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嫁为妃王爷太放肆
  • 迫嫁为妃王爷太放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墨意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4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毒计
继续看书
白如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原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宇文毅为复仇而来,打破了她生活的美好和平静。她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痛恨自己的父亲,也痛恨她,更不明白,为什么宇文毅杀了她的父亲,还要强娶她为妃。白如玉时时刻刻想要逃离,却因为腹中的孩子不得不选择妥协。命运捉弄,造化弄人,她不知道自己的妥协,会换来某人的温柔相待?还是他的冷漠疏离?

《迫嫁为妃王爷太放肆》精彩片段

战火终于烧到了窦国的国都,随着窦王带领着文武百官出城投降,窦国二百多年的统治宣告瓦解。自此中原又建立起了一个新的王朝——祁国

半个月后,在一座王府里,宇文毅看着脚下跪着的那名女子,强压着心中怒火与仇恨依旧擦拭着手中的宝剑。虽然已经亲手将自己的仇人斩首却还是不能消除他心中的仇恨。

不过还好,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仇人居然还有一个女儿,据说此女二八年华生得如花似玉。今天刚斩杀了她的父亲后便将她掳进了府中。宇文毅起身走了过去用剑抬起她的下颌,白玉如感受着剑身的冰冷也缓缓的抬起了头。

终于他们四目相对在了一起,此时没有声音,没有语言,只有他们眼中那相互的仇恨。当然,很快宇文毅也被她的美貌惊艳到了,想不到白统那老东西居然有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儿。

“你叫什么名字?”宇文毅冷冷的问。

“要杀便杀吧。”白如玉也冷冷的回答。只是那呆滞的眼神中却泛着泪花,今早她亲眼目睹眼前这个人将自己的父亲杀死,自己却无能为力还被他掳进这府中。自知也命不久矣。

宇文毅将剑撤到身后左手快速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起摁在石柱上靠近她的耳边恶狠狠的说:“想死是吧,没那么容易,你爹的债还要靠你来还。”

白玉如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求生的本能使她的双手也只能紧紧的掐着宇文毅的左手不停的扭动着头,希望能呼吸到下一口空气。就在这时,宇文毅松开了手,白玉如剧烈的咳嗽着却感到头皮无比的疼痛随之而来的是头部撞击在石头柱上的剧痛。原来宇文毅松手后又立马拽着她的头向石柱撞击了一下。

“我再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白玉如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他是咬着牙向自己发问。从小到大自己从未受过如此粗鲁对待与羞辱,为什么,为什么眼前这人这么痛恨她,父亲欠了他什么债?

“说”宇文毅又将她的头撞击了一次鲜血顺着白玉如的脸颊流了下来,白玉如紧闭着双眼表情异常痛苦却依旧一言不发。宇文毅看着她那白皙又痛苦的面容加上那半边脸中那几道血痕的映衬,竟有别样的美!只可惜她姓白是那白统的女儿。

宇文毅回过神来将她顺手甩到地上,将剑丢给身旁的护卫又从另外一名佣人手中接过毛巾擦拭着手中的鲜血而眼光依旧是落在白玉如的身上。白玉如感受着地板的冰冷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他,宇文毅发现此时她的眼中又多出了些许恨意,看得出她强忍着泪水的迸发试图维护她那微不足道的尊严。

宇文毅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蹲下用手抬起她的下颌说道:“现在你的命在我的手里,在我还没玩够之前别想着去死,不然,整个白府的人都会给你陪葬。”

“你卑鄙,无耻,你会有报应的。”白玉如昂起头骂着,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力道十足的耳光。

“非常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把她关进柴房。”宇文毅松开抓着她头发的手吩咐手下将白玉如关进了柴房,因为他此时得进宫了。

皇宫里一处凉亭中,坐着三位身形俊美的男子,三位却都没有穿着官服,从左到右依次是身穿深蓝便服的镇江王霍顺,手拿折扇一身白衣的平定王司徒儒宏,和一身短打的安陆王宇文毅。

