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高质量小说
  • 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高质量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守护凡界的神
  • 更新:2024-05-18 00:36:00
  • 最新章节:第7章
继续看书
《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陈继来左念念,《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都市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本是一个连班费都交不起的农二代,一着不慎被校花开车撞进了医院。为人正直的他并没有追究责任,或许是上天可怜,送了他一个特异功能。从此,古董街捡漏,股市界打拼,赌石也是逢赌必赢……正当他勤工俭学,努力做个三好青年时,校花找上门:“听说你喜欢我?但我告诉你,你配不上!”他无奈耸耸肩:“可是,我也有你家公司的股份啊!”...

《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他找了个借口,“我出去一下,你们玩。”

唐静其实也不想玩什么麻将,她跟过来主要是想好好感谢一下陈继来。

见陈继来出去,唐静道,“我去有点事。”

这个时候了,大晚上的,她能有什么事?

覃楠笑得很贼,朝王浩踢了一脚。

王浩会意过来,也捂着嘴偷笑。

这下大家都明白了,等两人出去后,易浪高道,“唐静好像对陈继来有意思哎。”

“嗯,我看有戏。”

徐可清道,“如果左冰知道了怎么办?”

覃楠摇头,“左冰毕竟跟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倒更看好唐静和陈继来。”

“相信陈继来会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就不要去管了。”

易浪高早就忍不住了,“我不能熬夜,再去开个房吧!”

王浩有点懵,“你丫的不能熬夜?”

不过话说出来,他就后悔了。

人家这是给自己机会啊?

笨得跟猪一样。

徐可清被易浪高拉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覃楠他们俩了。

王浩摸了摸口袋里藏了大半个月的小雨衣,手心都闷出汗了。

“陈继来,你等一下。”

陈继来走出宾馆,唐静就跟出来了。

“你怎么出来了?”

此刻都凌晨了,陈继来原本打算回公寓去睡觉的,没想到唐静跟过来了。

“我……”

唐静走近,低着头。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吧?”

“嗯!”

既然人家来了,陈继来又不好意思拒绝。

两人离开宾馆,就这样走着。

江州大学校园外面,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

此刻正值夏天,人工湖那边倒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你怎么不跟他们在宾馆里休息?”

两人来到湖边坐下,陈继来问道。

“我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没有别的意思。”

“不用啊,你这么客气干嘛?”

“可是……”

唐静急了,“这么大一笔钱,我们怎么还啊?”

“都跟你说了不急,钱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你不要有心里压力。”

陈继来安慰道。

唐静道,“那怎么行,我不能让你替我承受这一切。”

“这样吧,暑假我不回去了,我去找工作努力赚钱还你。”

见她这么倔犟,陈继来想了想。

“你现在才大二,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就算你一个月赚一万,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这些钱?”

“那怎么办?”

唐静焦急地看着他。

陈继来想了想,“你还是好好读书吧,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说。”

“可万一人家催账呢?”

“不会的,我跟他说过,这笔钱可能要几年才能还给他。”

“不过你真想出去找工作的话,我倒是有个地方。”

“但是没这么快,你可能需要等等。”

自从陈继来无条件帮了她之后,唐静对他十二分的信任。

用力点了点头,“嗯,我可以等。只要能够赚到钱就行了。”

陈继来笑了起来,“没想到以前你看起来挺高傲的,现在跟变了个人一样。”

唐静的脸都红了,解释道,“我哪高傲了,只是大家还不太熟罢了。”

“行,你先回去吧,等事情有着落了我再告诉你。”

陈继来起了身,他真的要回公寓去睡一会。

唐静心里如小鹿般乱撞,忐忑不安地朝校门口走去。

陈继来本想注册一家公司,可注册公司就涉及到税务问题。

他不想这么麻烦。

目前个人炒股没有这个烦恼。

这天晚上,易浪高他们四个人是怎么过的陈继来并不知道,

反正他去了公寓,唐静回了学校。

结果第二天上午,这两个牲口都没有来教室。

陈继来琢磨着,他们应该是起不来。

梁栋才又过来收班费了,他打算在这个学期最后一天搞个班会。

但这次帮他收费的是郭建良,郭建良收走了邻座的班费,愣是没有问陈继来半句。

小说《怎么办!四大校花上门求负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晚上班里有活动,陈继来没有交钱不用参加。

