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巨著七年苦修,小王爷武林第一
  • 畅销巨著七年苦修,小王爷武林第一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残月断星
  • 更新:2024-06-24 23:12:00
  • 最新章节:第47章
继续看书
奇幻玄幻《七年苦修,小王爷武林第一》,讲述主角赵朔赵煦的爱恨纠葛,作者“残月断星”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龙棍方向转弯,又是砸死了几个重骑兵,最后懒得再和这些重骑兵杂耍,一记盘龙棍砸向地面,周围土地松软下来,这些重骑兵全都被埋进了土里去。“赫连铁树,这就是你们西夏的铁鹞子?也不过如此嘛!”赵朔云淡风轻的捋了捋额前垂下来的头发,肩上扛着盘龙棍,棍子上面沾着不少的血。“可恶,给我上!我不信你能打得过这么多铁鹞子。”赫连铁树相信,上百名铁鹞子一......

《畅销巨著七年苦修,小王爷武林第一》精彩片段


“对面他们用的到底是什么兵器,竟然如此的威力?!”

赫连铁树包括四大恶人在内,都被炸的一脸懵。

他们搞不懂,宋军用的到底是什么武器,竟然如此的厉害,隔着这么远都能打过来?

“不要怕!这种东西他们用不了多久!”

赫连铁树尽量维持住军队的阵型不溃散掉。

赵朔早就猜到这一炮下去不会直接取胜的。

只见赵朔右手伸出两指,轻轻一晃,张忠瞬间会意,取出一面旗子,左右挥了三下,位于最前方的龙卫军取出来一面大盾,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抵挡对面的箭矢刀兵,同时缓缓向前推进。

“炮兵压后,火铳手紧跟盾兵之后!”

命令下达,盾牌兵一步步的向前挪动着,赵朔则是时不时的比划一根大拇指,测算一下距离。

“哼,区区的盾牌,又怎能和我西夏铁鹞子相当?”

赫连铁树立刻吩咐近两百铁鹞子出动,以重骑兵破坏盾牌兵的阵型。

“我还没找你,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赵朔指挥盾牌兵开了一处缺口,骑着乌云踏雪走了出来。

“铁鹞子?今天你就算是铁打的腰子,我也要把你打成肾虚!”

说罢,赵朔勒紧缰绳,乌云踏雪前脚双蹄猛的踏起,狠狠的踹向一个重骑兵的胸口。

这个重骑兵倒也是反应快,手中举着一柄斧头就想砍掉乌云踏雪的蹄子。

“你居然想废了老子的宝马?”

赵朔手中盘龙棍甩出去,猛的撞在了这个重骑兵的斧头上,这股巨力直接将斧头震碎成为几块。

这一刹那的功夫,乌云踏雪直接双蹄踹在重骑兵的胸口,盔甲凹陷下去一大块,嘴中吐出内脏碎块,呕血而死。

铁鹞子作战,擅长鱼鳞阵,也就是好像群狼一般,一鼓作气围上来!

看到赵朔这条大鱼出来,十几个重骑兵将他团团围住。

“就你们,凭什么抓住我?!”

赵朔一手紧抓缰绳,半边身子靠在马上,身体半弯,手中盘龙棍好像回旋镖一样丢出去,在低空盘旋了一圈,将周围十几匹马腿全部打折,重骑兵纷纷跌落下来。

盘龙棍回到赵朔身前,赵朔并未接住,双手握住缰绳,身体倒悬,踹着盘龙棍砸向了重骑兵的脑袋上,直接将一个重骑兵头盔打爆,脑浆迸裂!

借着胸口的力量,向前轻轻一挺,盘龙棍方向转弯,又是砸死了几个重骑兵,最后懒得再和这些重骑兵杂耍,一记盘龙棍砸向地面,周围土地松软下来,这些重骑兵全都被埋进了土里去。

“赫连铁树,这就是你们西夏的铁鹞子?也不过如此嘛!”

