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唯一男徒我的师姐超爱我
  • 蜀山唯一男徒我的师姐超爱我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书白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4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在山上生活了二十多年,萧凌云终于被师父应允下山。不过此次下山并非玩乐,而是为了找到今世的命定之人,只有解开七世姻缘劫,才能保住性命。除此之外,他还要调查出当年事件的真相。萧凌云刚刚来到都市,七位师姐便接到了消息,姐姐全部都是“扶弟魔”该怎么办?

《蜀山唯一男徒我的师姐超爱我》精彩片段

川中腹地,崇山之间,以蜀道最难攀登。

蜀道尽头,还有一座巍峨仙山,常年不为外人所知,据说其中有仙人居住!

仙山之上,林荫翠影之下,一位少年穿着开衫,正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

在他的胸前,挂着一只汉白玉坠,雕刻的很精巧,但更精巧的是连接玉坠的红绳上,还系着七只小巧精美的同心结。

这是他的七位师姐师妹下山前,亲手赠予他的订婚信物,所以刚刚二十岁的他,就已经有了七位未婚妻。

“萧凌云!”

不远处的山门之中,传来一阵悠扬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白虹自山门中横跨长空,落在少年身边,竟是一位鹤发童颜,身穿白色道袍,难以判断出年纪的男人。

少年连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尘土,低头应道:“师父!”

“从今天起,你可以下山了!”

“为师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想调查当年的事情,但是我要提醒你,下山后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你今世的命定之人,解了你身上的七世姻缘劫,不然你这辈子难活过三十岁!”

萧凌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师父放心,我都明白!”

鹤发男人轻轻抬手,宗门内忽然飞出一只白鹤,口中衔着一个包裹,轻轻放到萧凌云的面前。

萧凌云上前将包裹打开,发现竟是几十封婚书,不禁诧异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师这些年也偶尔下山,替你许下了这许多婚事,本来是有一大麻袋的,后来被你那些师姐们偷偷烧了不少,就剩下这么多了,你先凑合着找找看,也许命定之人就在其中呢!”

萧凌云收起了所有婚书,颇为头痛的叹道:“好吧,那我就凑合一下!但还是要提醒您一句,这要是被师姐们知道了,一准回来揪光你的胡子!”

师父的眉头明显一皱,有些尴尬的转身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千万别让她们知道!为师忽然感到心绪不宁,要立刻闭关静心,你赶紧下山去吧!

要是碰到你师娘,替为师劝劝她别怄气了,早点回来!”

“好嘞,师父您保重吧!”萧凌云笑着向师父作别,心中也明白师父为何如此害怕。

这些年除了一直在闭关的大师姐,其他师姐师妹都早早的下山了,如今都在世俗中打拼出了自己的天下,从一群懵懂的小姑娘,变成了主宰一方天之娇女。

唯一没变的,就是她们对萧凌云的执着,本来相互之间没少争锋吃醋,要是知道师父给萧凌云这么多婚书,非回到山上和他拼命不可!

萧凌云准备妥当后,并没有直接下山,而是登上了后山原本用来惩罚弟子的思过崖。

这里早在几年前便被铲平,由几位师姐投资建成了一块停机坪,只为今天接萧凌云下山!

此时一架“蝰蛇”直升机正在停机坪上,螺旋桨不断呼啸着,随时准备起飞。

萧凌云朝驾驶员挥了挥手,然后便坐进了副驾舱内,通过对讲机问道:“用武装直升机来接我,太奢侈了吧,这是谁的大手笔啊?”

飞行员十分客气的回到道:“萧少您好,我是云总派来接您的!她还让我问问您,明明已经给山上安装了发电设备,您的手机怎么总是关机?”

萧凌云有些尴尬的说道:“原来是三师姐派你来的,手机,手机的事情我会亲自向她解释,你抓紧起飞吧!”

飞行员十分熟练的操控着飞机升空,逐渐驶离蜀道群山。

离开山区之后,萧凌云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蛛网一般的公路线,宝石一般的城市枢纽,无比吸引着他的好奇心,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识一下,师姐们口中的花花世界!

“对了,我们现在要去哪?”萧凌云拿起对讲机问道。

飞行员马上答道:“天南市!云总已经在那里为您准备好了别墅庄园,还有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将会降落在您的就职典礼上!”

“啊?”

萧凌云诧异的看着手中的对讲机,没想到三师姐竟然为自己准备了这么多,可他实在无福消受啊!

一来他没有经商的兴趣,二来时间紧迫,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只能辜负三师姐的好意了!

