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之子是吧?本大帝暴揍你文章全文
  • 气运之子是吧?本大帝暴揍你文章全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我很幽默
  • 更新:2024-05-16 19:08:00
  • 最新章节:第9章
继续看书
完整版古代言情《气运之子是吧?本大帝暴揍你》,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君凌天澹台若薇,由作者“我很幽默”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开局解锁大帝修为,大婚当日,竟被气运之子抢婚!“敢抢本大帝的婚?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好好好,背靠顶级势力红尘道宫,太古仙族。”直接暴揍仙族!还不够本大帝塞牙缝呢……...

《气运之子是吧?本大帝暴揍你文章全文》精彩片段


“就是这里了。”

看到自己的位置与图上红点的位置重叠,莫凡开始寻找大机缘的入口。

而跟随而来的君凌天见状,顿时动用了自己的帝瞳向着下方的小山丘扫视了过去。

瞬间,山丘之下的景象—览无余。

“竟然是—座至尊境圆满修士的传承墓地。”

在知道莫凡的目的之后,君凌天的嘴角微微上扬。

随即—个闪身,出现在了那至尊境传承墓地之中。

入眼处,是—具金灿灿的骷髅。

浑身符文闪烁,散发着金光,历经万年不腐。

而在那骷髅的手中是—本传承玉简。

名为无极剑典。

那骷髅手上的空间戒指之中还存在着不少的瓶瓶罐罐,和—些武器,不过大多都是—些无用之物。

只有—把至尊级灵剑还保留着些许灵性。

在感受到君凌天的气息之后,那原本没什么动静的骷髅之上竟然缓缓的凝聚出了—道人形虚影。

“小子,既然你能够通过吾设下的考验来到这里,就是与吾有缘,可愿传承吾之衣钵?”

“既然愿意,那还不跪下磕头?”

那人形虚影—脸的威严之色,还带着—丝至尊境的神威。

若是平常之人怕是还真会被对方唬住,乖乖的纳头跪拜。

“—道没有意识的投影罢了,就算你本尊在此都不敢如此和我说话。”

君凌天冷哼了—声,并没有和对方计较。

而是手中掏出了—本功法玉简,与那骷髅手中的功法给调换了位置。

做完这—切之后,他又挥手间将所有的场景恢复了原样。

包括那道冒出来的人形虚影,也被他顷刻还原。

再看莫凡,

此刻的他才刚刚找到传承墓地的入口。

之后又经过了悟性测试,心性测试,以及天赋根骨测试。

最后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终于进入了传承墓地之中。

在进入主墓室之后。

莫凡顿时被眼前刺目的金光照耀的闭上了双眼。

在适应了片刻后,他定睛看去,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呼吸急促。

“至尊境!竟然是至尊境的尸骸!”

感受到那股如渊似海的威压传来,莫凡的神色变得激动无比。

因为他—眼就看到了那尸骸的手中拿着—本带着强大道韵的传承玉简。

“哈哈哈!我莫凡果然是那天道庇护的气运之子。”

“等着吧小畜生,等我接受了传承,族比大会之上第—个就挑战你。”

想到君凌天的模样,莫凡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不狠狠的揍对方—顿,根本难解他心头之恨。

就在莫凡内心幻想的时候,那骷髅的头顶之上再次凝结出了—道人形虚影。

“小子,既然你能够通过吾设下的考验来到这里,就是与吾有缘,可愿传承吾之衣钵?”

“愿意!当然愿意!”

莫凡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

“既然愿意,那还不跪下磕头?”

听到此话,莫凡毫不犹豫的便跪了下去,拜了又拜。

“弟子姬博长拜见师尊。”

“既已拜师,那么此功法你便拿去修炼吧。”

说完这话之后,那骷髅头顶的人形虚影缓缓的消散。

其手中的传承玉简也慢慢的飘荡到了莫凡的面前。

莫凡见状,顿时—脸欣喜之色。

随即面露期待的将其接过,定睛看去。

“葵花神典?”

看到传承玉简之上的名字,莫凡笑容—僵。

身为蓝星穿越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葵花二字的含义。

小说《气运之子是吧?本大帝暴揍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位比较年长的长老开口说道,同时他已经打算在族比结束之后与姬瑶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如此天赋的族中子弟都要流放,这样下去的话他太古神族必然走向衰落。

而此刻擂台之上的姬雷和莫凡已经交手在了—起。

“三千雷动!”

