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热门作品
  •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热门作品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刀上邪
  • 更新:2024-05-18 16:42:00
  • 最新章节:第36章
继续看书
最具实力派作家“刀上邪”又一新作《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迟域苏迦妮,小说简介: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高考三模,大考前的最后一次全京市模拟考,试卷很快改完,各科成绩都出来了。

“苏迦妮外语考了150,满分!!”

“切,她以前国际班的,外语一直都还行,考满分也不稀奇,更何况这次外语卷子简单得很,考了满分的又不止她苏迦妮一个人。”

“数学148,差2分满分。”

“物理98,差2分满分。”

“这两科接近满分也太惊悚了叭,多少人能做到?!”

“薅着迟域给她补出来的,呵呵。她化学才刚刚及格,能算什么学霸。”

“生物也刚过及格线?!”

“她语文才100出头?!!”

“苏迦妮这三模考得也太诡异了吧?语化生原先不都是她的强项吗?怎么这次跌得这么难看,拉这么大分?”

“这么看,半个月后她考不上清大啰。嘻嘻……”

“嘻嘻嘻......”

“话不能这么说,我同桌最差的数理都能赶到接近满分这个程度,优势科拿不下?这次只是复习的时间没分配好而已!!!”

林暖比谁都急。

苏迦妮心里有数。

她是从六年后重生回来的,除了迟域给她讲得多的数理,其他学科的知识点都模模糊糊的,花了半个月,捡起了些。

她认真订正试卷,埋头背书刷题。

*

晚上,京圈某泰斗寿宴。

世家子弟都被父母抓到宴会上来。

迟域在。

周泯玺也在。

之前在楼梯口问苏迦妮送命题的谢骁舜也在。

一群很会投胎的贵公子聚在一起,聊天下大事聊京圈局势,聊投资项目也聊赛场风云休闲娱乐度假区的温泉。

迟域兴致缺缺,心不在焉,像是在等什么。

谢骁舜手机收到条消息,突然乐了起来,“域哥,提前恭喜!”

“?”

“你不是挺烦苏迦妮那条尾巴?恭喜你快要摆脱她啦!照着她这次模拟考的分,充其量也就985,清大绝对不可能。喏,成绩单在这,你看看?”

谢骁舜把手机递过去,迟域面无表情,眼神凉飕飕的,没接。

周洺玺接了。

“啧!刺激啊苏同学这成绩。”

“域哥你不看?”

“域哥这表情明显就是不感兴趣啊,我就说嘛,域哥才不管苏迦妮考什么样,就这群人保送了闲吃萝卜淡操心。”

那可说不定啊。

叮叮叮。

连续十几条消息的提示音响起。

是迟域的手机。

周洺玺冒死瞥了一眼。

惊了。

这是,有人给域哥发来了试卷??十几张照片都是写得密密麻麻画着红色圈叉的试卷?试卷上写的名字,是苏迦妮?但发消息的那头像,明显不是苏迦妮!

迟域突然起身。

“诶?域哥,嘛去啊?”

“有事,走了。”

迟域边走边低头,手指在横着的手机上捏划,颀长挺拔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宴会大厅。

谢骁舜没有提前离场的底气,转头问身旁的周洺玺,“周狗,你刚看到什么了?”

周洺玺笑得又贱又高深,“恋爱脑。”

“苏迦妮?她终于绷不住,来找域哥了?”

“不是她。”

“啊???”

第二天。

苏迦妮刚坐到座位上就皱眉,她的试卷好像被人翻过又放回了原位?

化学课。

老师发了一叠资料,人手一份。

“这次三模,化学满分很少,我这有份整理好的知识点和重点题型,你们按需查缺补漏。”

“老师,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有这玩意儿,我至少能多考10分!”

“是啊老师,你怎么不干脆等我们高考完再发?”

“哈哈哈,少阴阳怪气,赶紧该背背,该练练!!尤其是苏迦妮同学,你这次的化学试卷太吓人,要多分出时间来看看我的化学呐!!”