萧凌云望了望窗外,发现直升机正处于一座城市的上空,便向飞行员问道:“下面是哪里?”

“临江市!近邻内陆第一大江和出海口,是个十分富庶的城市,市郊的浮云寺十分灵验,也是个不错的旅游胜地!”飞行员宛如导游一般滔滔不绝的说道。

萧凌云点了点头,马上又问道:“听说直升生机都是弹射座椅,开关在哪里?”

飞行员没有多想便说道:“就在操作台的左手边,萧少可千万不要碰到,现在的高度一旦被弹射出去,那是必死无疑的!”

“萧少?你在听吗?”

“萧少,请不要开玩笑......”

飞行员几番询问没有听到回应,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副驾驶仓早已空无一人!

弹射在空中的萧凌云,双手举过头顶合十,摆出了最标准的跳水姿势,一头向地面扎去。

“以气御清,万法通玄!”

萧凌云手捏发觉,口中念着蜀山御气术,急落于地面的身形骤然减缓,借此机会打量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

忽的,萧凌云目光一闪,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随即转头向市郊落去。

“救命啊!救命!”

浮云山下的小路上回荡着一阵呼救声,一位美丽少女正被三个手持利器的匪徒围在当中。

在女孩的身边,还躺着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者,腹部一片猩红,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

三个匪徒看着惊慌无助的少女,脸上纷纷露出了猥琐的笑意。

“嘿嘿!这里是郊区,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今天你和这个老家伙都必须死,不过在死之前,你还要陪我们好好玩玩,临江市第一美人的滋味,兄弟们可是要好好尝尝的!”

三人一边说着污言秽语,一边慢慢走向少女。

少女吓得脸色惨白,绝望看向身后的山坡,似是在犹豫要不要跳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流光从天而降,正好落在少女与三名匪徒的中间。

“败类!光天化日便敢行凶,有种冲我来!”萧凌云站起身,向三名匪徒大喝道。

三名匪徒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不能理解眼前之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匪徒首领很快便回过神来,低头看向萧凌云,目光逐渐变得阴狠起来,他们今天所做之事,绝对不能被传出去,任何相关之人必须灭口,随即狞笑着说道:“行,你有种!给我砍死他!”

两个手下闻言,立刻挥起手中的砍刀便冲了过来。

利刃划过空气,摩擦出一阵铮铮之声,砍向萧凌云的面前。

萧凌云稍一提气,手上迅速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雾,迎着刀刃一拳轰出!

两个杀手只感到迎面袭来一阵狂风,紧接着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啊!”

伴着着一阵由近及远的惨叫声,两个凶徒已经沿着山坡滚到了山下,山路上只剩下了两柄被迎刃崩碎的砍刀。

这一拳之威,让绝望的少女停止了哭泣,让嚣张的杀手当场失禁,看着萧凌云的眼神如看神魔!

正常人的拳头怎么可能崩碎砍刀,正常人又怎么可能将两个大活人一拳从山上直接打到山下!

这人,不是怪物,就是神仙!

“小,小子,算你狠!有种你等着!”

仅存的杀手带着哭腔丢下一句威胁,转身便向山下跑去。

少女见自己得救后,直接瘫坐在地上,轻轻推着身旁的老人,捂住的呼唤道:“爷爷,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萧凌云走到近前,在老人的身上检查了一番,眉头微微皱起,对女孩说道:“放心,你爷爷只是失血过多,死不了的!别哭了,对心脏不好!”

少女闻言连忙止住哭泣,抽噎着说道:“可是这荒山野岭,爷爷又伤的这么重,谁能救他啊!”

萧凌云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只玉瓶,对少女说道:“敢不敢打个赌?我要是能救活你爷爷,你就给我当媳妇儿!”

少女赌气般的说道:“你要是真的能救爷爷,我就嫁你!”

“一言为定!”

萧凌云打开瓶塞,一股清甜的香气顿时溢出,然后向老者的口中灌入了几滴碧绿色的液体。

“唔呼~”

脸色苍白的老者忽然轻咳了一声,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气息也已然恢复如常。

“怎么样,媳妇儿?”萧凌云转头看着少女,笑着问道。

通往临江市的高速路口,萧凌云背着简单处理过伤口的老者,和少女一路走来。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女偷眼观瞧着萧凌云,怯生生的问道。

“萧凌云!”

少女点了点头,说道:“我记下了,今天你救我和爷爷的恩情,许家以后一定会报答的!”

萧凌云侧头看着少女,笑着说道:“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太见外了,你可是我媳妇儿啊!”