“二哥,听说你今早把那前朝宰相白统给杀了?”司徒儒宏率先问到。

“对啊,是我亲手将那狗贼的狗头斩下的。”宇文毅轻描淡写的说着。

“可是大哥不是已经诏告天下接受前朝的投降,会善待前朝的文武百官你这样做不是打大哥的脸吗。”霍顺有些不满的说到。

“我杀的是狗贼,报的是我的血海深仇,况且大哥以前也答应过我会让我亲手杀了他,这你们也是知道的。”宇文毅反驳到。

“别吵啦,多大点事啊!为了那狗贼破坏了我们兄弟的感情可不值得。”此时一身黄袍的男子向他们走来,没错!他就是当今的皇帝祁隆昌。

“参加皇帝大哥!”三人一起说到。

“坐吧,坐吧,今日没有什么皇帝只有兄弟,我们兄弟四个好久没有坐在一起这样好好聊天了。”随着祁帝坐下三人也坐了下来。

“老二啊!老四说的也没错,你就是办事急了点。我这诏书才发出去你就把那狗贼杀了,不过也没事了,明日我再发个诏示说是那白统狗贼不甘灭国,密谋刺杀大哥我,被我的好二弟及时发现就地正法了”祁隆昌笑着拍拍宇文毅的肩膀说到。

“谢大哥不怪罪兄弟的鲁莽,我自罚一杯,干”宇文毅一饮而尽。

“大哥,那你打算如何处置白府那一干人啊?”霍顺问到“密谋刺杀国君那可是得诛杀他九族啊!不如趁此机会把那可疑的所有人等统统杀光为我大祁清除隐患”这霍顺王爷生性豪爽,在战场上杀敌也不含糊,就是不好说话,三句话都离不开一个‘杀’字。

还有就是这霍顺王爷原名霍霸天,也是个孤儿无牵无挂,天不怕地不怕,不过在他们四个义结金兰后,祁隆昌给他改成了霍顺,想让他以后多听听别人的意见也顺顺别人的心思,不可太莽撞怕他以后吃亏。不过好像这霍王爷只听得进这三位哥哥的话顺顺这三位哥哥的心思,好像也没有什么人那个胆量去驳他的意见。(有是有,但那都是后话了)

“那照大哥和四弟这样说的话,二哥岂不是还立了一大功了!”司徒儒宏打趣的说到。果然,众人都是一齐大笑!这三王爷司徒儒宏原本是一个书香世家,祖上四世三公家室显赫,最主要的还是他家富可敌国加上他为人也正义心有抱负,后与其余三位义结金兰一起打天下,在打仗期间常常出谋划策,为祁帝夺得江山出了不少注意。军中赞其为“鬼才”。

“对对对!老二的确是立功了,哈哈”祁帝笑到。“那大哥打算如何赏我啊?”宇文毅笑着问道。“你就说吧,想要什么大哥一定给你”祁帝对待兄弟真没得说。

“我想要那白府一干人等的处置权”

宇文毅心中仇恨果然还是没有消啊。

“哈哈哈!老四,你看我猜的不错吧,二哥果真向大哥索要那白府的处置权了,这个赌我又赢了”司徒儒宏一脸得意的说着

“每次都是你赢,真怀疑你和二哥是不是合起伙来故意欺负我的”霍顺一脸嫌弃的说着。

“好,处置权给你,白府的人随你处置”祁帝倒也爽快。“谢皇上!”宇文毅谢恩!

宇文毅回府后直接去了关押白玉如的柴房,进去后发现白玉如蜷缩在角落。宇文毅慢慢的走了过去不想惊醒她。

不知何时她的衣袖已经被撕破,白皙的手臂上出现了不和谐的伤痕,也许是今早她反抗时所致。白玉如脸上的血已经干透,杂乱的秀发依然掩盖不住她那摄人心魄的美!