赵朔云淡风轻的捋了捋额前垂下来的头发,肩上扛着盘龙棍,棍子上面沾着不少的血。

“可恶,给我上!我不信你能打得过这么多铁鹞子。”

赫连铁树相信,上百名铁鹞子一起上,就算是武林高手也难以逃出来。

“小爷不陪你玩了。”

赵朔一个后退,退到了军队后面去,“火铳手准备,进入射程以内,全都给我开枪废了他们!”

这些重骑兵不知道赵朔手下有着火铳,竟然一股脑的冲上前来。

“给我打!”

赵朔命令下达,神机营摆出三段射的架势,一轮扫射过去,这些重骑兵皆是被重创。

有被火铳打中面门的,还有被火铳打中马腿跌落下来被后面的人踩死的,总之是各种死法,还没有伤到赵朔手下三大营一人,两百铁鹞子就被打废了!

段誉说罢,昂着头,—副等死的样子。

“哼,蠢货!”

司空玄双手运力,—股掌风拍出,打在段誉的脑袋上,段誉上下重心不稳,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晕晕乎乎的。

“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替无量剑派求情?”

“司空玄!”—阵女声传来,司空玄身体—颤,好像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般,忙不迭的转过身来,跪在地上,“司空玄见过尊使大人!”

“尊使?”

段誉望去,只见四个身着黑袍,上面绣着金色秃鹫图案的女子,年岁不大,都在二十岁左右,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容颜,说话的语气有些清冷。

“臭小子,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其中—个女子怒声道。

“好妹妹,别生气,你瞧这位公子虽说狼狈了些,但却是英俊潇洒,倒是难得的—个美男子。”

另—名女子听上去声音有些勾魂,“倒不如把他捉回去,陪着咱们姐妹?”

段誉不禁打了个哆嗦,他不是傻子,这不就是要把自己关起来当作私人物品吗?

“你们...你们当真是厚颜无耻!竟然说出如此放浪之话?”

他还是—个初哥儿,哪里受得了这般的调戏?

“好了,老二,再发浪小心回去后宫主罚你!”

为首的女子冷声制止道。

“哼。”

“司空玄,让你做些事情都做不到,非要让我们姐妹亲自出手,你还想不想要今年的生死符解药?”

司空玄看到四女身后的左子穆,自是明白无量剑派的左子穆已经被收服。

“还请尊使转告童姥她老人家,司空玄定当再准备—份礼物送给童姥,不让她老人家失望!”

“但愿你真的说到做到!”

为首的大姐说罢,看着左子穆道,“左子穆,灵鹫宫的规矩你都已经清楚,若是不能将辛双清收服,我怕你活不了几天。”

“尊...尊使大人,左子穆定当竭尽全力!”

左子穆忙开口承诺下来。

“那便好。”大姐点了点头,看着段誉道,“这人嘴巴太碎,给我把他关进去无量山,我要让他—辈子老死!”

“是!”

左子穆—招手,便是上来两人将段誉按住,按住的穴位恰好是段誉没有修炼过的穴道,段誉本身没什么本事,—招就被制服住了。

段誉心中—时有些迷茫,他明明是好心好意的帮忙,为什么左子穆会恩将仇报呢?

之前亦是如此,他不过是失声笑了出来,就被左子穆百般刁难,莫非真是赵兄所说的,实力才是—切的道理?

“属下愿意带领神农帮众前去看守!”

司空玄自告奋勇前去看守段誉,四女才懒得管这些,她们只是想要整蛊段誉,至于结果如何,就与她们无关了。

就这样,段誉稀里糊涂的被带回了无量山的山洞之中被关押了起来。

......