少女又羞又恼的跺了跺脚,后悔答应了赌约。

就在此时,一辆救护车在这四辆军用越野车的护卫下,沿着高速公路停在了萧凌云等人的身前。

“不和你说了,我家的人到了,先送我爷爷去疗伤!”少女看到从车上赶下来的人后,对萧凌云低声说道,生怕萧凌云在家人的面前提起媳妇儿的字眼。

萧凌云自然知道少女的心思,而他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将背上的老人交给了他的家人后,转头看了看身后的草丛,对少女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既然你们安全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一路上都在回避着萧凌云的少女,忽然有些不舍的问道:“你不是去临江市吗?有什么事情处理,我可以找人帮你的!”

萧凌云伸手在怀中掏了掏,摸出了一张红色的婚书,笑着说道:“长辈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我此行是专程上门提亲的!”

少女看着萧凌云手中的婚书,脸色瞬间一寒,狠狠的啐道:“呸!花心大萝卜!”

说完,少女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救护车,扬长驶向市区。

萧凌云看着远去的车队,逐渐消失在视线中,转身朝路边的树林喊道:“别藏着了,出来吧!”

树林之中没有丝毫的回应。

萧凌云摇了摇头,又说道:“既然你不敢露面,那我就走了!”

树林之中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萧凌云不屑的一笑,转身便要离去,树林之中终于有了声音。

“你,你等等!”

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走出树林,远远地看着萧凌云不敢上前,正是之前被萧凌云放过一马的杀手。

“终于舍得出来了?想干什么你说吧,要打要杀我奉陪到底!”萧凌云并不意外的看着杀手,淡然的说道

杀手紧张的吞咽着口水,双手颤抖着从兜里拿出了一只手机,忐忑的说道:“你搅和了我们黑虎堂的买卖,有种,有种不要走,等我大哥带人过来会会你!”

萧凌云看着已经吓破胆的杀手,环抱着双臂,点头道:“好,我站着不动,你尽管找人吧!”

杀手闻言如蒙大赦,连忙低头拨打电话,哭诉着喊道:“大哥!你和兄弟们什么时候到啊?我被发现了,这点子有点扎手,你多带些弟兄!”

萧凌云默默的看着杀手电话摇人,心中并没有任何波澜。

好勇斗狠,非他所好!

之所以陪着这个杀手在此周旋,无非是为了刚才那对爷孙争取到达医院的时间罢了。

毕竟刚才一口一个媳妇儿的叫了一路,总不能白白占人家的便宜!

萧凌云想着等到那个黑虎堂的人赶来,估计那对爷孙也已经到安全的地方了,到时候在想办法抽身而退就是了!

五分钟过后,两辆遮挡住牌照的金杯面包车,缓缓从市区方向驶来。

“太好了!我大哥来了!你等着,别走啊!”

一直唯唯诺诺的杀手,此时终于有了些底气,一边朝萧凌云大叫着,一边远远地绕过他身周十米的范围,迎着驶来的金杯跑去

两辆金杯停下,从里面陆续跳下来二十多个人,手里拎着铁棍砍刀,将来萧凌云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一位光头胖子,拎着一把西瓜刀,站在人群之后,眉头紧皱的打量着萧凌云,抬手招来手下,沉声问道:“我们的事情,被他撞见了?”

“大哥,何止是撞见,人都被他救走了!这小子可邪门了,力气大的出奇!”杀手一脸后怕的说道。

胖子闻言双眼微眯,推开身前的手下,走到了萧凌云的面前,冷冷说道:“小子,今天你怪不得别人,要怪就只能怪你不长眼,撞破了老子的大事,下辈子要是投胎,千万记得要做一个瞎子,兴许能活的长一些!”

话音未落,胖子便已经挥动手中的西瓜刀,径直劈向萧凌云的头顶。

周围的小弟们见状纷纷闭上眼睛,这一刀要是劈实了,那小子的半拉脑袋都要被剁下来,这要是看到眼中,晚上回去一准做噩梦!

铛!

一道金属撞击的响起,所有人纷纷诧异的睁眼看去。

只见萧凌云徒手握住了劈下的刀刃,那被白色雾气包裹着的手掌仿佛是铁钳一般,就连刀刃都被攥的卷曲起来。

“不好意思!这辈子我还没活够,就不劳你操心下辈子的事情了!”

萧凌云面带微笑的说道。

胖子一脸惊恐的看着萧凌云,用力尝试了记下,发现根本无法抽回西瓜刀,连忙向手下们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弄死他!”

“是!”

