆嗦。

“奴婢在。”

她从未觉得自家小姐这么可怕过,从她刚刚带着那个丫头出现的那一刻起,她真的从段思楠的身上觉察出一股杀意!

“我从来都只收衷心于我的人,那些三心二意,打着自己小算盘的,最好不要被我知道,不然下场会让他们觉得生不如死!”

平淡的语气,却在说最为狠的话。

巧儿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将头**在地上:“奴婢以后不敢了,奴婢一定效忠于小姐!”

不论是今生还是前世,忠实永远都是段思楠最为看重的,如果不是念在巧儿这九年来一直都服侍她,只是今日的一时糊涂,她肯定会直接要了她的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