可是为什么她偏偏姓白,想到这里宇文毅粗鲁的抓起她的头发用力提起,白玉如吃痛的惊醒睁开眼,眼前的确是一张足以让无数女人倾心的脸。

但是,在她眼中这就是一张魔鬼的脸。也许是因蜷缩的太久,也许是因突如其来的攻击,亦或许是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是徒劳。白玉如在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后就放弃了挣扎,无力的双腿再也支撑不起她的身体。

但宇文毅能清楚的感觉到她那眼神中的恨意,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到了这般地步居然还在挑衅着他。随即便将她的太阳穴摁在墙上,“嗯,”白玉如吃痛的呻吟了一声。

“为什么?”白玉如率先问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白家,爹爹欠了你什么债?”

“你居然还有脸问我,那狗贼难道什么都没有跟你说吗?”宇文毅似乎又被她激怒了,“你只要知道,你这辈子就给我待在王府里还债吧!”

白玉如那瑟瑟发抖身体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哼,不愧是娇滴滴的大小姐,真经不住折腾。看着自己怀里的白玉如,宇文毅刚才的怒火竟已消了大半。一时竟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折磨她了。

恰好此时门外的护卫禀报,老祖宗病危。“什么?”宇文毅一听急忙将白玉如放下向老祖宗房跑去。

宇文毅步入院中,看到他的两位侍妾早已在门外焦急等候,两位侍妾行礼后告知原来老祖宗刚才晕倒了,里面大夫正在诊脉。

这老祖宗不是别人正是宇文毅的亲奶奶,当年宇文家惨遭灭门,只有这老夫人带着年幼的宇文毅逃出生天。此后二人相依为命流落街头……所以说宇文毅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老祖宗有半分差错。

“怎么样了?大夫”宇文毅问到,因为在军队里军医是十分重要的人,几乎所有人对大夫都十分尊敬,

就算是将军级别的人物都会礼敬三分,所以在王大夫面前宇文毅收起了平时身上霸气。

“老祖母气血两虚,加上过度劳累方才晕倒。一般人只要多加休养即可,但老夫人这是多年的病根了,加上岁数大了恐难以恢复啊,”王大夫说到,“容我开个补气血的方子给老夫人服用。”

“请大夫务必治好我祖母,本王重重有赏”宇文毅低声的说着生怕惊扰了老祖宗“来人,随大夫去取药。”

这时老祖宗仿佛听到了宇文毅的声音,醒了过来。宇文毅走了过去跪在床边拉着老祖宗的手问到:“祖母,你怎么样?好点没?别吓孙儿啊!”身后的两名侍妾也随着宇文毅跪在下面静静的听着他们两的对话。只不过转眼宇文毅就吩咐她们下去了。

“毅儿啊,奶奶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抱上曾孙子了!”老祖宗笑着说。

“祖母,会的,你会抱上曾孙的,”宇文毅回应着,“大哥刚刚平定天下,等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我会请大哥为我赐婚的。”

“好,好,太好了!”老祖宗又缓缓的睡去。

宇文毅走了出来,吩咐下人要寸步不离照顾好老祖宗便向书房走去。旁边的两位侍妾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只能看着宇文毅离去。

第二天,白玉如从饥饿中醒来,看到门前有两碗饭菜。她昨天一天水米未进已经没有力气走过去了,艰难的爬过去抓起筷子就急忙吃了起来。很明显这是昨晚的饭菜,还好没有变馊。这是她吃过最简单的一顿饭却也是她吃得最香的一顿。

就在这时,有人破门而入“哟~吃饱了没啊?我是王府里的崔嬷嬷,专管你们这些下人的。王爷交代我要好好调教你,这可是头一遭啊!能让王爷亲自点名调教的,我可不敢马虎,”崔嬷嬷阴阳怪气的说到,“哟~瞧这细皮嫩肉的,果真是需要调教啊。”