老师看向苏迦妮,眼神意味深长。

苏迦妮略疑惑,她隐约记得前世,老师并没有临时发这份资料,可能是她记错了?

生物老师也发。

也是人手一份。

复习资料重点清晰,标注简洁又冰冷。

苏迦妮总觉得这风格有点熟悉?

语文老师是班主任,主动找苏迦妮谈话,让她放轻松,这次失利不能说明什么,关键还是看最后的高考,要她稳住心态。

“苏迦妮,加油,老师看好你!!”

“谢谢老师。”

“喏,老师这里有份去年语文单科状元的考前笔记,你底子跟她差不多,这个笔记很适合给你做最后的冲刺,你拿去看看。”

??

苏迦妮翻着手里的笔记,心底说不出的怪异。

倒计时越来越近。

苏母像是才终于想起来要给苏迦妮转生活费。

“妮妮,没饿着吧?妈妈忘记了,你怎么也不找妈妈要?”

“够用。”

迟域这个月几乎都没来学校。

她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以答谢他给她讲题辅导的名义给他买早餐买零食,大小考试都送他各种礼物当谢礼,砸存钱罐来的万把块,用在她自己身上,绰绰有余。

高考当天。

苏母穿旗袍送她进考场。

同学家长不遑多让,考场前入眼满是讨彩头的狠活。

最后一天,苏迦妮12点半考完最后一科出来。

林暖给她打电话。

“呜呜呜...同桌,怎么办?我头好疼,手一直抖个不停,看病的医生都说没办法。我下午还有最后一科,肯定考不好,呜呜呜......我去不了清大了呜呜呜.....我...呜呜呜………”

“你在哪家医院?发个定位给我,我过去找你。”

苏迦妮挂了电话问苏母,“外公呢?”

“酒店里住着。他那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挤满人的考场门口肯定不会来。要不是你说怕考试出意外,特意把他请过来,他都不肯来京市。我这亲女儿请他十年,都比不上你这外孙女一句话。现在考完了,你劝他跟我吃个饭?”

“暂时没空。”

“?”

“意外来了。”

苏迦妮记得前世也是这样。

她选三大主科加物化生,大中午考完了,林暖选的物化地,最后一科地理要到下午3点半考,也是这时林暖给她打来电话,她无能为力,只能听她哭诉。后来林暖高考,当真因为手抖没发挥好。

苏迦妮重生回来,这样的遗憾,她不会再看着它发生。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迦妮重生三天,逐渐适应。

迟域三天没到教室来。

第四天,刚好是周六,课上到下午快六点,收上去的手机发了下来,放假。

苏迦妮住校,这一天刚好要回家。

楼梯拐弯处。

她背着双肩包往下走。

突然被一名清瘦的男生堵住,“苏……迦妮。”

苏迦妮本不打算停,但她瞥见楼底大树下站着几个男生,其中一个颀长挺拔,宽肩窄腰,是迟域。

如果她现在下去,很难不碰到他。

还是,在这缓缓好了。

她看向男生,很礼貌地微笑。

“你好?”

“你…你好,我…听说你喜欢逛…逛书店找习题?”

“嗯。我不着急走,你可以慢慢说。”

“……刚好我知道花市大街新开了家书店,有很多宝藏书和模拟题库试卷,苏迦妮,你要不要去?”

哦,是他。

苏迦妮想起来前世也有这么个男生堵她,而她生怕迟域觉得她勾三搭四,话都没跟这男生说一句,径直就往楼下走,他追在她后面叽里呱啦地说一堆,她走得飞快,几乎用跑的,见他还跟着,就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现在她没了那样的顾虑。

她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谢谢。那家书店叫什么名字?麻烦你说说,我记下。”

余光瞟见楼下没了那熟悉的身影,苏迦妮松了一口气。

男生也拿出了手机,“名字有点拗口,不如我加你好友,发给你吧?”

苏迦妮正打算拒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让。”

男生顿感周围气压低得骇人,紧张得又结巴起来,“迟……迟域?”