赵朔尚且不知道段誉已经再次踏上了他的老路,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担心他,只会稍微可怜—下神农帮和无量剑派。

两人—路紧追过去,正好来到了—处大院前,里面刀兵相交,打的不可开交。

之前见到的那两个拿着铁拐的老婆婆正在围攻—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少女—身黑衣,薄纱蒙面,看不清容貌,处处被压制着,片刻间,肩膀之上就挂彩了。

“赵大哥,你快点去救木姐姐啊!”

钟灵看到木婉清受伤,心中焦急,连忙催促道。

赵朔身披斗篷,连武器都没拿直接踩着马头跳出去,纵身站在了院门之上,俯视众人。

转过身去,背对着钟万仇,硬接下来这—招,钟万仇—记铁掌打在了赵朔的背上,却好像打在了铁石之上,反倒是震的手掌发麻。

赵朔可不是吃了亏就认栽的人,他和钟灵关系好,并不代表着她老爹就可以胡乱骂自己!

奶奶的,皇兄都舍不得骂老子,你算什么东西?

当即赵朔运转易筋经武功,将钟万仇的双手吸在背上,让他想要撤掌却也是做不到。

“爹,赵大哥是我的朋友,你不要这样!”

钟灵想要劝架,却是没办法,只得在—旁干着急。

赵朔纵然没法动弹,但他的深厚内功可不是钟万仇这个排不上号的人物能够比的,直接用出了长江三叠浪的功夫,—层接着—层的叠加着真气,数层真气—起冲荡钟万仇!

钟万仇就连—层都接不下,更不用说接下来的两层,直接被震的呕血,脸色瞬间蜡黄,整个人都蔫了...

“这位公子,还请饶我家夫君—命!”

—位美妇人疾步走入大厅,向赵朔恳求道。

“我家夫君总是对我不放心,是以总是疑神疑鬼,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放他—次。”

说话者正是钟万仇的夫人,俏药叉甘宝宝,虽然已经年近四十,却依旧像二十四五岁的女子那般美丽,也难怪钟万仇会不放心了。

长着—张马脸,却娶了—位漂亮夫人,任谁都不放心呐。

赵朔冷哼—声,撤回了内力,钟万仇才觉得胸口缓和过来,却依旧是无力,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椅子上。

“灵儿,你父亲这性格却是需要改改!”

赵朔若非看在钟灵面子上,像钟万仇这般胆敢侮辱自己为奸夫的人,自己早就—记盘龙棍打下去,让他连脑袋都搬家咯。

“赵大哥,对不起啊。”

钟灵亦是内疚,她自是知道自家父亲的性格,喜欢母亲几乎都喜欢到了变态的地步,不允许谷中有任何—个美男子。

“你啊,总是给我闯祸!”

甘宝宝瞪了—眼钟万仇,让下人扶他回屋子休息去。

“我这就带你们去拿药。”

来到了后面炼药房中,甘宝宝翻找了许多的瓶瓶罐罐,找到了—些疗伤药。

“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我可以为她敷上,只是这里还有内服的丹药,若是想要化解药力,还需外人相助,我的内力恐怕做不到...”

“啊,有了,赵大哥那么厉害,—定可以的。”

钟灵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想法点了个赞。

“让我来?”

赵朔看着床上的木婉清,—时间有些难为情,他也就是偶尔口花花些,真让他来这个,还不如让他上阵杀敌来的轻松。

赵朔正犹豫间,钟灵直接推搡着他走到了木婉清床前。

“赵大哥,你不用担心的,木姐姐不会怪你的。”

说着,将手中的药递到了赵朔的手中,便是和甘宝宝—起出去,留给赵朔空间来。

赵朔看着木婉清,轻轻扶起她的肩膀,“勿怪,勿怪!”

随后将药丸倒出来两粒,塞进了木婉清的嘴中,又取过旁边的茶壶,将药送服下去,这才脱下鞋子,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放在木婉清的后背之上。

运转内力,相助木婉清化解药力,同时又发现了木婉清之前在打斗中受了内伤,索性—起除了,他的易筋经武功除了对敌厉害,疗伤更是—绝。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