一众手下闻言,连忙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冲了上去。

萧凌云见状,抬起一脚,势大力沉的揣在胖子的肚子上,将其像皮球一般踢飞出去,直接镶嵌在了金杯车的挡风玻璃上。

与此同时,周围人手中的砍刀和铁棍也已经到了萧凌云身前。

就在萧凌云手捏法诀,准备迎战之时,十辆黑色路虎从公路上驶来,从最前方的那辆路虎车的副驾窗户中,探出了一只洁白纤细的手。

也不见那只手上有什么东西,但随着五跟青葱玉指轻轻一扬,一连串犀利的破风声便接连响起。

叮叮叮!

黑虎堂众人只听到耳边风声不断,同时伴随着风铃般紧凑的金属撞击声,手中的武器瞬间脱手而飞,紧接着便感到手腕处,脚腕处便接连传来一阵刺痛。

“啊!”

随着一朵朵血花飞剑,片刻之间,黑虎堂所有人纷纷倒地哀嚎。

唯有萧凌云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好奇的听着耳边劲风声,抬手在空中一抓,指尖便多了一柄精致小巧的飞刀!

“好精妙的御物功夫,怎么有点像我蜀山的手法呢?”

萧凌云把玩着手中飞刀,轻声叹道。

车队转眼间开到近前,停在最前面的路虎车门缓缓打开,一条踩着高跟鞋的修长美腿迈了出来,紧接着一位头戴纱帽的女人走了下来。

虽然看不清容貌,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足以让所有男人血脉喷张!

随后所有车门同时打开,每辆路虎走下来四个人,全都穿着青色功夫衫,杀气腾腾的跟在那女人身后。

女人径直走到了萧凌云面前,单膝跪了下去,恭声说道:“蔷薇会临江城负责人若云,奉主人叶千雪之令,恭迎萧少!”

“恭迎萧少!”

若云身后众人同时跪下,声势镇天的齐声喊道。

萧凌云看向跪在身前的若云,挠着头说道:“原来是二师姐的人啊!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若云干脆利落的回答道:“那架蝰蛇和驾驶员,当初都是通过主人的关系弄到的,当萧少跳飞机后,主人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望江楼,临江市最豪华的酒店包房内。

萧凌云独自坐在桌子前,大口的吃着满桌的精致饭菜,若云则站在他的身旁,细心的为他夹菜。

包厢内还站着十位蔷薇会的壮汉,每个人都是虎背熊腰,下盘扎实,气息绵长,一看就是顶级高手,想必都是蔷薇会内的核心成员。

但他们此时只能充当萧凌云的保镖,连坐下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餐桌前的空地上,整整齐齐的跪着黑虎堂的所有人,简单做过包扎止血的手脚全都反绑在身后,每人面前都摆放着一柄倒插在地上的尖刀,刀锋直指眉心,一旦失去平衡,必然会当场死掉。

“萧,萧少!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您是蔷薇会的人,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黑虎堂老大肥胖的身躯上缠满了绷带,看着快顶到鼻尖的尖刀,带着哭腔哀求道。

萧凌云没有理会胖子的哭喊,喝下若云递来的一碗汤后,长长了舒了一口气,叹道:“真不错!山下的饭菜真不错!”

若云恭敬的问道:“既然萧少喜欢,那我就将望江楼包下来,作为您的私人厨房,可好?”

萧凌云摆了摆手,说道:“这就不必了,太张扬!”

若云立刻放下手中的汤匙,后退两步说道:“是若云考虑不周,若云知错!”

正在哀求的胖子,听到这一番对话,吓得差点当场失禁。

自从六年前起,一个名为蔷薇会的地下组织突然崛起,数年之间便横扫附近几个国家的地下组织,其首领叶千雪,便成了当之无愧的地下女王,掌管着周边大小十几个国家的地下势力。

而这位常年黑纱遮面的若云,便是最早跟着叶千雪的蔷薇会元老级人物,如今蔷薇会在临江城的话事人,所有财阀世家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就是这样一位可怕的女人,竟然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毕恭毕敬,动辄便低头认错,宛如一个乖巧的小侍女。

那么相比之下,萧凌云的身份地位,又该是何等的可怕啊!

萧凌云转头看着若云,笑着说道:“你是我二师姐的人,不用这么客气,坐下吃点吧!”

若云点了点头,走到萧凌云身边坐下。

萧凌云见若云并不打算吃东西,也不再勉强,指着跪在地上的黑虎堂众人,问道:“他们今天要杀谁?”

一提到其他人,若云的气势就瞬间不同了,冷喝道:“西南首富,许国远!”

萧凌云眉头一挑,早就猜到那对爷孙的身份不简单,没想到竟然是首富,随即转头凑到若云的耳边,问道:“我二师姐,不会也做这种生意吧?”