“嗯。”

迟域淡淡地应了一声。

倒是跟迟域一起上楼的男生伸手搭上了搭讪那位的肩膀,“可以啊骚年,敢撬我们域哥的墙角?”

“不……不是,我……只是我……”

男生声音都在抖,他翻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宣传单,递到苏迦妮的面前,“书……书店地址,再见!!”

话刚说完,他人就没了影儿。

“啧!就这么点胆儿。苏迦妮,别跟我说你看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们域哥,也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苏迦妮面无表情,“我觉得他挺好的,你别这样说他。”

“比我们域哥好?”

“……………”

众人沉默。

周遭的温度突然降低了许多。

迟域神色清浅,看都没多看苏迦妮一眼,抬起脚往楼上走。

苏迦妮背对着他,蹲下去捡书店宣传单,刚才那男生动作太快,纸张她都没来得及接,就飘到了地上。

捡到手,她拿着它就下楼。

她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同样是很快就没了影儿。

迟域修长的腿突然顿住,上楼梯的白色球鞋转了方向。

“哎?域哥??不上楼了?不是说要来拿东西吗?哎,域哥,等等我们哎!周狗,你拦我做什么?”

“闭嘴吧你。域哥生气了,你没看出来?”

“啊?生什么气?生谁的气??”

*

苏迦妮出了校门。

这才想起来,她除了校园卡,身无分文。

她原先小有存款,每月零花和生活费4W+,不算少了,但为了追迟域,她砸光了所有的现金流。

现在包里掏不出半毛钱,手机里也是一贫如洗,别说打车,坐公交地铁都不行。

上个月两次回家,她都是硬蹭迟域的接送车。

她也是这时才想起来,这次放假,为了能继续蹭车,她几天前就交代司机不要来接。

真的是………

哎哎哎。

苏迦妮连声叹气,嫌弃前世的自己。

好在,她记起林暖还没走,当即求助热心同桌。

沟通好后,苏迦妮手里捏着花里胡哨的纸张,等在路边。

不远处。

黑色大奔里。

迟域坐在后座,神色晦暗不明,视线透过挡风玻璃,凉凉地定在路边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警卫员司机扭过头来问他,“少爷,跟苏丫头吵架了?”

迟域没回答。

司机继续问,“苏丫头是不是没看到我们的车停在这里等她?要不我开过去吧?”

迟域还是没回答。

司机从他毫无表情的表情里琢磨出意味来,这不反对,就是默认嘛!

于是司机缓缓往苏迦妮的方向开去。

离得近了。

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迦妮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迦妮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

车,扬长而去。

司机:…………

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

“少爷,这不怪我吧?”

迟域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

语气凉飕飕的,已经能明显听得出来,心情很不好了喂!

司机忍着笑,皱出了一张仇大苦深的老脸。

“好嘞,马上掉头,少爷您坐稳啰!”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一瞬间,他身后遍地的粉突然就换成了粉白,然后是闪亮的白……连粉色的丝绒布都被灯光照得越来越淡。

与此同时,鹅毛大的雪花轻轻飘落。

苏迦妮错愕不已。

迟域笑了?

突然下雪了?

不是,今天这天气不能下雪啊。

苏迦妮艰难地挪开视线,抬起潮湿的眼皮盖,寻着源头望过去,看到楼顶摆着造雪机,此时正往外喷着人造雪。

漫天的雪。

很快就让整个楼顶裹上一层雪白。

大雪纷飞。

迟域穿着单薄的呢衣外套,雪花落在他乌黑的发,精雕的鼻,宽阔的肩,将他身上的矜贵与清冷勾勒得更加清晰迷人。

他还勾着那极浅极浅的弧度。

苏迦妮心尖难以抑制地颤动,颤得很厉害,积压许久的情感突然反弹而起,她一双桃花眼水雾蒙蒙看着他,再也不听她使唤般地看着他,挪也挪不开。

她终究还是抗拒不了地被他迷住。

她真的没出息。

豆大的泪珠争先恐后地从苏迦妮眼眶滚落而下。

两人距离很近。

迟域低着头,见她积攒在眼里的泪水流了下来,他眸色又暗几分,伸手扶上她的脸,冷白的手指擦着她的泪。

“造个雪景,就感动得哭鼻子?”