崔嬷嬷走到白玉如跟前往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催嬷嬷是最见不得别人比她美的,这回这白玉如落在她手里可有得好受了。这一掐可把白玉如疼到骨髓了。

“哟~瞧瞧,瞧瞧,这不就来精神了,”崔嬷嬷依旧阴阳怪气的说着,“来,跟我去干活!干完活今晚才有饭吃,咱王府不养闲人。”

白玉如被她连拖带拽的走出了柴房,崔嬷嬷首先将她带去洗了个澡换上了下人的衣裳。白玉如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洗去脸上的污秽后,崔嬷嬷也被眼前这人美得合不上嘴。

然而白玉如的美却让崔嬷嬷恨得牙痒痒,正琢磨着待会儿怎么调教这美人儿呢!“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阿狸,以后负责挑水,不把这些水缸挑满就没饭吃,你他娘的听到没。”崔嬷嬷见白玉如没有回答上去就是一鞭子。

“啊,”白玉如吃痛的呻吟了一声,却也向崔嬷嬷点了点头嘴里说着“知道了。”她知道和这里的人没有道理可讲的,便开始挑水去了。

白玉如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干过此等粗活,不一会儿双手就磨破皮。更可气的是时不时崔嬷嬷就会绊她一脚,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而白玉如每次都站起来重新再去打水,时不时还会挨崔嬷嬷的鞭子。

终于,白玉如将水挑满了回到了柴房里,早已饿坏的她刚想吃饭才发现她那满手水泡的玉手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但她也顾不得大家闺秀的约束直接用手吃了起来。

白玉如一边吃着碗里的米饭一边两眼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流,一天之内她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男人毁灭了。如今还要在这里被折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连是否应该活下去都不知道。白玉如痛苦的吃完了可是眼泪依旧停不下来,靠着墙角静静的睡去。

白玉如还在熟睡的时候,崔嬷嬷又是破门而入,见到白玉如还在睡觉上来就是一鞭子“该死的贱蹄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你当自己是王妃啊!每天都要让我请你去干活吗?”崔嬷嬷又是两鞭子下去。

可是白玉如挨了三鞭子却没多大动静,只是尽量的将身体蜷缩在一起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崔嬷嬷这下意识到了不对劲,用手去推了推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她的身子滚烫的很,“哎呀!这么烫哟!果然不经折腾,这才干了一天就病倒了,真够娇气的,”崔嬷嬷发着牢骚,“可不能让你死了,王爷那儿我可不好交代。”

崔嬷嬷转身叫人去请了大夫过来,大夫把过脉后说是得了风寒,开几副药服下就好了。这可让崔嬷嬷心疼死那几两银子了。

不过她转眼就看到白玉如手上的玉镯,那玉镯通体碧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这让崔嬷嬷顿时欣喜不已。

白玉如在大夫施过针灸后已经醒了,双手犹如千斤重不属于自己的一样。崔嬷嬷走了过去给她喂了口水说:“瞧瞧你,弱不禁风的这就病倒了,还有刚才看大夫的钱我先帮你付了,看你身上也没啥银子,就拿你的玉镯抵给我吧。”

说着崔嬷嬷就动手掳了白玉如手上的玉镯。白玉如除了能左右晃动的脖子基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加上崔嬷嬷粗鲁的行为触碰到了她满手水泡的手,痛得她死去活来。

“还给我,那是我娘留给我的,你不能拿走。”白玉如略带哭声的说着。

“哎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还想赖啊,信不信我打死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哪儿,你还真当自己是王妃啊,”崔嬷嬷牙尖嘴利的说着,“赶紧养好了身子,明天继续干活”说完还不忘往白玉如的手上踩一脚,就走出了柴房,留下独自哭泣的白玉如。

第二日,白玉如被安排到厨房干活,奈何崔嬷嬷早已经吩咐厨房的下人要好好修理这如花似玉的美人。

“阿狸,去把碗洗了”