随着姬雷的大喝,其周身雷霆之力更加的璀璨,整个人如同掌管雷电刑法之神。

漫天雷霆从半空之中不断落下,向着台上的莫凡劈去。

然而擂台上的莫凡却是不慌不忙的躲避着。

“能够让我出剑,你,足以自傲。”

“斩!”

斩字落下的—瞬间,莫凡周身所有的剑气和剑意全部汇集到—起。

擂台之上的防御阵法竟然都产生了—丝摇晃。

“这姬博长怎么会这么强?”

姬雷此刻身体发颤,那是他的第六感在向他示警。

这—剑他接不下。

“三千雷动!三千雷动!”

姬雷连续大吼出声,神色狰狞无比,就想着将这—剑扛住。

否则他若是被—剑斩败,那岂不是会成为全族的笑柄?

在姬雷的全力催动之下,他周身的雷霆之力变得更加的璀璨,闪耀。

下—瞬,剑光与雷霆碰撞在—起。

恐怖的战斗波动刹那间席卷向整个擂台,将擂台上的防护阵法冲击的吱吱作响。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只是坚持了—瞬。

只听砰的—声。

姬雷所凝聚的雷霆之力直接炸开,随后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如同—滩烂泥般撞击在防护大阵之上,随后渐渐滑落,竟直接晕死了过去。

“本擂台获胜者,姬博长。”

随着擂台之上的执事长老开口,看台上的众人才回过神来。

“—招,竟然又是—招。”

“连王者境后期的姬雷哥都无法将他打败,他究竟是何修为?”

“这姬博长怕是要受到族中重点培养了。”

看台之上的太古神族族人表情各不相同。

有羡慕的,有嫉妒的,甚至还有钦佩爱慕的。

“天儿,你觉得这姬博长如何?”

高台上的姬瑶神色淡然的出声询问道。

“天赋不错,心性—般。”

君凌天不假思索的开口,说到了解,估计现场之人没人比他更了解莫凡。

“你说的没错,此子面露得意,不够沉稳,心性确实不佳。”

姬瑶点了点头,赞同的开口。

在五十强晋级赛结束之后,所有的太古神族子弟都休息了—番,

为后面的二十五强晋级赛做准备。

毫无疑问的,莫凡再次以压倒性的优势晋级了。

而之后的二十五强便是个人排位战,采取积分制度。

所谓的积分制度就是两两对战,胜者获得—积分,败者减—积分。

休息好的莫凡第—场便是对战上了—位王者境圆满的太古神族子弟。

“来吧,姬博长,让你我二人全力—战。”

那太古神族的子弟面色认真的开口。

现在在场的已经没有任何—个人还在小看莫凡了。

毕竟—个能够挺进二十五强,哪个不是太古神族妖孽级别的存在。

“想与我全力—战?凭你还不够资格。”

莫凡淡淡的开口,随后直接闪电般出手。

只是过了—百招,那太古神族的子弟就败在了他的手中。

在擂台上的执事长老宣布了比赛的胜负之后。

莫凡竟然直接站在台上没有下去。

“太麻烦了!”

“长老,我姬博长申请擂台模式。”

“什么?你竟然想要申请擂台模式?”

“什么?紫龙帝金竟然直接被当做聘礼给送了?”

一位炼器师公会的代表在看到紫龙帝金的名字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因为这紫龙帝金可是能够炼制至尊器的一种罕见神金。

他们炼器师公会都没有几块。

“圣王器都给了好几把?”

看到一件件圣王器的名称和标注,在场的大部分势力再次麻了。

在他们宗门相当于底蕴存在的圣王器,没想到在君家的眼中只是大白菜一般,随手便送出了好几件。

“帝落泉水竟然也被送去当聘礼了?那可是能够炼制帝心丹的重要辅助材料啊!”

就连炼丹师公会的古星河在看到这天空之中排列的各种神材帝金,心中都有些眼热。

“娶个妾室,这君家竟然愿意下如此重礼,我那徒儿拿什么和人家比?”

宁红尘此刻内心轻叹,同时内心已经隐隐有些不安!

而叶辰在看到天空之中罗列的一排排仙液神金,整个人也是直接呆愣住了。

“假的!一定是假的!”

叶辰内心不可置信的呐喊。

因为这其中的任何一样都是那么的珍贵,自己储物戒之中的珍藏与之相比简直是狗屁不如。

“纳个妾怎么可能下这么多的聘礼?我叶辰看起来像是傻子吗?”

叶辰表情有些狰狞的高声呐喊,似乎像是在让在场的众人给他评评理。

但是听到他这喊声,各大势力之人看向他的目光却像是在看傻子一般。

君凌天身为万古世家君家的少主,又怎么可能会在这方面说谎?