“自己321天送早餐送礼物,没想过别人怎么受得住嗯?”

“你以为别人铁石心肠,都不会动一下是吗?”

??

动一下?

什么动一下?

心动一下?!

迟域是说他心………

如此重量级的消息强行塞入脑海,苏迦妮感觉大脑突然就卡了壳。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迟域的手指和掌心都被她沾湿。

“苏迦妮,你喜欢白色,不是粉色,对吗?”

苏迦妮点头。

她的房间是粉色的,钱包是粉色的,笔袋是粉色,手机壳也是粉色,很多人都以为她喜欢粉色。前世她自己也这么认为,重生后她才发现是苏梨素喜欢粉色,而她自己,看白色才更顺眼。

迟域,似乎比她更清楚。

少年墨色的眸盯牢她。

“我知道你喜欢纯白。”

“喜欢雪。”

“苏市没有雪。”

“也没有迟域。”

“所以苏迦妮,离开这里去苏市,你后悔了吗?”

苏迦妮没回答,眼泪更汹涌地往下流。

迟域手掌往后挪,摁住她的后脑勺,往他怀里带。

“呜呜呜…………”

苏迦妮脸贴在他的胸口,再也绷不住,哭出声来。

越哭越大声。

越哭越歇斯底里。

稀里哗啦的,她汹涌的眼泪甚至渗透进他的毛呢外套,穿过薄薄的单衣,抵达他的心口。

许久许久。

人造雪都停了。

苏迦妮吸了吸鼻子,推开了迟域,她眼泪红红的,但已经不哭了,情绪看起来稳定了许多。

“对不起,又弄湿你的衣服。”

“你穿这么少,冷不冷?”

迟域摇头,“好多了?”

“嗯。”

“苏迦妮,下次,再做这样的决定,先跟我商量,嗯?”

挺软的长相,心肠也是软的,却总能做出那么狠的事。

迟域墨色的眸一瞬不瞬地看着苏迦妮。

他的话,过于暧昧了。

她做决定,为什么要跟他商量?

苏迦妮深深吐出一口气,“迟域,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

“我不是因为感动,也不是因为后悔才哭,是因为别的事情。”

“嗯?”

“我不能告诉你的事。”

苏迦妮躲着迟域的视线,“我解释过了但你明显不信,我承认,我去苏市读大学确实有躲你的成分,但占比不大,我是真的想去苏医大。”

“也是真的想学医,这是我小时候就有的梦想,我以前忘记了。”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一言不发。

车到了目的地,停下。

这次,迟域主动开口,“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啊?没啊!”

苏迦妮明显在装傻。

迟域没放过她,“高校联盟圈APP,我也出资了。”

“哦。”

“操场那张照片。”

迟域接着细讲,“戴你碎钻头绳的那张。”

苏迦妮见他提到这,感觉更慌了,她的右手已经去摸车门锁,摸到了,她按了也推门了,但门愣是没开。

中控锁死。

迟域看着勉强强装镇定的苏迦妮,勾起唇,清冷的声音从喉间滚出,“那张照片是我让周洺玺发的。”

“为...为什么?”

“你说呢?”

苏迦妮没敢说。

迟域像是料到她的沉默,沉着声继续,“给某人的回应。”

“想让某人看到我戴了她的皮筋,想让某人知道我答应了她。”

“结果,某人送出的东西自己却忘了,还误会我和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苏迦妮这时才抬起头来,跟迟域对视。

迟域锁紧她的视线,“某人说说,现在要不要官宣?”

官宣?

官宣什么?