倒是明天可以去古玩街逛逛,看看能不能捡个漏。

现在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卿卿我我的情侣,都是给单身狗伤口上撒盐的地方,干脆就回了宿舍睡觉。

王浩打电话过来,说覃楠要给他介绍女朋友。

是她们宿舍的一个女孩子,可漂亮了。

陈继来没什么兴趣,当场回绝。

男人没本事的时候,不要连累人家女孩子。

而且他也不希望两人约完会的时候,眼巴巴地看着人家买单,多丢脸啊!

第二天一早,他就骑着共享单车来古玩街闲逛。

最近他准备恶补一些古玩的知识,省得以后淘到宝被人坑。

今天的古玩市场没什么人,生意也冷冷清清。

陈继来就这样闲逛着,他比别人有着更为强大的优势。

不需要一件一件去仔细瞧,扫一眼就能知道那玩意是不是真的。

其实要买真货,像文正街这些店里多的是。

但他们的东西贵,保真!

当然也有看走眼的。

陈继来又不是收藏家,买那玩意干嘛?

最主要的是自己实在太穷了,现在每天只能赚个几千块。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市场里捡捡漏,运气好一点,也许能捡到一二件真货。

咦?

路过一个摊位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件古物。

这是一只清晚期风景人物大将军罐。

陈继来漫不经心地走过去。

摊位上东西很多,坛坛罐罐也不少。

但现在的东西,假的太多了。

陈继来随手拿起一个碟子,摊主就问道,“小伙子,买一个吗?”

“多少钱啊?”

摊主看了他一眼,“你说个价吧,反正是开摊生意。”

陈继来心道,我要是出个价,怕你会打死我。

放下碟子,他又拿起那个罐子。

东西肯定是真的,百分之百错不了。

他要看的是有没有破损。

东西保存得还不错,陈继来道,“你这些东西我也看不懂。”

“我奶奶叫我买个回去装花生。”

哪知道摊主不屑地道,“少来了,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

“来这里捡漏的都这么说。”

“上次有个小伙说他啥也不懂,在摊位上觅走一个鼻烟壶,结果转手卖了十几万。”

擦——

到底是谁走漏的风声?

其实也没卖那么多。

陈继来抹了把汗。

懒得跟他罗嗦了,“这个五百块钱卖不卖?”

“低于一万不卖!”

摊主很牛毕的。

反正只要有人问价,他就狠狠地宰一刀再说。

陈继来放下罐子,“那你留着装花生吧!”

“小伙子,加一点啊!”

这个摊主真搞笑,估计他还不知道自己这里有宝贝。

“这个可是仿晚清的。”

额?

听到这句话陈继来都快笑出声来了,原来他把罐子看成仿制品。

这也难怪,毕竟古玩市场这水太深,没有一定的眼力哪能看这么准?

于是他又回过来,拿起罐子道,“这玩意也就摆在家里装装样子,碰到行家就现眼了啊。”

“这样吧,八百卖不卖?”

摊主道,“凑个整吧,一千拿走。”

“我也不蒙你,这是仿得最好的一件。”

看摊主说这么认真,要不是陈继来的眼睛有分辩能力,还真的被他吓倒了。

行!

一千就一千。

付了钱,拿着罐子走人。

摊主望着他的背影心道,又碰到一个二毕。

今天纯赚八百。

这个罐子是个二百块钱收回来的。

唉!

现在的富家子弟就是喜欢出来装毕。

特意穿得那么寒酸,以为我就看不出来了?

文正街,

陈继来抱着罐子来的时候,发现百宝斋门口还有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

也抱着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罐子。

我靠!

难道这玩意真是仿制的?我打眼了?

左汉东笑眯眯地对那名男子道,“不好意思,你这个我们这里不收!”

“今天算上你,来我这里的人都是第四拨了。”

“……”

陈继来突然觉得自己上了当,都不知道自己这罐子还要不要拿出来。

可左汉东已经看到了他,“哎,小兄弟,你来啦?”