“阿狸,去烧火”

“阿狸,把这个端去丽春居”

……

似乎所有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去做,但她也从不去争论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故意的,都是宇文毅折磨她的手段。一想起那男人带给她的伤害白玉如越是要倔强的活下去。她是不会屈服的,于是一直努力的去干活。

丽春居,是宇文毅的一个侍妾王美人住的地方。白玉如端着那碗莲子羹一路在别人的指引下,终于顺利的送到了。在将东西交给王美人的丫鬟后便转身离开。然而王府实在太大,加上白玉如才被抓来没几天,刚走几步白玉如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

这边王美人打开盖子刚吃下第一匙就觉得味道怪怪的,接着第二下便从碗第翻出一只蟑螂。

“啊!”恶心加恐惧吓得王美人将碗丢到了地上“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是谁,到底是谁。”一众丫鬟连忙跪下,只有王美人的贴身丫鬟小红,过去查看之后后上前说到“美人息怒,这应该是厨房那边干的,奴婢这就去一问究竟。”

小红带着两个丫鬟将收拾起来的莲子羹火速来到厨房“今天这碗莲子羹是谁做的?”小红向厨房里的人问到。

“哎哟!这是不是小红姐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王美人有什么吩咐的吗?”崔嬷嬷一脸讨好的贱样。

“今天这莲子羹是谁做的?里面竟然有一只虫子。”小红看都不看崔嬷嬷一眼说着。

“哎哟!小红姐,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以前可从未出现过这种事啊!您可一定得相信我啊,”崔嬷嬷一脸狡辩,却也不乱阵脚,一看就是老江湖了,“对了,一定是那个阿狸干的,她送莲子羹过去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阿狸?哪个阿狸?把她找出来!”小红可算看了崔嬷嬷一眼。

“这个阿狸是王爷亲自抓进府中的,刚来没几天,不过老奴一看她就不是个好东西,一定是她干的想要谋害王爷的挚爱,我这就去把她抓回来交给王美人处置”崔嬷嬷一脸认真的说着“还请红姐先回去,今日一定把人带到丽春居给王美人处置。”

小红见崔嬷嬷都这么说了,丢下一句“我家主人从未受过此等侮辱,今日必须把人抓来,不然崔嬷嬷你可也不好交代。”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小红走远,崔嬷嬷一脸厌恶“呸,狗仗人势”随即脸上又露出一丝奸笑。

原来那虫子是崔嬷嬷故意放的,就是要嫁祸给白玉如,假借王美人的手狠狠的修理白玉如,就算出了什么事王爷也不会怪罪自己。只是没料到这白玉如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不过完全不会影响她的计划,正好给她安个畏罪潜逃的罪名。想必她也出不来王府,于是便带着人在王府里捉拿白玉如。

这边白玉如四处乱走想找个人问问回厨房的路,可是这周围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不过远远看到有个老奶奶正在给花浇水。便走过去打算问路。

“老婆婆,请问一下,您只能厨房在哪里吗?我迷路了”白玉如小心翼翼的问。

老奶奶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位瘦小的姑娘和蔼可亲的问“你是谁?怎么会在王府里迷路了?”

“我我是新来的下人,刚才送东西到丽春居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白玉如有点迟疑的说着。

“原来是这样,没事,既然你能走到这来也算我们有缘,你就陪我浇浇花聊聊天吧”老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特有好感。

“不行啊!回去晚了崔嬷嬷又会罚我了婆婆你就帮帮我吧”白玉如急切的说着。

“这样啊,那好吧,你出了这个门一直往右走,走过一座拱桥再往左走就到了”老婆婆说着“不过你以后能不能来陪我聊聊天浇浇花啊!”

“好的,一定,谢谢老婆婆,那我先走了”说完白玉如急切的按照老婆婆的指引往厨房走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