苏迦妮脑子转不过来,她只知道迟域那双要命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眼神禁欲又撩着点不渝的深情,是她梦里最想要的样子,她一颗小心脏都被他锁得牢牢的。

他这样看着她说话,要她的命她都肯给,官宣什么的官宣,她的脑袋不听使唤地点了点。

这头一点的动作,像是破除了魔咒般,让苏迦妮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又猛地摇头,把跟迟域对上的视线给挪开,闭着眼深呼吸后才开口,“我们还不是.......有什么好官宣的?我们又不是什么可以官宣的关系。”

语气有点恼火。

她在恼她自己明明重生了,还是这么轻易就被迟域蛊惑。

迟域清冷的视线还是落在她身上,听出她的恼火,勾唇,“苏迦妮,如果你想,我们现在就可以是。”

“我不想。”

“嗯。”

迟域应了声,微顿,又接着勾唇,“那我们就还不是。”

“听你的。”

“我....”,苏迦妮心头微颤,软嗲的声音还是很恼火,“迟域,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也别这样对我说话?”

“嗯?”

“话里话外都是暧昧。”

“嗯?”

“会让我以为你在撩我。”

“我确实在。”

“......”

苏迦妮毛骨悚然,迟域他...来真的?

他似乎知道她最喜欢他这双眼睛,他似乎知道怎么说话才最让她扛不住,他随意就能拿捏她,从在皇久楼梯间见面到现在,她像是掉进了他织好的网里,一件件他在她离开京市后做的事情,都被揭开,放到她面前。

又是糖衣炮弹,又是明撩暗诱。

让她此时此刻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个念头,迟域对她会不会是真的有意?

苏迦妮警惕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他来真的,那她该怎么办?迟域这个人,对她的诱惑太大。光是硬扛他的颜值就已经很难,他再说好听的话,再做漂亮的事,她肯定会再度沦陷泥沼。不行不行。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不接茬,当他开玩笑,束之高阁。

苏迦妮视线东躲西飘,从前挡玻璃往外看,见到车前是一家餐厅,她萌生的退意顿时生了退路。

“迟域,你是不是要去吃饭?我已经跟室友们在学校食堂吃过了,我......”

“嗯?”

“我先......”

“嗯?”

迟域视线骤然变冷,气场尤其慑人。

苏迦妮先走的话都到口了又生生地咽下去,当即改口,“我,我可以陪你去,如果你还没吃中饭的话。”

呜呜呜......他好可怕,吃个饭再遁也不是不可以。

小说《重生不舔校草后,反被他求婚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末,苏迦妮跟林暖约好去花市大街新开的书店。

“我绕过去接你?”

“我打车去。”

“同桌,你零花钱又发了?”

并没有。

苏父和苏母不知道是真忘记,还是故意的,一大清早,两个人都出了门,丝毫没有要给她这个月零花和生活费的迹象。

无所谓,昨晚苏迦妮已经预判到了。

她翻出摆在书柜里的粉色存钱罐,狠心地砸了个窟窿,掏出百来张红色钞票,一笔小巨款到手。

只要她只花在自己身上,够用一阵。

苏家有四辆车,从二十万到百万不等,但苏迦妮17岁,还没有驾照,两个司机又都去给苏父苏母开车了,她只能打车。

出租车刚穿过崇文门,林暖显然已经先到,给她发来感叹。

【附中的学霸是不是都来这家书店掏题集了?!我刚下车就碰到了好几个。】

【给你看看盛况啊!】

林暖发了张书店远景。

身影密集。

其中一道尤其挺拔。

苏迦妮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迟域。

她沉默片刻,突然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师傅,麻烦您帮个忙,我不到那家书店去了,现在有急事得去京市附中。”

“姑娘您逗我乐呵的吧?这都快到了。”

“劳烦您。”

“姑娘您可想好了,从这出东城,跨西城地回海淀,打车可不便宜。”

苏迦妮一时没懂他是在为她考虑,还是怕她逃单。

“要不这样吧姑娘,我把您搁地铁站,您坐地铁去附中?能省不少呢。”

“啊?好吧。”

地铁站近在咫尺,出租车停了下来。

司机师傅拿出了付款二维码,转过头来看苏迦妮。

苏迦妮表情为难,“师傅,对不住,我手机里没钱了......”

司机师傅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时又夹着点怜悯。

“姑娘没事,这车费就算了。以后这富人别墅区少去,那里头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姑娘是附中的学生吧?好好读书,正经考个大学比什么都强.......”