若云被萧凌云的举动吓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的侧了侧头,说道:“主人从不屑这些肮脏的杀人交易,蔷薇会也从没参与过类似的事情!”

萧凌云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这些人就交给你来处置吧,相信你比我更有经验!”

若云立刻照做,轻轻一挥手,沉声道:“敢对萧少大不敬,全都带下去,沉江!”

守候在包厢内的蔷薇会成员立刻领命,上前将哭爹喊娘的黑虎堂众人拎了出去。

“萧少在临江城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若云定会全力相助!”

处理完眼前的事情后,若云又向萧凌云问道。

“无论我想做什么,你都会帮忙?”萧凌云忽然反问道。

若云点了点头。

萧凌云搓了搓手,一脸好奇的说道:“那你能不能把头上的纱帽摘掉,我想看看你的容貌!”

一直守在包房内,如铁塔般巍峨不动的蔷薇会高手,听到萧凌云的要求后,顿时各个汗如雨下。

他们的这位老大,虽然是女人,平时待人也比较温和,可头上的纱帽却是谁都不能触碰的禁忌!

因为若云曾许下誓言,能看到她容貌的人,就是她托付终身的真命天子,至今也只有梦会长见过她的真容。

曾经有一位家族势力庞大的年轻人,想要拼死摘掉若云的头纱,结果一夜之间,全家上下所有男人都被打断了手脚,会长叶千雪更是亲自赶来助阵,让那个家族在数月间灰飞烟灭!

如今会长大人的师弟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贸然提出要看若云的真容,众人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担心他接下来会有血光之灾。

若云轻启朱唇,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十分平静的说道:“都出去!”

蔷薇会的众位高手闻言,立刻逃命似的跑出了包厢。

一头雾水的萧凌云,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转头想要闻讯若云的时候,却看到她已经轻轻摘掉了头上纱帽,露出了一副清丽冷艳的面庞。

“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萧凌云脱口叹道。

若云微微抿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我知道萧少和主人的关系,若云的命是主人的,今后自然也是萧少的!”

萧凌云忽然感到喉咙有些发干,连忙轻咳两声,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事情,那明天陪我走一趟,就我们两个,不要带其他人了!”

“是!”若云重新带上纱帽,点头应道。

......

第二天中午,萧凌云带着换上便装,带着一顶遮阳帽的若云,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别墅门前。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眼前停靠着许多豪车,别墅内也一副十分热闹的样子。

“若云,知道这是哪里吗?”萧凌云背着双手,轻声问道。

“钱氏集团董事长,钱大海的家!钱大海做物流起家,最近十年又转战房地产业和金融业,算是在商界崛起很快的一方富豪,想要结交他的人如过江之鲫,萧少与他认识?”

萧凌云摇了摇头。

“那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若云有些茫然的问道。

“当然是上门提亲啊!”

萧凌云从怀中拿出一张婚书,目光扫过上面的生辰八字后,惊呼道:“呀!今天是我这位未婚妻的生日,看来不能空着手上门了!”

若云闻言微微惊讶,打量了一番萧凌云后,说道:“如果是人家的生日,我还是先带萧少去买一身像样的衣服吧,您这样进去容易被人误会!”

萧凌云自信道:“无妨,我虽然穿的寒酸,但送的礼物却值万金!”

此时别墅内,已经汇聚了许多上流人士,大家一边热情的打着招呼,一边听着门外管家通报着所收到的生日礼物。

“王家大少,送钻石项链一根!”

“薛洋少爷,送冰种玉镯一对!”

“风云药业,送保时捷一辆!”

众人听着各自送的礼物,又是相互恭维一番,大致都是些出手阔绰,不愧是你的陈词滥调。

忽然一个比较奇葩的礼物,在管家憋着笑的语气中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萧凌云,送,送蜀山玉液半瓶!”

“噗!”

有人刚喝到嘴里的红酒,当场就喷了出来,不敢相信的向身边人问道:“什么东西?我没听错吧,蜀山玉液?这是哪来的神经病凑热闹?”

“哈哈,这年头什么事都不足为奇,应该是乞丐上门讨饭的套路!”

“嗯,很有可能!”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萧凌云手托着一只玉瓶走进了别墅。

看到萧凌云身上的穿着,之前讨论他的那些人不禁连连点头。

没错了,果然是个乞丐!

可萧凌云紧接着说的话,再一次惊到了所有人。

“我叫萧凌云,钱玉蝶是我的未婚妻,我是专程来向钱家提亲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