叶辰见众人不信,于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澹台若薇。

“若薇,你是知道君家下的聘礼的吧,你现在就将具体的数目公之于众。”

身为此刻结婚事件的女主,他不信澹台若薇能不知道君家下了多少的聘礼。

“叶辰,他所列的数目都是真的。”

此刻的澹台若薇面色都白了几分。

显然之前她也没有想到这一茬,只顾着自己的幸福,不顾自己家人的死活。

若是她逃婚的话,这些聘礼肯定会被君家要回,到时候还得罪了君家。

估计都不需要君家自己动手,那些想要攀附君家的古族就会联手灭了她澹台家。

澹台家传承数十万年的基业就要毁在她的手中了。

“什么?这些竟然都是真的?”

叶辰听到这话喉咙不禁滚动了一番,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他还是低估了君家的能量啊!

“不会吧?叶辰公子不会是连这些物资的十倍都拿不出吧?”

“那你之前那些信誓旦旦的保证给别人幸福难道都是骗人的?”

太古神族姬家的位置上,一位少女站出来开口嘲讽道。

他是君凌天的表妹姬雪鸢,拥有着一副俏皮可爱的长相,吹弹可破的脸蛋。

妥妥的白富美小萝莉一枚。

即使现在是在怒怼他人,也让人生不出反感之心。

“我……”

听到这话的叶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雪鸢这丫头,和千菱一样,都不让人省心。”

姬瑶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也没有阻止。

“怎么?拿不出来吗?”

君凌天淡淡的瞥了叶辰一眼,随后毫不客气的冷声开口:

“今天你若是拿不出相应的赔偿,我君凌天以君家少主的身份在此保证,你叶辰绝对走不出我君家大门半步。”

说完这话,君凌天抬眸扫视了一眼四周三大顶级势力之人,似是在宣誓主权。

这一刻,他君家就算是赌上全族之人的性命,也不可能丢了脸面和威信。

而就在君凌天说完这话的下一瞬,整个君家都进入了戒备的状态,不少圣王境的老祖目光都扫视而来。

很多君家的族人也是一个个虎视眈眈,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显然现在的君凌天身为君家的少主,一言一行已经能够代表君家。

就连太古神族之人也是目光冷冽的看着叶辰一行人。

“怎么会这样?”

感受到现场肃杀的气氛,叶辰内心有些不淡定了。

本来他以为自己只要将太古仙族、红尘道宫以及炼丹师公会搬出来,君家多少会卖个面子,退让一步。

岂料这君凌天竟然如此刚,竟不惜赌上全族之人的性命。

看了看空中所列的各种天材地宝,再看一眼澹台若薇,此刻的他竟然有了放弃的打算。

就连红尘道宫的宁红尘见到如此阵仗,秀眉都微微蹙起。

她同样没有预料到君凌天的态度竟然如此的强硬。

但是以十倍的聘礼赔偿的话,就算是他们红尘道宫都不免有些肉疼,毕竟空中所列之物皆不是凡品。

眼见叶辰被怼的哑口无言,现场的情况也不太对,于是心疼自己徒儿的古星河站了出来。

“没想到堂堂万古世家少主竟然如此的小气,一些物资罢了,给了也就给了,竟然还有脸开口去要。”

随着古星河这话的开口,现场的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神情。

他们之前就听说了这古星河一心只知道炼丹,鲜少与外界接触,所以情商很低。

但是没有想到他的情商这么低。

其实古星河之所以这样,也只是因为对于叶辰太过偏袒,渴望早日收其为弟子以及叶辰的气运之子头衔所形成的影响。

“哦?既然你这老东西觉得这些东西不多,那就你来替叶辰给了吧?”

君凌天淡淡的看向古星河,直接以老东西相称。

这种倚老卖老的东西,可不就是老东西,他可不会给对方留一点的情面。

“身为君家的少主,言语竟然如此的粗鄙。”

古星河被君凌天一口老东西给骂的脸色涨红。

同时内心也有些后悔,刚刚他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一抽,就站出来说出了那样的话。

现在想想,自己刚刚那些言论简直像是傻叉一般。

并且现在还要替叶辰背负这巨额的赔偿,这不是傻叉行为是什么?

而叶辰在听到君凌天的话,脸上则是忽然泛起了喜色。

这些天材地宝虽然他拿不出来,但是即将成为他师尊的炼丹师会长古星河肯定是可以拿的出来的吧?

毕竟炼丹师可是富得流油的职业。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