从双肩包里翻出鼓鼓的粉色钱包,并抽出了一张红色钞票的苏迦妮:????

司机师傅:????

两人顿时都很尴尬。

苏迦妮把钞票递过去,“我给现金。”

司机师傅僵硬地接住,“.......姑娘等会啊,我给您找钱。”

“不用找了,谢谢您。”

苏迦妮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低头看,发现牛仔裤又短了,上衣白色T恤也变紧了很多,难怪会被误会。

地铁站前就是商圈。

苏迦妮干脆现找台ATM机,把大部分现金存到卡里。

存完出来,林暖的电话打了过来。

“同桌,你到哪了?”

她那边有点嘈杂。

在杂乱的背景里,苏迦妮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迟域,他好像在对谁说,“走了。”

苏迦妮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迟域现在离开书店,那她过去就不会碰到他了吧?

“我快到了,你掏到想要的书了吗?”

“掏到了一本,这家书店真的值得来,你快点啊同桌,我等着呢。”

“嗯。”

苏迦妮到了书店。

店挺大,装潢很夸张,跟宣传画一样花里胡哨,分区明显,吊着的牌匾上写着社畜充电区,社畜放松区,而即将高考的高三学生,应该是在大怨种刷题区。

果然,她找到了林暖。

她的学霸同桌林暖怀里已经抱了几本书,见到她来,很是兴奋。

“宝库啊这里,同桌,我好喜欢这家店,这里的题集好绝,我怕被抢光了,给你也拿了一套。”

说着就把书递过来。

苏迦妮接过,“谢谢。”

她凭着模糊的前世记忆,找到了化学和生物的终极模拟卷,还挑了本语文名师押题集。

都是她前世看过的书,她记得还真的有押中题的。

选好书。

买下。

苏迦妮和林暖出了书店。

正面碰上附中的一群同学,男女都有。

以迟域为首。

迟域旁边的周洺玺主动跟她们打招呼,“好巧,你们书买好了?”

苏迦妮礼貌微笑,视线放空,没敢往迟域的方向看。

林暖看过去,“买好了,你们刚才不是走了吗?”

“这不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吗?好不容易大家在东城碰面,我们商量着一起吃个饭玩会儿,你俩去不去?”

“去吧暖暖迦妮,我们都去呢。”

“对呀,人多热闹。”

“你们打算去哪聚?”

“还在商量,东方新天地怎么样?好久没逛了。”

“我赞同。”

“我也赞同。”

“域哥,怎么说?”

迟域眸光微凉,越过人群,似有似无地落在苏迦妮身上。

周洺玺秒懂,“苏迦妮,你觉得呢?”

突然被点名,苏迦妮晃了晃手里装书的袋子,声音绵软又带点疏离,“我去不了,新买的习题,要赶回学校去刷。”

“哇哦!真不去?我们域哥可是要去的哦。”

“刷题也不差这一会儿吧?”

林暖赞许地看向苏迦妮,笑着说,“你们去玩吧,我跟我同桌回学校。我们掏了好多题,迫不及待想回去刷了!!你们好好玩,学校见!”

林暖左手提着袋子,右手挽着苏迦妮的胳膊,风风火火地走向她家的白色SUV。

周洺玺:“........”

他回过头来,见迟域眉眼未动,一言不发,白色限量版球鞋却离了地,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众人浩浩荡荡地跟上。

“苏迦妮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对啊,平时远远见到迟域,恨不得百米冲刺跑过来,今天这么好的聚会,居然不去?”

“有别的目标了?”

“咳咳咳,别乱讲。”

要死。

这群没眼力劲的,没发现某人脸色阴沉欲雨,周围的温度低得不能再低了吗?

周洺玺笑着,“人苏同学刚不是说了,要回去刷题,你们没听见?”

“啊?”

“苏同学刷题是为了什么?”

“考清大?”

“苏同学为什么要考清大?”