“坐!”

陈继来老尴尬了,抱着罐子硬着头皮进去。

那名男子望着陈继来手里的罐子,也是一脸尴尬。

不用说,他也是一个上当受骗的人。

“怎么你也淘到了这个罐子?”左汉东摇了摇头,“最近市场里突然冒出一批这样的罐子,仿得还不错,每天都有人上门。”

陈继来道,“我这个是真的。”

而且他看到对方眉宇间带有喜色,这位大叔怕是最近有什么喜事吧?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女孩,“爸!”

额?

谁叫我爸啊?

陈继来回头。

一双特别好看的大长腿映入眼帘。

他整个人都懵住了。

而对方也同样看着他,一脸惊讶。

“念念,你回来啦!”

左汉东站起来,笑盈盈地走向自己的女儿。

左念念一脸不解地望着陈继来,“你怎么在这?”

“这是你们家的店?”

“是啊!”

左念念坐下来,晃着一双大长腿,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陈继来暗道,芭比Q了。

自己未来的首富身份要被爆光了。

果然,左念念一脸好奇地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左汉东也觉得奇怪,“你们认识?”

“算是认识吧!”陈继来挠了挠头,还没来得及解释。

左念念立马抢先道,“我们一个学校的,见过两次。”

说完,她在桌子下踢了陈继来一脚。

陈继来知道,她估计不想让家里知道自己谈男朋友的事。

左汉东哦了声,也没往深处想。

拿起陈继来的罐子仔细看了起来。

不过他也拿不准,毕竟最近市面上这种类似的罐子太多,而且仿得特别逼真。

“小兄弟,要不这样,你要是相信我,把它放到我这里。”

“我找人掌掌眼。”

“行吧!”陈继来也不是个没格局的人,两人加了微信,他便走了。

左念念望着他的背影,“爸,他来干嘛?”

左汉东微笑道,“他呀!可是咱们的财神爷。”

“哎,你们不是校友吗?帮我了解了解一下他。”

“嘀!”

陈继来正准备回学校,手机收到一条微信提示。

新的朋友添加申请,我是可带劲的女孩!

点开头像一看,一双漂亮的大长腿特别抢眼。

左念念?

她加我干嘛?

陈继来思索了一下,点了同意。

没一会,左念念就直接打语音电话过来了,“陈继来,准备回学校了吗?”

“等我一下。”

“你发个位置给我。”

她说完就挂了,陈继来只好发了个位置过去。

他刚离开文正街,此刻只能站在街口等。

很快,人群中就出现左念念美丽的身影。

那双大长腿特别抢眼,简直就是这条街上最美的风景。

陈继来看在眼里,暗叫可惜!

梁必勇这种人何德何能?能够拥有这样好的妹子?

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吗?

老天不公啊!

看到左念念朝自己走来,陈继来突然想起梁必勇头顶的那片绿光。

难道左念念劈腿了?

“陈继来,我们找个地方聊会吧?”

左念念的性格很开朗,人也活泼。

陈继来一直在心里郁闷,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跟梁必勇这种人在一起?

为什么呀?

为什么呀?

他看了看四周,“你想去哪?”

“星巴克吧!”

“我请客!”

说着,也不容陈继来答不答应,她就已经走了。

陈继来从背后打量着左念念绝美的身材,

嗯……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下她们家的店铺。

星巴克里,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人特别多。

很多拿着电脑,坐在那里感觉很高端的小资男女,让陈继来根本无法理解。

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价格,一杯咖啡都能抵自己几天的生活费。

左念念抢在前面去买单,陈继来还是很绅士地走过去,“我来吧!”

“不用!”

“都说了我请客。”

没想到左念念的性格也很特别,完全不象有些女生。

扭扭捏捏的,说什么她请客,结果往往是人家付钱。

“你去那边坐会吧!”

既然这样,陈继来也不跟她抢了。

老妈从小就教导自己,

人家对我好的,我记在心里,以后加倍偿还。

人家对我不好的,我也记在心里,对你避退三舍。

很快,左念念就买好了两杯卡布奇诺,还有牛奶巧克力曲奇饼干。

两人挑了个位置坐下,左念念喝着咖啡,一双漂亮的眼睛打量着陈继来。

有一点她很不解。

陈继来看起来也不像梁必勇他们说的那么穷吧?

毕竟他随便拎出来一件古董都值好几万,可他为什么这般低调?

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想隐藏自己的身份。

左念念嫣然一笑。

在桌子下踢了他一下,“哎,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突然问起你的名字吗?”

“不知道!”

陈继来搞不懂,为什么左念念总喜欢踢人。

难道这是她腿长的原因?

左念念笑道,“以后不要跟梁必勇这种人在一起,他到处在外面说你是个穷毕。”

“还各种瞧不起你。”

见陈继来不怎么说话,左念念用手撑着下巴,好奇地盯着他。

“你谈过恋爱吗?”

“听说你们宿舍里就你没女朋友了?”

陈继来没想到连这些她都打听到了,尴尬地道,“女朋友只会影响我赚钱的速度。”

“我不想在谈情说爱上浪费时间。”

这的确是他现在的梦想,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

毕竟家境贫寒,父母辛劳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送了自己上大学,不能浪费了这大好的年华。

左念念道,“谁跟你说谈恋爱就一定浪费时间?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努力。”

“双向奔赴同一个梦想,这样人生路上才不会孤单。”

“那你现在不孤单了?”陈继来反问道。

左念念摇了摇头,无趣地晃动着手里的杯子,“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喜欢梁必勇,连手都没让他牵过。”

“虽然说他一直在追我,我还没答应呢。”

“……”

陈继来一怔,他知道左念念和梁必勇是联谊会上认识的,当时自己也在。

只是自己从来都不主动跟女孩子打招呼。

左念念抿着嘴,充满灵气的眼睛眨了眨,“我当时喜欢的人是你,可你那么高冷。”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能去你们教室里,多看你一眼。”

“……”

陈继来呆住了,脑子有些短路。

原来让梁必勇变绿的竟然是自己?

不过……

我高冷吗?

那是穷!

左念念见他不作声,不禁急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去学校报名的时候,是你接待的。”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有一天能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咳咳——

陈继来再也坐不住了,他怀疑左念念在撩他。

现在的妹子啊,胆子贼大。

可她的话能信吗?

陈继来拿起杯子准备走人,左念念喊道,“你不相信?”

“好!我明天就证明给你看!”

呵呵——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陈继来真的走了。

他架不住左念念的攻势,而且他真的无法理解,

左念念会喜欢自己?

不会赵美媛这一撞,

不但撞出了特殊能力,还带来了桃花运吧?

回到学校的陈继来,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到了脑后。

第二天中午,陈继来刚从图书馆回来,宿舍里就炸锅了。

“快看,梁必勇要在大食堂门口,公开向左念念表白。”

“走,看热闹去!”

对于这些八卦新闻,王浩特别来劲。

梁必勇也算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富家子弟,

左念念呢?

虽然不及赵美媛这么有名气,但也是出了名的大美女。

一些好事者,甚至将她名列美腿排行榜第一名。

这么大的新闻,肯定会引起很多人围观。

不过陈继来没兴趣,他懒洋洋躺到床上,“帮我带个饭。”

“哎,你这是干嘛?”

“一起去看看啊?”

“不去!”

刚拒绝了王浩,手机突然响起。

屏幕显示:可带劲的女孩。

“谁啊?”

王浩当然不知道这是左念念的微信号,

陈继来犹豫了一下,接电话问道,“干嘛?”

“你到大食堂门口来,快点,别让我生气啊!”

陈继来寻思了一下,跟王浩一起赶到大食堂门口。

这里已经挤满了很多好事者,里三层,外三层。

大食堂的对面,是学校的电影院,那里有一排长长的台阶。

台阶上铺满了鲜红的玫瑰,还有五彩缤纷的气球。

梁必勇西装革领,双手捧着鲜花,将自己打扮得象个王子一样。

他得意地望着围观的人群,又抬头看着高高站在台阶上的左念念,感觉自己踏上人生巅峰的那一刻马上就要来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