“哦哦哦!!我懂了。”

“懂什么了你懂。”

“我怎么不懂?苏迦妮今天忍痛刷题,是为了明天能跟域哥同校,毕竟一个月都不到了,她那样的成绩确实该争分夺秒。”

“仔细想,刚才苏同学的表情确实很隐忍。”

“懂了吧,域哥?”

迟域突然停下,看了周洺玺一眼,“多事。”

周洺玺却笑得又贱又欢乐。

是谁刚才还阴阴沉沉的脸色瞬间就缓和了他不说。

苏迦妮心颤得厉害。

再热烈的吻。

再激烈的动作。

她前世都跟迟域做过。

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不同的,这次是他主动的,只是他的唇贴到她的,她就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颤。

灵魂被震撼到的那种颤动。

她感触到了他的怒气,也感触到了他对她无遮无掩的独占欲。

是一种,叫做在意的情绪。

她前世疯狂想要从迟域身上找到的情绪。

苏迦妮眼角突然湿润。

迟域挪开唇,还抱着她在怀里,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管不管得着,嗯?”

她没回答,眼泪突然从眼角滑出,滴落到迟域的脸上。

泪珠往下滚,直到钻进迟域的唇瓣。

咸的。

一颗接着一颗。

迟域把人放回到长木椅上,又曲着小腿站在她面前看她,这次几乎视线跟她持平,“凶一点就哭?”

“都没做什么,就在我面前哭了几次,嗯?”

“之前不是百折不挠、丝毫不娇气的?现在把人骗到手,就不装了?”

苏迦妮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眼泪倒是止住了。

迟域修长的手指帮她拭去残存的眼泪,“这事你哭也没用,我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人,苏迦妮。”

“你现在可以不接受,但你以后只能是我女朋友。”

“你也只能有我这一个男朋友。”

“别的,你想都别想。”

苏迦妮迷蒙着一双桃花眼看他,这是迟域,却又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高冷校草迟域。

迟域似是洞察了她的想法,“苏迦妮,没看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就敢惹上来?”

他勾着唇看她,眼神如黑曜石般诱着她,眸里荡着清冽和澄澈,让苏迦妮完全挪不开眼,她下意识就缩了缩脖子,身体也往后仰想退开些。

迟域手还贴在她脸上,突然往下滑捏住她的下巴,他整个人凑近,缩短两个人的距离。

她退一厘米,他就进五厘米。

她不敢动了。

迟域满意地看她,撩唇问道,“怕我?”

“有…有点。”

“呵。怕也没用,以后乖点,记住我说的话。”

迟域捏得不用力,苏迦妮稍稍晃了下脑袋,下巴就从他的禁锢中逃了出来。

他收回手,撑在她的腿侧,五根手指抓紧木椅的边缘,距离近得呼吸几乎喷薄在她脸上,“记好了?”

苏迦妮扭头到旁边,视线落在凉亭柱子粗糙的雕纹上,嘴里含糊着回答,“知道了知道了,记得很清楚了。”

她嘴上说知道,却没把这些往心里装。

刚才不过是气焰嚣张耍个嘴皮子,重生的她压根就没打算要跟谁谈恋爱,谈起来多浪费时间啊。

迟域剑眉微蹙,稍稍站直了小腿,撑在她身侧的手臂也跟着绷紧,视线更高了些,“怕我还敢敷衍我,嗯?”

“没有呀。”

“苏迦妮,昨天你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应承说会视频,结果呢?”

他等一晚上她都没动静,他视频打过去,无法接通,电话打过去,关机了。

“这…我赶作业太晚,手机后来没电了,我又累得睡着了......”

“手机给我。”

“你要我手机做什么?”

苏迦妮问归问,手还是很诚实地把手机交了出去。

迟域终于退开了些,站在她面前,拿着她的手机,也没问密码,径直就输了他的生日。

手机,解锁了。

解!锁!了!

迟域勾唇,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

苏迦妮表情有点僵,她平时都是用指纹和人脸解锁,很久很久没用到密码,以至于她完全忘记在重生前设定的手机密码是迟域的生日,更别谈重设密码。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